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徒弟放松为师进不了H

小狐狸觉得自己帮了锦鲤找到了桂花树,但是没有得到锦鲤的抱抱有些不开心,但是闻到熟悉的桂花香味低垂的小脑袋又扬了起来。【无弹窗小说网】`乐`文`小说`しwxs520

小狐狸襄铃很开心的扑进桂树精繁密的枝叶中,打滚挠爪。淡金色的桂花每一朵都充盈着灵气,熠熠发光,被襄铃摇晃之后抖落一地花瓣,煞是好看。

可惜,在场唯二的两个人长琴和锦鲤都没欣赏这美景的心情。

锦鲤心疼的看着一地的桂花:“阿珏,这该可以做多少糖桂花和桂花糕啊!”锦鲤彷佛看到一罐罐糖桂花和一屉屉桂花糕飞离自己,作为一个吃货,真是难受死她了有木有!

“阿鲤,其实现在丢了这只狐狸,也是可以的。”长琴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只爱撒娇的护理,即使这只狐狸是母的。所以,现在看见锦鲤对小狐狸不满意了,长琴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鼓动锦鲤扔了襄铃。

长琴的话让锦鲤心里有点痒痒的,但是还是对小狐狸有那么一丢丢的喜欢的。而且,已经答应了老榕树,毁约总是不太好的……不好个毛线啊,真的好想把还在打滚的小狐狸给扔了肿么破!

襄铃向桂树精撒娇打滚之后,咬住锦鲤的衣裙下摆,往桂树方向拖,不时对桂树吼几声。

桂树成精,又哪能没有精怪出现呢?

随着小狐狸的叫声,从桂树中走出一个……头顶一丛一丛树叶子的男子,脸上的纹路也如叶子的脉络一般布满整张脸。身穿的是墨绿、浅绿、黄绿……只要是绿色的,都好像能在他这件衣服上找出来。

“阿珏,我第一次觉得,原来就算是绿色,也能穿出花袄子的感觉。”看了桂树精第一眼,锦鲤就感觉好伤眼,眼睛会瞎的!

还以为自己一出来能惊艳全场的桂树精被锦鲤这么一枪白,一股气直接憋在了胸口,自信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你…你懂不懂欣赏?整个紫榕林,就没有比我更好看的树了!”说着还把头上的树叶甩了几下,很自豪的样子。

……锦鲤好像把自己的本体召唤出来,狠狠震撼这柱桂花树:神马才叫好看!即使桂树有满树的桂花,即使锦鲤的混沌仙草只有绿叶,也绝对是植物中最好看的!

哪种植物能够享受到炎帝神农帝王级的服务?又有哪种植物能够把天材地宝当水喝?所以说,比起混沌仙草,其他植物都弱爆了有木有!

“其实没你长得好不好与我们有何关系?”

“对哦,我又不是来看你长什么样子的,我只要你的桂花的。”经长琴一提醒,锦鲤觉得这棵树就算把自己玩死了也不关他们的事情啊,在意那么多做什么?

一听自己的宝贝花,桂树精连着本体桂树都开始颤抖了:“不行,我的桂花是留给白发仙女的!”

白发仙女?那又是什么鬼?

森森觉得自己不懂这株同类在想什么觉得再和这棵明显没出过门,又有点臭屁,更有点傻得桂树精没话说了。锦鲤直接出手,號着桂树的枝干一阵狂推,然后天上就下桂花雨了……

长琴长袖一抛,落下的桂花就被卷到了袖中。

半晌之后,原本绿色的枝叶之间点缀着金灿灿的桂花,现在就连本来绿色的叶子都没几片留在桂花树上。

“哇……我的花花和叶叶!”桂树精与锦鲤和长琴的武力值明显不在同一水平上,两人动手桂树精连阻止的能力都木有,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花朵和叶子被锦鲤这么撸没了。受不了打击的桂树精就这么哭了……o(╯□╰)o

桂树精哭的那叫一个惨兮兮,锦鲤被他哭的脑仁疼,但是就这么走了又觉得自己好坏好坏的感觉。

“阿珏,我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了?”第一次看见男人都能哭得这么伤心的锦鲤心里又添了一份愧疚和不安。

经历了好几个世界,长琴其实看出来锦鲤对于这些世界的过客总带着一些不在意,要不然也不会许多有交集的人,最后只有瑶姬和薛老夫人在她心里留下了足迹。但是,今天这小小的桂树精的哭声就引起了锦鲤愧疚的情绪,长琴觉得锦鲤这段时间变化的不仅是口味,就连性子也变得感性起来。

不知道锦鲤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的长琴,现在也只能是在锦鲤感到困惑彷徨的时候,适当的加以帮助引导而已。

“如果阿鲤觉得愧疚的话,帮他一个忙就好。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也好意思?”即使锦鲤才是把桂树精欺负哭了的罪魁祸首,但是长琴还是看不惯一个男人哭成这样,至于么?

