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诱人的飞行

梁宇被医院确诊为重度抑郁症,韦微跟梁芷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解释惊讶的捂住嘴巴,据医生说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最后,医生把梁芷单独留了下来,他说道:“通过我们对病人的检查发现他有严重的恋妹癖。”

“恋妹癖?”梁芷瞪大眼睛看着医生,等着他下一步的解释。

“恋妹癖,也就是心理疾病,指的是专属喜欢自己的亲妹妹,这是跟小时候的家庭背景有一定的关系........冒昧地问一下病人的家庭.........”

梁芷握紧手里的手提包,“我们都是孤儿。褴”

医生面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奥,病人缺少普通家庭带来的爱,所以把这种爱全部寄托在一个亲人,也就是病人的妹妹身上,所以得了恋妹癖,如果积极配合治疗的话,抑郁症很快就能康复。”

梁芷听着,她浑浑噩噩地从医院里走了出去,原来这就是为什么从小哥哥就禁止她跟其他男生接触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会强吻她的原因鲎!

她的眼泪落下来,手紧紧抓着衣服,她的哥哥啊,从小就照顾她的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最近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地不断,就当梁芷在医院的时候,韦微突然接到了韦绛的电话。

“爸.......”

“小微啊快点来家吧!福利院着火了!好多孩子烧伤了!”

“什么?”韦微慌忙拿起包,“爸快点报警,我很快就回去!”、

在一边的沈赫听着韦微慌张的声音,有些奇怪,“沈赫快点跟我一起回一趟家!我家里着火了!”

一听到着火了,沈赫急忙取出车,放好导航仪就开车出去。、

一路上,韦微的心就像在热锅上煎着一样,炽痛难熬!

等到了福利院,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巨大的火灾已经被扑灭,看着现场剩下的断壁残垣,韦微直直摔到地上,紧张的她已经忘记了流泪!

“怎么会这样呢?”韦微接到韦绛的电话,急匆匆就赶到医院,她看着那些被烧伤正在治疗的孩子,心如刀绞!

“小微...........”韦绛抱住韦微就痛哭起来,他一把年纪老泪纵横,韦微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爸,没事的,别哭,福利院没有了我们再盖!”

韦绛声音颤抖,“我不是在心疼房子,我是在心疼孩子啊!”

韦微听后,看着病房里躺着的孩子,听着他们发出难受的叫喊,韦微转身把头埋进沈赫的胸膛。

韦绛这才注意到一边的沈赫,他问道:“这就是沈赫吧。”

沈赫点头,“伯父好。”

“你好。”韦绛点头慈祥地打了招呼。、

不一会儿,警察就来到了医院,他们找到韦绛就了解当时的情况,韦绛又忍不住流下眼泪,“当时我正在晒谷子,突然就闻到了烧焦的味道,然后就有孩子大哭,这才发现起火了!”

警察一顿,“我们去福利院检查了一下,发现此次火灾不是偶然,而是有人蓄意纵火,但是你们周围的摄像头坏了,所以抓捕纵火犯还需要点时间。”

韦绛大吃一惊,“蓄意纵火?”

他苍老的脸上瞬间涨红,“哪个人畜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警察走后,韦微把身心俱疲的韦绛安置在宾馆,自己随着沈赫回到市里拿钱找住处。

过了几天,警察局里突然传来喜讯,说是有一个匿名人把当天的录像资料拿来了。

韦微一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她连忙跟韦绛来到了警察局。

他们在看了视频之后,解释不可思议,因为那个犯罪嫌疑人竟然是对面的额福利院院长?!

韦绛在一边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一个月前,我跟他在市福利院评优活动中是竞争对手,后来我得了第一名,他是第二名,所以..........”

“所以他就嫉妒然后纵火!”警察接着说道,“我们行动!”

话音落下,其余几名警员连忙跟随着走了出去。

坐在座位上愣神的韦微看着那装着视频录像带的袋子,上面散发的淡淡的烟草味道是那么熟悉。

韦微忍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沈黔城...........

