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岳的胯香

姬云没有看见,在魂魄的后方有一片黑压压的金属在碰撞,弥漫着浓烈的杀气。

姬云只是惊奇于自从自己上一重吸收了圣魔兽的血后,竟一举突破子爵!与预料的一样,在子爵时,她便拥有着可以媲美伯爵的力量!她有将兵器炼化成自己的血兵的能力与将血液凝成血晶的能力!

只不过,冥冥之中似乎又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想要觉醒。。。。。。

姬云听出了身后金属的躁动,竟然并不害怕,只是勾了勾唇角,喃喃着:“真是有运气呀,我果然霉运过了,就是想睡觉都有人给我垫枕头了!”

说完,转头看着身后蠢蠢欲动的兵器:“来吧,做我的——血兵!”

血气弥漫,与黑色的似乎凝成了实质的杀气相得映辉。

只见一柄鱼肠剑从剑队中冲了出来,就像一名勇士。(注: 鱼肠:勇绝之剑。剑身上的花纹犹如鱼肠,这种鱼肠倒不是指生鱼的内脏,而是要将一只鱼烤熟,剥去两胁,然后再看鱼肠,则有点像古剑剑身上的纹路,曲折婉转,凹凸不平,因此而得名。有鱼肠剑,满刃花纹毕露,就宛如鱼肠一般。其实不光是鱼肠,剑纹还可以像龟文、像高山、像流波、像芙蓉……鱼肠剑之得名,就是由于它小巧得能够藏身于鱼腹之中,剑身细长柔韧,能够沿鱼口插入,在鱼的胃肠中曲折弯转,而抽出时则恢复原形,钢韧无比,熠熠生光。鱼肠剑为诸多名剑中十分小巧的一枚,如短刃,如匕首。)

姬云举起了血气,只见鱼肠刚刚没入血气之中,便被血气所融。

其他的剑似乎都在惧怕那血光,但又不能不进攻,那是他们的使命!

姬云讥笑着说:“这就是远古之剑?真是懦弱!”

被一个六岁的小孩讥笑,任何事物都不会高兴,更何况是已经开了灵智而曾与主人一同睥睨天地的远古宝剑?

只见赤霄第一个经不住这样的刺激,就像被侵犯了帝威一样,不要命似的冲向血气,结果也只是落得和鱼肠一样的后果。(注:赤霄:帝道之剑。揉合天下数百种精石,历经八年终于铸出这把千古神奇兵器的,剑身仿秦剑。秀有花纹。“斩白蛇、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

接下来,各种剑都不要命似向姬云的血气团冲来——

承影剑(注:承影剑是一把精致优雅之剑。承影剑是一把精致优雅之剑,铸造于周朝,与含光剑、宵练剑并称殷天子三剑。相传出炉时,“蛟分承影,雁落忘归”,故名承影。)

纯均剑(注:纯钧剑,又名纯钩剑。铜锡合金,是一把尊贵无双的剑。拔剑出鞘,寒光耀目,而且毫无锈蚀,刃薄锋利,20余层纸一划而破。这把剑全长为55.6厘米,其中剑身长45.6厘米,剑宽5厘米。剑身满饰黑色菱形几何暗花纹,剑格正面和反面还分别用蓝色琉璃和绿松石镶嵌成美丽的纹饰,剑柄以丝线缠缚,剑首向外形翻卷作圆箍,内铸有极其精细的11道同心圆圈。扬其华,如芙蓉始出,观其纹,烂如列星之行,观其光,浑浑如水之溢于塘,观其断,岩岩如琐石,观其才,焕焕如冰释,此所谓纯钩耶。)

莫邪与干将(注:干将是古代传说的一把剑。干将”采五山之铁精,**之金英”,以铸铁剑。三月不成。莫邪”断发剪爪,投于炉中,使童男童女三百人鼓橐装炭,金铁乃濡,遂以成剑”。)

七星龙渊(注:这把剑传说是由欧冶子和干将两大剑师联手所铸。 欧冶子和干将为铸此剑,凿开茨山,放出山中溪水,引至铸剑炉旁成北斗七星环列的七个池中,是名”七星”。 剑成之后,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是名”龙渊”。 此剑铸造的技艺固然精湛,但它的闻名还在于无法知道其真实姓名的普通渔翁:渔丈人。)

轩辕夏禹剑(注:轩辕剑在古代十把名剑中排名第一。n轩辕夏禹剑,又名轩辕剑。它是众神采首山之铜为黄帝所铸,后传与夏禹。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是一把圣道之剑。)

湛泸剑(注:五大盖世名剑之首。十大名剑排名第二。据《越绝书》记载,公元前496年, 越王允常恳求天下第一铸剑大师欧冶子为己铸剑。欧冶子奉命之后,带着妻子朱氏和女儿莫邪,从闽侯出发,沿闽江溯流而上,来到了山高林密海拔1230米的湛卢山,这里发现了铸剑所需的神铁(铁母)和圣水(冰冷的泉水)。欧冶子在这里住下后,辟地设炉,用了三年的时间,终于炼成。湛泸是一把剑,更是一只眼睛。湛泸:湛湛然而黑色也。这把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让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是它的宽厚和慈祥。它就象上苍一只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黑色的眼睛,注视着王、诸侯的一举一动。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

还有泰阿剑(注:泰阿剑是一把诸侯威道之剑早已存在,只是无形、无迹,但是剑气早已存于天地之间,只等待时机凝聚起来,天时、地利、人和三道归一,此剑即成。)

这些剑带领这各种不知名的剑都向这姬云的血气扑去,大有一种不破血气不罢休之气势!

但姬云的血气却像一个怎么也吃不饱的小孩,不管再多的兵器,血气也只是吞噬了罢了。

天空中的杀气都被血气消化,吞噬。

而血气却如什么也没有干过一样,除了有时外放的煞气很是骇人。

姬云满意的看着血气,当即满意的席地而坐,虽然也奇怪于为何生死洞为何在此时并为说话。

时间,流逝。

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姬云却一直坐在同一个地方炼血兵。

鱼肠,承影,赤霄,阿泰。。。。。

各种剑的形状在血气中浮现,交替。

姬云不停的将自己的血源转为血能,血核在不断地转动,转动。。。。。。

突然,一阵血光爆发。

血色在空气中弥漫着,罪恶与圣洁的气息相互抵制,融合着。。。。。。

快了,快了!

姬云看着手中的血气,在一点一点的凝成血兵的模样,匕首,长鞭,软剑,大斧。。。。。。

血色之气再一次弥漫开来,只不过这一次中的血气似乎更加的柔和了,不再带着为其独尊的霸气,但在柔和中,也掺和着一种让人不敢忽视的气息。

一个月又过去了。。。。。。

姬云正奇怪着,自己早已把这三重都给闯过,怎么生死洞还不将自己放出去?

这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