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神秘的爱液

“小准子,你不是看上我了吧?”

听到温礼问出这句话时,邵准怔了一会儿。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是因为出乎意料,仅仅是因为对面这家伙的表情看起来居然不像开玩笑,认真之余,秀气的眼眉间,还有一点点几乎要湮灭在夜色里的光亮,如果不是知道温礼的为人,他几乎以为那种眼神可谓期待了。

即使如此,他还是顺着调侃了一句:

“是又怎么样?你打算怎么回应?”

温礼蹙了蹙眉,也不说话,僵硬地对视了一会儿后,邵准先收了目光。

邵准轻轻笑了笑,嘴角的弧度在昏暗的灯光下浅得让人看不清。他径直往前走,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略带迟疑的“喂”,也没有停住脚步。

听着踩雪时发出的沙沙的声响,心里那股莫名的失落越发淡然,温礼的温度和气息越来越远,躁动的心情也逐渐趋于平静。

他没有跟上来,意料之中的事。

在这样长时间的相处中,邵准也习惯了他对自己素来淡薄的对待。只是某些时刻,还是觉得累,比如现在……

冷静下来后,他才能理智地去考虑一些之前被忽略的问题。

是时候该出国了吧。

之前,他父母总是希望他能从政,所以也一直在暗地里为他铺路,大学还打算把他送到林逍南上的那一所国内顶尖的大学里去,并不是政治与海外派有什么真正的冲突,而是只有在国内,一切才是他们邵家能摸得到的,可操控的,如此才能保证他在进入政治这个波云诡谲的领域里时能够出落得干干净净,而在国外,所有的情况都会通向未知。

但邵准的想法则不然,否则也不会来到这里。

他原本的计划是,大二完成了基础课程后就申请赴英留学,雅思gre考完,跟相应的导师教授接洽过,资料也筹备齐全了,结果遇上了这么一个家伙,动摇了他全部的计划,让他想走都没法安心,抑或说无法舍得下心。

现在,温礼的事情也全处理妥了,要走也没什么好顾虑的,这些日子以来看着温礼打工读书谈恋爱,似乎有他无他,别无二样……

邵准走过了灯光,在阴影里站定,眸底的光逐渐褪去后,散落了一片落寞。

自父母离异又各自再婚后,他已经太久没被别人左右过情绪,如今这种感觉,真是……

糟透了。

********

期末最后一门考完后,邵准到班里常坐的位置上收拾东西,出来时,天已经暗了。

其实不过五点半,但冬日里的夜总是来得又快又狠,刚从大门出来,露在外头的手便被冻了个猝不及防,让他忍不住往衣袖里缩了缩。

他下了台阶,一抬头,便隐约看见个熟悉的身影,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马路对面树下,一动不动的。

邵准无奈,这家伙这些天不是一直躲着他么?如今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他跟前,倒让他“受宠若惊”了。他不确定这家伙是不是在等他,所以站在原地看了他片刻,直到手被冻得发刺,他才下意识地看了看温礼的装束。

没围巾,没手套,能保暖的也仅仅是套薄薄的棉外套。

邵准不禁皱眉,自己才站了一会儿就觉得手疼,更何况是他?

他快步走过去,还没开口,温礼倒是先发制人了。

“为什么不说?”

邵准盯着他被冻得发红的脸,还有明显蕴着怒火的眼神,倔强的嘴角,好不容易全副武装起来的心还是败下阵来。

他叹口气,“穿得那么少,不冷吗?”

“你为什么不说!?”温礼喊着。

“先去吃点热的。”

“不去!”

“你打算一直站在这里,饿着肚子跟我谈?”

温礼继续不语。

邵准彻底拿他没办法,只好伸手去握住他被冻僵的爪子,一起套进衣袖里,“好了,谈吧。”

后来,温礼大概是饿大了,正卯足了劲儿要斥问他时,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气氛一阵尴尬,也许是被邵准那一贯的温柔溺得没了脾气,温礼服了软,跟着邵准就近在一家驴肉饺子铺大吃了一顿。

邵准吃好后便一直看温礼狼吞虎咽,时不时劝一下小心噎着。直到温礼疯狂地灌下第三大碗酸辣汤,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才道:“你是饿了一天了吗?”

温礼拿着碗的手一滞,动作细微,却仍被他敏锐地察觉。邵准脸黑了一层,“为什么不吃?你肠胃本来就不好。”

温礼把碗放下,轻声嘀咕:“还好意思问,谁特么吃得下……”

“什么?”

邵准没听清,正等他重复,结果见他忽地抬起眼,目光炯炯道:“如果不是今天早上辅导员贴了大字报公布拿到各种牛逼的offer,下学期就要出国的学生名单,你是不是打算悄悄地走,也不跟我们打招呼了?”