桂树精抽噎着抬起头:“你懂什么?花花和叶叶没有了,等下次白发仙女来找我,我变得这么丑,人家不想再来看我怎么办?”桂树精对于他心目中的白发仙女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如果是别人从他手上要桂花,那是一朵都不给的。但是白发仙女一来,他就直接把花朵包裹好送到人家手上有木有!这难道不是真爱?

锦鲤从他的话中已经不止一次听到‘白发仙女’这个人了:“你的白发仙女叫什么?如果我帮你找到她,你是不是就不哭了?”

桂树精擦擦眼泪:“不行,我还要在白发仙女身边扎根!我好想和他一直呆在一起……”

娇羞的样子让锦鲤默默撇开眼:眼睛好疼,眼睛好累,你如果这个样子,就算还有花和叶子,那个‘白发仙女’也绝对愿意见到你的!

“你说具体一点,你的仙女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

说道白发仙女,桂树精害羞的抱起襄铃,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我只知道,那白发仙女自称‘紫胤’……”

没等桂树精再说下去,锦鲤‘刷’的眼睛亮了:“你说,白发仙女叫什么?”

“紫胤……”

噗,锦鲤笑哭了,紫胤真人?白发仙女?

“阿珏,你说我们是不是需要赶紧回天墉城?”锦鲤感觉天墉城越来越有意思了,好想赶回去看紫胤真人的笑话怎么破?

“阿鲤想回去了,玩够了?”长琴对于回不回天墉城,什么时候回去本没有多大的想法,但是锦鲤要回天墉城的理由很不喜欢:回天墉城,见紫胤?

果然听到‘玩’,锦鲤纠结了:“那就再在外面玩一阵子?”

桂树精不傻,知道锦鲤他们已经知晓他的白发仙女是谁了,期待地问:“白发仙女是谁,在哪儿啊?”

“我还想去玩一阵子,暂时不会去有白发仙女的那个地方……”

“我去我去,我可以自己一个人,不一棵树去的!只要能扎根在白发仙女身边就好!”

“好,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昆仑山,天墉城!你要找的白发仙女啊,就是这天墉城的紫胤真人。”锦鲤明显就是看好戏不嫌事多的样子,直接把紫胤真人供了出去。

其实锦鲤告诉桂树精也是有理由的,天墉城虽说是也算是除妖大队中的一员,但是绝对没有某些门派来的迂腐。什么妖、精怪都是坏的这套理论在天墉城是绝对不会存在的,所以锦鲤才不担心桂树精去天墉城会遇见什么奇葩的物种歧视的除妖卫士。而且,桂树精有那么傻么,他只是想找紫胤,紫胤每年都拿桂树精的桂花,才不会那么没品的把桂树精给灭了。

可以想到,天墉城的某一天,天上掉下一棵桂花树,然后桂花树里趁没人跑出来一个桂树精,最后再对紫胤来一句:“白发仙女!”

紫胤真人会哭的,他真的会哭的!即使他喜欢对树洞说悄悄话,也绝对不会喜欢有个树精喊自己‘仙女’的!

想到这里,锦鲤就觉得可乐,但是再可乐笑笑也就过去了。锦鲤相信,只要有桂树精在一天,她回去绝对有新鲜的笑话看,才不急于一时!

桂树精终于知道心中的女神在什么地方了,也很大方的原谅锦鲤撸了他的花花和叶子的事情了,把襄铃往锦鲤怀里一塞:“小姑娘,好好照顾小香香哦。香香是个可爱单纯的孩子,可没有别的狐狸的那种狐臭味。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经常抱着香香,还能让自己变得更香喷喷的!”

瞧这这么娘炮的桂树精,还‘香香’,锦鲤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在一边一直揽着自己的长琴锦鲤才觉得开心一心:果然还是如她家阿珏这样才最讨人喜欢!

“阿珏,这辈子遇见你最好了!”即使以前就知道长琴很好的锦鲤,在桂树精的衬托下,还是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感叹。如果让她遇见这么傲娇的同类,喜欢这么娘炮的同类,锦鲤会哭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