后来,那名福利院院长对罪行供认不讳,他看着被烧伤的儿童心里也是难受,他提出为福利院捐钱重修,结局也算圆满。

因为有很多的孩子重度烧伤,所以需要做移皮手术,韦微正为巨额医药费忙的焦头烂额时,医院突然传来消息,说是一名男人已经将全部医药费交齐。

当韦微去问沈赫的时候,沈赫摇头表示不是自己,韦微抿唇,心里突然晃着三个字——沈黔城?

她当即就跑去世华想要见他,谁知却被保安拦在外面。

“请你们说一下我是韦微,我找你

们总裁有事情想说。”

艾森从里面走出来,他听见声响就走过来,看着韦微焦急的表情,淡淡开口,“总裁说不见你,请韦小姐回去吧。”

韦微一愣,她摇头,“我必须要见到他,他为什么不见我?”

“因为........”艾森回头看了看楼上,“总裁现在不方便。”

“不方便?”韦微皱眉,她推开拦着她的保安,径直上了楼,在她身后的艾森轻轻勾唇,他并没有再让保安上前阻拦。

韦微蹭蹭蹭就上了总裁办公室,她看着门前的招待室,只是发现一个办公桌不禁有些惊讶,随之上来的艾森在她身后解释道:“戚泠已经辞职了。”

韦微凝眉,她转身看看艾森,“辞职?”

“是啊,跟着她父亲一起离开了T市。”艾森微笑,所有阻拦总裁追爱的绊脚石他都已经帮忙踢开,剩下的就看总裁跟韦微之间到底有没有缘分了。

韦微低头准备打开门,突然从里面传出来女人的大喊声,“黔城,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们之间可是有婚约的!”

“婚约?”沈黔城镇定地坐在沙发上,他看着浮尔曼激动的脸颊,“我跟你说过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再纠缠下去,我可以告你***扰。”

“你!”浮尔曼不可思议地看着沈黔城,“你告我***扰?”

沈黔城一笑,“是啊,在中国,女人***扰男人也是要坐牢的。”

浮尔曼听后身体有些颤抖,她抓起包就横冲直撞地跑出来,正在门口的韦微被她用力一搡,猛然就摔到地上。

“韦微!”里面的沈黔城见状,急忙跑过来,他看着韦微瞬间苍白的脸色,不禁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

竟然在地上看到了一滩血!

“韦微你怎么了?”沈黔城焦急地抱起她下楼就开车进了医院。

医生的检查结果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幸亏送的及时,不然韦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就保不住了!”医生的话音落下,正巧进来的沈赫脸色瞬间阴霾遍布。

而沈黔城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叹了一口气,就转身走出医院。

谁知半路就被沈赫拦住,“沈黔城,你跟韦微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沈黔城看着眼前这个暴戾的男人,皱起眉,“你是什么意思?”

沈赫瞪着沈黔城,拳头握得直响,“你说我是什么意思?我根本就没有碰过韦微,她怎么会怀孕?!”

沈黔城听了沈赫的话,心上的一块大石头却突然移开,他的脸上出现笑意,“你的意思是说小微她怀了我的孩子...........”

“是。”突然,病房门被打开,韦微嘴唇还发白,就走了出来,她看着沈赫,动了动嘴唇,“沈赫,对不起。”

沈赫被这轻轻的三个字击地一瞬间失去了力气,他猛然跌倒在地上,沈黔城上前扶住韦微,“小微........”

沈赫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深深看了一眼韦微,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

他回到沈宅,呆愣愣地坐了一天之后就起身回到房间收拾行李,他订了回英国的机票,在坐上飞机之后才给沈执打了一个电话——取消跟韦微的婚礼。

有些事情,有些人,注定要放手。

沈黔城抱着韦微,抱住她颤抖的身体,淡淡叹了一口气,“小微,婚礼如期举行,只不过,新郎是我,沈黔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