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337p欧洲大胆图片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

尽管已经听温乐描绘过好多次,但第一次看到这些景象的林乘风还是目瞪口呆。

灵气稀薄,空气污浊,杂音乱耳,还有那些惨不忍睹的装束造型,这么乌烟瘴气的世界,就是小师弟念念不忘的家乡?

温乐看着几个杀马特造型的少年挑衅地看过来,他只能干笑道:“大师兄,我们先去换衣服吧。”

本来两人已经用灵力幻化了现代装束,可两人破碎虚空时耗费了过多灵力,等穿越过来就恢复了原先宽袍大袖,长发束冠的打扮。本来可以再用灵力施展障眼法的,可这个时空灵气贫瘠,这所剩不多的力量还是省着点花。

好在c市也算是国际化大都市,匆匆经过的路人只把两人当做了漫展的coser或是狂热的汉服爱好者,生活节奏极快的他们才不会将精力放到无关的陌生人身上。不过那些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非主流少年却认为两人是过来炫耀造型的,所以投来的目光有些敌意。

温乐虽然荷包里没有软妹币,但黄金这东西,千百年都很坚\挺,他储物袋里可是放了满满一堆呢。顶着别人好奇的注视下从金店换取了现金,温乐拉着林乘风就去了服装店。

林乘风觉得自己眼睛都看不过来了。他看过很多种类的飞行法器,可那长着翅膀发着怪叫屁股还冒白烟在天上掠过的大鸟是什么东西?那铁皮壳子,到底是何等炼器大师所做,居然能跑得比奔马还快?还有那大得惊人的巨型牌匾,没有一丝灵气,却能变化万千,人声喧哗。至于这些人一直捏在手里的东西,难道是最新款的符篆,不过看起来倒有点像是联络之术,倒也算稀奇。

温乐习惯性地用牛仔裤搭配t恤,他虽然家境小康,可生活费都拿去上网打游戏和看小说去了,所以学生装或者说懒人装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套了。林乘风不太习惯紧绷绷的牛仔裤,他选了一套休闲装,穿上去倒让看惯了往日造型的某人眼前一亮。

收银员看着两个帅哥在店里选购衣物,忍不住掏出手机,想要拍下这对赏心悦目的恋人。她连标题都想好了,疑是明星gay的气质帅哥,保管让朋友圈的那一票好友大呼美男赏心悦目。

不过她的偷拍还是失败了。听到咔嚓一声,林乘风急速闪身,还不忘拉了温乐一把。温乐忍不住蹙额,师兄肯定是把这白光当成偷袭了,必须得给他恶补常识啊。

温乐反手握住林乘风的手腕,压低声音:“师兄,她没恶意,只是想留下你我的影像。”

林乘风本来想冲去逼问那一脸呆滞的女孩为何要突施暗算,听到师弟解释他这才剑眉一舒,冰冷的眼神又变成了柔和。

收银员先是突然拍花了帅哥,然后被其中一个瞪了一眼,那眼神简直就好像利剑般锋利,她莫名的恐惧心悸,身上汗毛都吓得立起来了。

两人离开服装店,温乐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准备带林乘风回家见父母。虽然温乐回来的时间只是在他溺水身亡后的一个月,可温乐已经在修真界待了数千年,早已是归心似箭了。

两人亲昵地坐在出租车的后排,温乐赶紧给林乘风恶补一下现代社会的常识。

“呐,这个可以和你通话视频的呢,就是手机。”——懂,水镜术子母石便携版。

“飞机汽车轮船,可以上天下地入海,用的能源是汽油。”——灵力的替代品。

“学生毕业后就得去上班,每天辛苦工作挣钱。”——筑基后就得去做宗门任务。

不得不说,一旦用修真界的法宝代换了现代社会稀奇古怪的事物,林乘风接受起来很是容易。

下了车,温乐没有直奔家门,而是跑到商场里买了一大堆东西,林乘风本来想把这些放到储物袋的,但想到温乐的嘱咐还是老实拎着。

毛脚女婿上门,总得带东西吧。温乐颇有些紧张,万一老爸老妈翻脸赶人,看在礼物的份上说不定就放下手里的菜刀了呢。

等等,看了一眼镇定自如的林乘风,温乐突然想到一个事情:特么谁是毛脚女婿啊,我才是攻啊!