邵准镇定又淡然,“是。”

温礼一阵光火,“靠!”

“你别这样。”

“你牛逼啊,打算一声不吭拍拍屁股就走,还让我别这样,你特么要我哪样?”

“你这么生气,我会以为你不舍得,你躲了我那么久,我离开后,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你我都能两全。”

此刻温礼的脸红得不像话,也不知是因为被酸辣汤的热气熏蒸出来的多一些,还是因为生气憋红的多一些。

又是一阵谜一样的沉默。

在邵准的经验里,一般这样的沉默过后,总是不欢而散。

然而这次,温礼却又不按常理出牌了。

“我是不舍得,但我生气是因为你打算不告而别。”温礼的目光越来越暗淡,“我躲你是我自己的原因,跟你无关,你很好,一直很好,好到、到……哎呀总之,你这次太不把我和小呆当兄弟了。”

邵准想笑,“小双是女生,我是没把她当兄弟,至于你,我的确也没把你当兄弟。”他刻意顿了顿,认真地看着他道:“你是不一样的。”

温礼彻底傻了眼。

从饺子店出来后,他们一起走了很长的一条路,温礼若有所思地走在稍前的位置,一脸的苦恼,邵准跟在他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安安静静地跟着。

漫无目的,却又仿佛有一定的方向和路线,正通向一个更明朗的终点。

倏地,温礼站定,回过头来。

“那就不做兄弟了。”

邵准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人,太模糊了,他生怕自作多情,这样的感情最怕模糊不清的线索,他需要一个更确切的指引。

温礼走得更近了些,与他对视着,眼底是一片坚定。

“你也是不一样的。”

后来邵准才知道,温礼知道了他将要出国的消息后,在教学楼外等了一天,连最后两门考试都没心情去了。挂科没有补考,只能重修,温礼悲剧了。

邵准愉快地决定,既然是因为他,那么就只好舍命陪君子,放弃出国的机会,陪温礼重新听了一个学期的课,最后他这个非专业的学生还帮温礼划重点,备资料。

这就是他们的开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历史的洪流中,那些在岁月中翻滚着的故事,总有这样一个规律,伊始和结局总是背道而驰,越是美好的开头,结局便总是凄切。

邵准想,既是如此,他与温礼的开头这样不易,结局会不会至少能够差强人意?

那段日子,他不敢太幸福,因为担心结局连差强人意都得不到。

所以,就算温礼平时对他仍是不温不火,不甚在乎,他也不想勉强和奢求,大概也正是因此,大学四年来,大家传过他和余小双,传过温礼和余小双,但就是从未怀疑到正主身上。

当然,他虽然迁就,长期积累的低气压聚在一起,还是会让他偶尔情绪失控。

大三那年129校区文艺晚会,他负责整体统筹,最后圆满结束时,他上台致谢,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妹子上来抱住他使劲亲了一口。

结束后,余小双和温礼来后台帮他收尾。余小双调侃着问温礼有没有吃醋,温礼笑得没心没肺,说:“老子吃他的醋?切。”

余小双笑骂道:“缺心眼,不怕小准子听了伤心啊。”

邵准默默把道具放到袋子里,淡淡地接道:“没事,习惯了。”

那天他们俩回小公寓的路上,温礼知道他有些生气,硬拽着他到了印河边,找了个干净的长椅坐下。

“丫还生气呢?”温礼把手揣进他的口袋里,继续嬉皮笑脸,“借个地儿,太冷了。”

看他那副讨好的神色,气也消了,但是他态度不端正,所以邵准还是觉得冷遇他一下,让他知个错。

“我知道你在别扭什么,我就是觉得,我们之间,不用这么矫情兮兮的东西。”温礼趁机捏了捏他的手指头,“那些小姑娘占你点便宜就占呗,反正也抢不走。”

邵准虽然有些触动,但是十分沉得住气,没说话。

“说白了你不就是怀疑我对你的心思吗?”温礼不耐烦地砸吧嘴,“这样,我们定个约定,以后我们死了,就把灰洒在这里,这里是我们初遇的地方,这样一来,下辈子还能在这里重逢,怎么样?”

他一愣,“你……”在开玩笑?这样的约定有多重,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

温礼皱眉,“你丫这什么表情?”

“你刚刚那番话,意味着什么,你真的明白吗?”

“老子当然明白,”温礼认真地看着他,目光深邃而凝重,“怎么?你不敢承诺吗?”

