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熙宁八年,已经是皇帝的赵顼微服私访,行至扬州某镇恰逢天降大雨,于是携随从来到一间私塾避雨。【最新章节阅读】

“你为什么要指使同学打人?”私塾先生严厉的对着一个**岁的孩子问道。

“先生,我们一起玩行军打仗的游戏,他不听从军令,我作为主将当然要执行军法啦!”那孩子理直气壮的回答道:“姜子牙所著之《六韬》中《将威》一篇写明:将以诛大为威,以赏小为明,以罚审为禁止而令行。故杀一人而三军震者,杀之;赏一人而万人悦者,赏之。”说着便指着一旁那个被打的同学说道:“他们既然任我为将,就应当听从军令。他擅自行动,学生只是略惩小戒而已。”

“你打了同学,还砌词狡辩。”私塾先生气得直吹胡子说道:“把手伸出来!”那孩子撇了撇嘴,爽快地把手伸了出来。先生拿起戒尺“啪啪啪啪”一连重重的打了十下,那孩子连叫都没有叫过一声。先生问道:“你知错否?”

那孩子头一扬,说道:“学生依书而行,何错之有?”

私塾先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孺子不可教也,你回去吧。明日叫你娘来私塾一趟。”

那孩子跑回自己的座位,拿起书包和一支玉箫就跑了。

赵顼看着笑了笑,对身边的侍卫说道:“这孩子还挺倔的。”

侍卫笑道:“这孩子说的也没错,虽然是游戏,但既然为将当然要立下军威才是。”侍卫看了看天道:“二爷,天已放晴,我们启程吧。”

“嗯,走吧。”赵顼起身离开了私塾。赵顼微服私访的时候命令众人称自己为“二爷”,其中原因各位看官应该能够明白的了。

走在山涧,看着山明水秀的景色,赵顼不禁心旷神怡。忽然他听到了一阵悠扬的箫声,那声音颇为熟悉。他寻声而去,只见就是刚才那个孩子正坐在溪水边岩石上吹着手中的那支玉箫,他的身边还聚着一群孩童,正托着腮聚精会神地聆听着。赵顼不由得走近了他们。

一曲吹完,大家拍手叫好。那孩子拿起书包说道:“今日就吹这一曲,我要回家了。”说着便纵身跳下岩石,往村庄跑去。

忽然一个放牛的孩子唤道:“孙少羲,明日还在此等你!”

孙少羲?赵顼一听到这个名字,心头一惊,连忙放眼望去。只见那吹箫的孩子回头笑道:“知道啦!一言为定!”

“孙少羲?那是叔豪的儿子!”赵顼又惊又喜,连忙跟着那孩子进了村庄。眼看着那孩子跑进了一家农舍,赵顼也连忙跟了过去。

“巧姨,我回来了。娘呢?”孩子一进院门就问正在院子里喂鸡的一个女人。

那女人说道:“在屋里呢。”然后便冲着屋里唤道:“小姐,少羲回来啦。”

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着布衣,头包布巾的女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赵顼当时就愣住了,这女子不就是叔豪的妻子眠玉吗?他不禁推门走了进去,问道:“你是眠玉?”

眠玉抬头一看,也是一惊。“是你?”

晚上,眠玉做了一些简单的菜肴。赵顼坐在桌子的一边,问道:“眠玉,当年你留书出走之后就来到这里了吗?”

眠玉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带着孩子和巧儿来此隐居。”说着她看了一眼神龛上供奉着的叔豪的灵位,说道:“这一直是我和叔豪想过的生活。”

赵顼叹了口气,不想提及当年的伤心往事。于是笑问道:“我刚才在私塾见过少羲,只觉得他谈吐非凡,却没想到他就是叔豪的儿子。”说着便拉着一旁的少羲说道:“现在看来,这孩子眉宇间还真是像叔豪啊。”

“唉~~”眠玉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他身上流着的始终是孙家的血。自打认字开始,他就喜欢看兵书。我再三阻止都无济于事。”

“他是一只雏鹰,这样的山村是困不了他的。”赵顼赞赏的看着眼前这个才九岁的孩子,说道:“孙家留下的就是这条根!就算是走到天涯海角,都改变不了。”赵顼转头对眠玉说道:“眠玉,不如你随我回京去吧。爹、娘,还有全家人都很想念你们哪!”

眠玉犹豫了,她看着少羲。或许他们孙家的子孙都是一样,正如赵顼所说的,走到天涯海角都不会改变。她这个做母亲已经尽力去改变儿子的个性,但是结果却是失败。也许自己不应该再束缚少羲,应该让他这只雏鹰展翅高翔。终于,眠玉同意了。

京城,孙家将军府。

知道赵顼找到了眠玉母子,并带他们回来的消息后,孙家上下都欢呼雀跃。已经老迈的孙廷敬和林凤荷忙着张罗庭院给他们母子居住,日盼夜盼终于盼到了眠玉母子归来的一天。

“孙儿少羲,拜见祖父、祖母。拜见叔父、伯母、婶婶还有姑姑、姑父!”眠玉和赵顼早就将孙家的人一一告诉了少羲,少羲见到亲人后便一一叩拜。

看到孙家的长孙回来了,孙廷敬喜极而泣。他拉着少羲的手,说道:“羲儿,让爷爷好好看看你。”少羲和叔豪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见到孙子后老夫妻俩都不禁哭泣起来。

安顿好了食宿后,孙廷敬就带着少羲来到孙家的祠堂叩拜祖先,其中也有他的父亲叔豪。少羲叩拜完后,抬头看到高高悬着的“忠孝仁义”的匾额,便问道:“爷爷,这是你写的吗?”

孙廷敬点头道:“对,这是爷爷亲手写的。这也是我们孙家的祖训啊,你要牢牢记住。”

“嗯!”少羲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时另外四个孩子站在门口探出头来看着少羲,少羲也好奇的看着他们。孙廷敬见了,便向那四个孩子招了招手,道:“来,你们都过来。”四个孩子都围了上来。孙廷敬指着一个比少羲大一点的女孩儿和一个年龄小一点的男孩儿说道:“这是你堂姐,孙少怡;堂弟,孙少峰。他们都是你大伯父孙伯英的子女。”(公主自从上次意外流产后,就没有生育过)

“我知道!娘说我大伯父英勇果敢,是个大英雄呢!”孙少羲说道。

“没错!我爹爹就是个大英雄!”孙少峰拍着胸脯说道。

孙廷敬笑着点了点头,指着另外两个年纪还要小的男孩儿说道:“这两个是你想容姑姑的儿子,你的表弟楚天阔和楚天浩。”

“大表哥。”两个孩子说道。

孙廷敬认真地对孙少羲说道:“少羲,你是孙家的长孙,以后要担起长兄的责任,照顾好弟妹。”说着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匾额上的“忠孝仁义”四字,说道:“要像你父辈一样,做到兄友弟恭,记住了吗?”

“少羲记下了。”孙少羲很认真地回答道。

(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