温乐终于做好心理建设,带着林乘风进了小区,乘电梯上了楼。

温乐在小区里还遇到了他家对面的邻居,平时两家人也时常来往的。温乐原本以为她会看着自己尖叫说有鬼,或者自己死讯没传开,她遇到自己了会寒暄几句,可对方就像不认识温乐一般,这态度让温乐有些疑惑。

温乐也是忘了。他吃过驻颜丹,又大道有成,虽然过了数千年,这容貌还是没变,比大学时还年轻了些许。可是居移气、养移体,他在修真界生活了数千年,自然而然有了上位者的威严和修士飘逸出尘的气质,和贪玩懵懂的大学宅男自然判若两人了。别的不说,通宵日夜颠倒造成的黑眼圈近视眼就不是现在深邃清澈的眼眸可以比拟的。

站在家门口,温乐有些紧张,他还是哆嗦着拿出钥匙开了门。房间里没有什么变化,温乐熟练地从冰箱中掏出两瓶饮料,顺手丢给林乘风一听,然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等候二老回家。

温知新和徐明珠回来就是看到的这么一幕:他们落水失踪的宝贝儿子正好好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边还坐着一个模样俊俏的长发青年。

“儿子!你没事?太好了!你跑哪里去了!我和你妈妈都要急死了!学校那边都急得报警了!”当初在得知温乐溺水失踪的噩耗后温知新都差点崩溃了,现在看到温乐平安无事的回来简直就是喜出望外。

徐明珠哪还顾得说话啊,东西一丢,就扑过去抱着温乐嚎啕大哭。林乘风则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默默站到一边。

林乘风略有些羡慕地看着小师弟被父母抱在怀里问候亲热,他从小父母双亡,也没能这么和师尊亲近,他也有点想有长辈可以放肆撒娇啊。

徐明珠痛哭后终于意识到还有一个陌生人在,她忍不住看看温乐,又看看林乘风,轻声道:“乐乐,这是谁啊?”

温乐干笑两声,鼓足勇气:“那个……老妈啊,老爸啊,这……这是我喜欢的人!”早说晚说都得说,还是早交代早超生。

儿子失踪了。

儿子回来了。

儿子出柜了。

看着二老有些呆滞,温乐忍不住有些忐忑。嗯,厨房里的菜刀和卫生间的扫帚应该藏好了吧,老爹会不会直接抄着拖鞋打过来呢。

“胡闹!你怎么能喜欢男的!你这孽子,存心要气死我吗?”温知新勃然大怒。徐明珠也是一脸不赞同。

林乘风恭恭敬敬地跪下去,认真地说道:“温伯伯、温伯母,我爱温乐,请你们将他交给我,我一定会对他好,此情此心,永生不变。”

“老爸老妈,你知道吗,要不是师、乘风救我,我早死了。”温乐也跪了下去,一脸的哀求之色,带着几分歉疚却无比坚定的说道:“对不起,儿子不孝。可我喜欢他,这辈子、下辈子,我都认定了他。”

比起儿子失踪或死亡,只是宣布出柜,心痛儿子的徐明珠还能接受,她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温乐活着,幸福就好。

徐明珠的态度有些松动,可有些守旧古板的温知新还是一脸怒气。

“爸妈,你们生儿子这么大,我时常惹你们生气,真是对不起。可感情这东西,真的无法控制啊。就像爸爸你和妈妈是一见钟情,背着爷爷奶奶偷出了户口本结婚,我和乘风也是情投意合,两心相悦啊。我知道你们是为儿子好,可我要的幸福,已经在我身边了啊。如果没有乘风,儿子也无法回来。还请爸爸妈妈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爱你个头,不过才毛头小子,懂个狗屁的爱情!”温知新并不看好温乐的“发疯”,只是一个月时间,这臭小子就敢胡说喜欢别人了,现在这些年轻人啊,怎么都这么浮躁呢。

看到温知新还是不同意,温乐只能不要颜面,使出杀手锏了。

“老妈!老爹他凶我!咱家可是您作主啊,快点收拾老爹!”