这么多年来,他依旧记得那一瞬间的温礼的眼神,也是从那时起他才真正确定,这段感情,并不是他的一厢情愿。

后来,用余小双的话说,他们俩的变化越来越大,他变得越发成熟稳重,云淡风轻,心思诡谲,而温礼,则越发桀骜不驯,骚里骚气,盛气凌人。

正式进入社会以后,他们面对的是不同的群体和阶层,他每天要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商界斗争,波澜沉浮,一个不小心,就是万丈深渊,所以他只能逼着自己把感情弱化到一个接近冷漠的地步,如此才能时刻保持最清醒的思维。而温礼,他在电视台,直面的是广大平凡的人民百姓,览尽世间百态,感性的一面愈来愈浓烈。

两人的地位在余小双看来就像颠倒了一般,但是只有他们彼此清楚,他们之间从未变过。

他只是想足够强大,只有站在一个能够睥睨众人的位置,耳朵离下面那些嘈杂的议论声才会越来越远。

温礼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真正在他面前露出迷茫的样子时,是得知他与许家千金订婚那一回。

一段特殊意义的关系,无论友谊或爱情,都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爱情走到一个极致,不升华为亲情,便只能面临分崩离析。这点在他们阅尽千帆后,都再清楚不过。

邵准向温礼解释,说他和许姗姗之间只是一场戏,一场商业婚姻。许家千金许姗姗结过一次婚,并没对媒体公开,并且没多久爱人就死于车祸,她原本不愿意再嫁,但是顶不住父母施压后同意了,她唯一的条件是,希望用爱人的冷冻精子试一试人工授孕,为爱人生下一个孩子。

这样的女人,别的男人也许不会接受,但是邵准不同。

只要完婚,许家愿意把百里广场影城建造的入驻项目全盘让他接手,这是个太大的诱惑。

温礼听完后,只笑着对他说了一句:“你野心好大,都快把我挤出去了。”

婚礼上,温礼突然出现,敬了他三杯酒,待他将酒敬过一圈后,再回头去寻温礼,人已经不知去向。

后来温礼便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一阵,那段日子他有些麻木,打电话挂断,去住处寻人被告知已经搬走。

一个太过熟悉的人从生活中抽离,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因为他从未让任何人离他的心太近,除了温礼。

他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点打开电视,就为了看温礼几眼,看着他还在生龙活虎的主持着节目,他就觉得一本满足,就会又重新充满力量,仿佛他们不曾有过矛盾,和不快。

他相信,他的努力,会给他们一个好的未来。

然而他从未问过自己,这样的努力,何时才是尽头?

终于有一次,邵准去电视台堵到了温礼,但却看见另一个男人跟他有说有笑地从停车场出来,他走过去,轻声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

温礼身边的男人一下子认出他来,谄媚地点头哈腰,时不时地对温礼惊叹,你居然认识这样的人物啊,不得了。

温礼淡淡地看着他,拉住那个男人,绕过邵准,擦肩而过时只说了一句:

新婚快乐,别再来了。

邵准很想拉住温礼,但是这里是电视台,而且以他今时的身份,无数双眼睛都盯着他,盼着从他身上挖出些毁灭性的新闻,温礼身边还有个同行,他们的职业敏锐性会捕捉到一切微妙的信息。他不能,否则他千辛万苦建筑出来的一切都会崩塌。

可是……

如果他就让温礼这样离开,他一直以来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

就是这一刹那间的犹豫,他与他就这样从生命里错开,从此,一切成灰。

邵准坐在空荡荡的影院里,大屏幕里的人,那张熟悉的脸,那双染了一层霞光的眼,打扮得就像大学时期青涩而倔强的他,漫不经心地说着台词:

“等有什么好怕的,可怕的是等的人永远来不了而已。”

《月光》里的他,美好如初,仿佛不曾离去。

他包了整夜的场,就为了看他客串的这几个小镜头。

直到最后,他才明白真正没有深爱的人是他自己。当初温礼提出那个沉重的约定时,他第一反应就出卖了他的心。

他怀疑他,他质问他,其实是怀疑自己,质问自己。

他甚至连温礼的葬礼都不未正面出席,甚至在媒体面前都不敢承认他们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甚至连那个小公寓都不敢回去再看一眼……

其实,他根本不配爱他……

小双恨他是对的,他也恨自己。

也许,那年冬天夜里,他们就不该相遇。

电影结束,一排排的字幕划过,一阵黑屏之后,屏幕里亮起了一行字:

这样痛苦地爱过,你后悔吗?

彩蛋里每个演员大都笑嘻嘻地说着,不后悔,理由官方又鸡汤。

唯独温礼犹豫了下,说:后悔,可是没有办法。

影院里回响着主题曲婉转悠扬的调子,伴着接近崩溃的哭声,飘荡在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