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老杨白敏全部章节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话音刚落,一道古怪的咒术已然临身,周围的空气变得粘稠起来,仿佛身在泥沼中一般,韩晨面沉入水,寒声道:“老头,你敢阴我。乐 文小说 w-w-w..c-o-m。【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

古泰大笑道:“你我此刻是敌人,有什么手段尽可放心大胆使出来,谈不上什么阴不阴的。”

韩晨举手抬足间感到莫大的凝滞,灵力流转此刻也似乎有些迟缓,不由心头火起,正欲招出灵犀剑时,突然胸前如似锤击,低头看时,那莽古神蛤正一头撞在他胸前,薄薄的一层衣料顿时被高速撞击成齑米分洒了下来。

莽古神蛤掉在地上扑腾了两下,“呱”地一声长鸣,又是身形如电般一头撞在韩晨下巴处,反复如此,韩晨身形受制下躲闪不及,硬生生被莽古神蛤给撞的东倒西歪。

玄天魔功大成的必要前提是修成至刚魔体,韩晨身体在灵气灌注下倒是坚不可摧,可身上的衣服就遭殃了,眨眼间就被摧残成了一件洞洞装。

韩晨心头大怒,他何曾吃过这种大亏,手中剑光闪处,却丝毫跟不上那莽古神蛤的速度,空有神兵利器在手,却碰都碰不到那个小东西。

憋屈无奈之下,韩晨咬牙捏了一道灵符,“破邪,给我灭。”黄光闪处,寂然无声。

不知道这是何种异术,韩晨连试了好几道灵符依然徒劳无功,仗着**强横,韩晨提步缓缓向古泰走去。

“嘿嘿嘿,华夏来的小子,现在终于知晓厉害了吧?”听得莽古神蛤不停撞击韩晨的声音,古泰终究忍不住心头的得意,在他想像中,被神蛤如此千钧之力撞击这么久,是个铁人也差不多要吐血内伤了。

韩晨闭嘴无言,趁着黑烟缓缓继续靠近。

“嗯?还没死么?这小子命真硬,中了一记困仙咒还能坚持这么久。”古泰咒骂道。

困仙咒?韩晨脑际亮光闪现,手中灵诀一起,大喝道:“天魔变,给我破。”耳后魔纹闪现,玄天魔功运转到极致,空气中隐见波纹闪现,瞬间就被一阵阵气爆给湮灭了。

手脚一阵轻松,韩晨暗自懊恼,这老小子所使用的,不正是自己小时练功师傅给加持上的重力术么,亏得自己傻乎乎的硬抗了半天,就是没想到这竟是如此简单的法术。

用高级的上清法诀破了半天,一个简单的魔门练功术法,哪里来的阴邪可破?

灯下黑啊灯下黑,韩晨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

“嗖嗖”,莽古神蛤又是一头撞了过来,真不知这小家伙是什么材质做的,速度力量竟都突破了自身局限,发挥出了那么强的威力,如同一颗高速子弹一般,不知疲倦地携带千钧之力撞了韩晨不下于一百次了都。

邪邪一笑,韩晨手中剑光一闪,莽古神蛤便悄无声息地被划为两截,“吧嗒”两声掉在地上,抽了抽就断了气。

这也是习惯所然,这神蛤毕竟不是人类,就算是人,撞了那么多次不见对方反抗,防备心理估计也降到了最低点了,没想事发突然,韩晨居然一下就提高了速度,恢复了自由,也难怪莽古神蛤下场悲催了。

扬手挥出一掌,灵气喷涌带起一阵大风,客厅里的黑烟眨眼就消失一空,韩晨笑嘻嘻地站在古泰面前,平平将青犀剑放在古泰颈间。

古泰大惊:“你….你想怎样?我的神蛤呢?”眼角余光发现了断成两截的莽古神蛤尸体,古泰脸色瞬间就白了。

双眼无神地看着韩晨,古泰喃喃道:“师父赐下的莽古神蛤死了,莽古神蛤居然死了,它怎么会死?”

莽古神蛤是世上少有的稀有异种,全身剧毒,身逾精钢,可偏偏碰到不畏万毒、手持削铁如泥宝剑的韩晨,这可谓是它的劫数了。

古泰面若死灰,恶毒地盯着韩晨道:“神蛤乃我师父达奇圣者饲养多年之灵物,今天命丧你手,我师父定会与你不死不休,哈哈哈,华夏人,你下半辈子好好躲起来,千万不要被我师父给找了啊。“

说罢嘴角涌出一道黑血,头一低,竟然就此死去。

韩晨一惊,灵识探去,面前两人均已生机断绝,一时竟找不出他二人是因何而死。

随手摸了摸二人怀中,并未找出疑似药品的东西,韩晨叹了口气,这下可就麻烦了,这莽古神蛤之毒不会是没有解药的那种吧?