林乘风差点笑出来,他小师弟的这个家还当真是有趣。

c市男人代表——真·耙耳朵温知新弱弱地看了一眼太座大人,放低语声:“老婆,我没吼儿子,我只是在教育他。”

“教育也先让他俩起来啊,你一直跪着试试?”徐明珠白了老公一眼,赶紧去拉温乐和林乘风。

温乐涎着脸,讨好地看着徐明珠,小声道:“老妈,我就喜欢他。你儿子都把他睡过了,我要对他负责。嘿嘿,你就当多养个儿子呗。”

徐明珠差点岔气,她瞪大眼睛看着温乐,颤声道:“都睡过了?”

虽然是被睡,也算是睡过了吧。温乐点头。

徐明珠忍不住看着林乘风,后者的容貌气度都是她见过的人中除儿子外最好的,要不是性别是男,估计她早就乐开花了。

温知新也听到了温乐的低语,要不是顾忌徐明珠,他真想抄起拖鞋就给温乐屁股来上一记。这臭小子,居然把别人吃干抹净了才往家带,怎么这么不负责啊。

“臭小子,这事我们先不说,你这一个月跑哪里去了?学校和我们找你都找疯了,镜湖的水都被抽干了!你害得你妈眼睛都差点哭瞎了,你死哪去了啊!”

比起“对不起,儿子当神仙去了”还是真凭实据来得有杀伤力吧。温乐用了最简单的一个方法来解释。他直接在左手无名指上的储物戒指一摸,原本空无一物的手里就多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白玉药瓶。二老开始还以为温乐和林乘风手上的戒指是结婚戒指,现在才发现这戒指居然是魔术道具。

“老爸老妈,我其实溺水后穿越了,这个是我那个世界的强身健体的灵丹妙药。”

前一刻,失而复得的宝贝儿子说他喜欢上一个男人;

下一刻,儿子居然说他穿越去了异界,还修炼有成。

温知新和徐明珠面面相觑,温乐这是在挑战他们的心脏承受能力吧?

听完温乐的讲述,温知新和徐明珠终于松了口。

不松口不行啊,儿子都和别人在一起几千年了,是真的生死相许,他们想要棒打鸳鸯也拆不散了。对父母来说,还有什么比孩子幸福更重要呢。就算是别人闲话,他们也会为孩子遮风挡雨的。

看着儿子的救命恩人,徐明珠是越看越顺眼,忍不住笑吟吟地开始和林乘风一问一答。可怜林乘风从来没经历过丈母娘这种生物,囧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温乐则厚着脸皮凑到温知新那边:“爹啊,你别生气。儿子不孝,不能给你生白胖孙子了。可儿子这里有药,能让你们永葆青春,长命百岁。到时候老爹你老当益壮,再让老妈给你生一个听话的,嘿嘿。”

温知新老脸一红:“你这混小子,说什么胡话。”

看到温知新态度放缓,温乐笑得越发灿烂,而看到儿子这么高兴,温知新心里最后一丝抵触也终于消散了。

终于摆平了老爹,温乐赶紧去帮林乘风解围。

“老妈,你看我家师兄都脸红了,你就别问嘛,有什么想知道的,儿子给你说。”

徐明珠压低声音:“乐乐啊,你和他,谁当家作主啊?”

温乐得意地一扬左手,又示意徐明珠看林乘风的右手,小声道:“当然是我啦,我叫他坐,他不敢站,我叫他站,他不敢坐。放心吧,儿子把他吃得死死的!”

一家四口总算是其乐融融的在一起吃晚饭。

晚上徐明珠还想和温乐说几句,却被温知新拖进了主卧。

“老公,你干嘛啊,我和儿子说一会话。”

“嘘,这是儿媳妇炼的丹药,可是他的一番心意。吃完了,我们好给温乐生个弟弟。”

“你个老不正经的,吃就吃!”

主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修士的耳力。林乘风似笑非笑的看着温乐:“小师弟,原来我是媳妇儿啊,我就是说,为什么你要让我把储物戒指戴在右手。”

温乐认命地抬高双手:“师兄我错了。”呜呜,都被睡了几千年了,口头上占点便宜也不容易啊。

林乘风靠近温乐,轻柔又温暖的一个吻落在后者的额头。

“好吧,今晚就你在上吧。”

尾声

“师兄你骗我!”腰酸背痛的温乐郁闷得快要抓狂了,师兄太坏了,答应的事居然不兑现!

成功用观音坐莲坑到温乐的林乘风狡黠一笑:“我只说了让你在上面,可没答应让你攻啊!”

温乐的反攻之路,还漫长得很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