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贵莲让我上一下吧

你死了,我的故事就结束了,而我死了,你的故事还长得很。

——————摘自张爱玲语录

青荷酒店,男人带领特种兵L战队围剿东南亚的大毒商何琛,没有看到何琛,却看到那个总是在身后用一种深情委屈的样子看着自己的,所谓的门当户对的他的未婚妻,甜美的睡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

他,岑相思,二十八岁,岑家长子,亦是独子,岑家是景华市的有名红三代。

景华市第五军区军长,另外还是特种兵部队L战队的队长,冷酷绝情,才能出众。

苏怀情,他的未婚妻,二十岁,苏家七女,苏家是景华市的大富豪。因苏岑两家老一辈的缘由,所以苏怀情、岑相思是自小定下的娃娃亲。

岑相思眼里闪过一抹不明含义的情绪,冷漠的看着苏怀情,然后就吩咐部下去搜索每个角落,然而一无所获。

撤退部下,他上前抱起女人,衣服还是完好整齐,他的神色有一瞬间是放松的,有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庆幸。苏怀情,有一个她自己不知道但只有他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她一睡着,雷打不会醒,睡不够她的眠,无论是谁都无法将她唤醒!

他不担心她会醒来。

抱着她的手情不自禁的加重了,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出套间。

没有理会给部下带来的巨大震惊,直接霸道爽快的将她扛在肩上走起。

————++——

翌日,苏怀情醒来,睁眼是自己熟悉的房间,她轻轻的摇摇脑袋,尽力的回忆昨晚的事情。

昨晚她明明去了一趟青荷酒店,准备走入包间和别人协商合约之事,可却眼前一黑,然后就想不起发生的事情,然后睁眼就在家里了!!

“咚、咚、”

“请进。”

“七妹,你今天就好好在家里休息吧。”说话的是二哥苏墨,是景华倾城的娱乐公司老总兼职员——大明星一枚。

“二哥,我昨晚不是在青荷酒店吗?谁送我回来的?为什么我记不起来昨晚的事情的??”

苏墨眼神闪烁,装作开玩笑的对着苏怀情说。

“七妹,你脑子烧坏了吧!你昨晚一直在家里的啊,你昨晚从公司回来就说头晕晕的,然后上楼的时候晕倒在房门口。你忘了吗?”

“噢,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家七妹,本来脑子就不灵光,发个高烧就直接脑子坏掉了!天哪!!”苏墨不停的发挥他逗比的本事,而当事人苏怀情二十年以来早已经习惯了这个二哥,然后没有理会他。

无奈地将被子举高,又睡下去,转身,冷冷的说了句。

“二哥,请出去,我得休息多一会了。”

苏墨无趣的摸摸鼻子,讪讪的走掉了。不过也放心了,看七妹刚才的样子,估摸着她其实算相信了的。

————+——+

又是一周周六,苏怀情一大早的来到岑家。岑老爷子看着未来的长孙媳妇,心里满满的都是赞许,欣喜之意不言而喻。

“爷爷,吃完早饭我陪你下会棋吧!”

“好、好好!”

“岑阿姨,今天你弄饭的时候记得叫我哦,我上次跟你学会做拿到糖醋鱼,回去做给苏夫人他们吃,他们都说你教的好呢!”

“你这丫头,嘴巴就是甜!那阿姨我今天就教你做一道更好吃的,这道菜也是相思最喜欢的!”

“好期待!我一定要学会,下次做去给相思哥哥吃。”

“苏丫头!”

“是!”苏怀情配合岑父严肃的样子,敬了个军礼!

“我以退休军官的名义命令你,必须在两年之内拿下顽固分子岑相思,缉拿岑相思归案!”

“是!苏丫头必定不负众望!!!”

苏怀情说完就立刻吐了吐舌头,然后就直奔三楼岑相思的专属楼层。正准备敲门,门却打开了,小手停留在半空。

苏怀情用一种深情、痴情的样子看着岑相思。

岑相思没有理会她,只是冷漠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就往转角书房走去。

————+++——+

岑相思穿着一件白色运动衫,一条舒适的休闲裤,显得格外年轻,而且也没有穿军装的时候那么狠厉冷漠。

一抹阳光从窗外斜射,落在书桌前看书的岑相思。岑相思认真的看着书,眉头微微紧蹙。

一分、五分、十分、二十分.。

”砰“只见岑相思怒气的将书摔在桌子上,站起来,用手撑着书桌。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苏怀情,

“苏、怀、情、你到底还要看着我多久?你已经盯着我看了二十分钟,看我也就算了,你还流口水,还傻笑!!”

苏怀情听着他说的话,下意识的用手摸摸嘴角。立刻小脸变得红通红通,低下头,两只小手交替着擦擦嘴边。

然后,抬头,看似很霸气的扬起下巴。用手指着岑相思,

“你是岑相思!我是苏怀情!我们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我看着你怎么了,怎么了?我喜欢你,看着你都不行吗?流口水是因为你秀色可餐,这都不行吗?嗯?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了?臣妾有错吗?嗯?”

苏怀情用上了最近流行的华妃的语调一口气的对着岑相思“吼”出了这句话,然后突地站起来,用手拍了拍裙子,没有等岑相思反应过来,就跑下楼去了。

苏怀情不敢逗留,想想都后怕,居然敢在L战队队长,岑相思的面前耍脾气,还、还敢耍流氓,说狠话,简直是不要命了!!

“爷爷,我陪你到花园里下棋好不好啊?”吞吞口水,喘着气对爷爷说着。

岑爷爷刚准备说等等,苏怀情就将他一点点的推动着到花园。

而楼上书房里的岑相思,显然是被苏怀情那个流氓、整一个逗比的样子吓到了。

而不知道到底是该笑还是该气,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宠溺纵容摇了摇头,又继续看书了。

拿着书,脑子里全是苏怀情刚才的样子,而他全然只当是被苏怀情气到了,想报仇所以就总是想起她!

————+++————+++

接近十点多,岑相思放下书,往楼下走去,还没有走下去,就听到厨房断断续续的传来对话的声音。

“阿姨,相思哥哥很喜欢吃这洋葱牛肉吗?他居然会喜欢吃洋葱哦,好吧,看在相思哥哥喜欢吃洋葱的份上,那我就忍住这股讨厌的洋葱味,以后煮给相思哥哥吃!!”

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