缓步走到莫一凡身边,探了探他体内,还好,有刚才输入的灵气护住内脏,此刻莫一凡除了面色发黑外,倒也还呼吸平稳。

在看看琼恩时,这大主教已然七窍流血,毙命多时了。

“呼“,韩晨吐出一口长气。这一战打的颇为郁闷,想不到现今灵气如此稀薄的情况下,世上还有那么多修行人士。

转而想起那些血族,韩晨摇摇头,如果那该隐还活在世上的话,现在不知道还打不打的过,毕竟自己还停留在当初那个境界,而人家,却已然修行了三千余年。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先帮莫一凡驱毒,韩晨环顾四周,此地现在已经不安全了,另外找个地方吧。

伸手背起莫一凡,韩晨默念剑诀,灵犀剑迎风涨至五尺有余,轻轻跃然剑上,直接冲破落地玻璃向半空急速飞去。

大厦周围传来一阵阵惊呼声:“见鬼,那东方人逃走了。“

“哦,我看到了什么?那人居然踩着剑在飞???“

“赶快报告上去,目标人物实力估计有误,那是东方传说中的剑仙啊,他会飞。“

三三两两的各国能力者皆望着半空兴叹,不过转而一想,却悚然一惊,幸好自己迟了一步,不然对上这踏剑而行的东方能力者,说不定也是给人家送菜。

至于抢先一步进去的两个泰国大尊者,下场用屁股也能想的到,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天际隐隐现出一片鱼肚白,黎明之前的夜色如墨汁笼罩着的小树林里,韩晨轻轻将莫一凡放在草地上。

这里地处曼哈顿毗邻新泽西的一片湿地,晚上倒也是人迹罕至。韩晨凝神探查了一下周围,随手布下了一些小小的示警禁制,准备着手替莫一凡祛毒。

莽古神蛤这种生物韩晨以前还从未见过,只是稍稍散发出来的毒烟,毒性居然如此猛烈,因此他此时并不敢大意。

跌坐在地上,像平时一样运转灵力流动两个周天后,韩晨挥手助莫一凡把姿势摆好,两人双手相交,韩晨缓缓将灵力渡了过去。

或许是中毒了的原因,灵力进入莫一凡体内运行的十分艰涩,随着一丝丝黑烟随莫一凡呼吸间排除体外,韩晨额头也渐渐冒出一层细细的汗滴。

半晌,韩晨收功起身,默默地看着地上的莫一凡,暗叹自己这次可是亏大了,灵气消耗过大且不说,就光给莫一凡驱毒过程中,为了使灵力流转通畅,可是消耗了自己大量神识。

好在没有灵力逼不出来的毒,算算时间,莫一凡这小子也该醒过来了。

“咳咳”,思忖间,莫一凡已经睁开了双目,抬头茫然看了看天空,接着昏暗的天光终于看到了一旁似笑非笑的韩晨,不禁老脸一红,呐呐地道:“我现在算是没事了吧?”

赶情他意识清楚自己中毒的始末,此时见身处野外,也大抵猜到了其中过程,不好意思直接道谢,于是就不知所言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韩晨勾勾手示意他起身,叹道:“你小子倒是昏过去啥事都不管了,可怜我还背着你四处逃窜,真真是苦不堪言那。”

莫一凡俊脸由红转紫,翻身起来后再也保持不住那一贯酷酷的表情,站在韩晨面前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队长,现在你是头儿,我们目前应该怎么办呢?该不会真的想让我背着你直接飞回去吧?我可找不准方向啊。”韩晨不忍见这老实人窘迫,忙转移话题。

莫一凡精神一振,稍稍思索后摆摆手,淡然道:“没事,我打个电话回去就可以了,让局里想办法弄我们回去就行。”

韩晨睁大了双眼:“就这么简单?”

莫名其妙地看着韩晨,莫一凡疑惑地点点头,肯定地道:“当然,就这么简单啊,你以为呢?”

韩晨这次可真恼了,气急败坏地道:“那先前琼恩说我们没办法回去时你怎么不做声?还让我巴巴地给他下符?”

抱着怀中长剑稍微退了两步,莫一凡小心翼翼地道:“我见你当然颇有主见,当然以为你另有算计,所以就随你便了啊。”

不厚道哇不厚道,自己刚还以为这货是个老实人呢,当真是不厚道到了极点。

韩晨直接无语,亏自己想尽办法要挟琼恩,刚才还着急上火了老半天,原来人家队长早有算计,自己算是白忙活了一场。

无言地摆摆手,示意莫一凡自己处理接下来的事宜,韩晨默默走到一边,自行蹲下来画圈圈诅咒莫一凡去了。

特勤局极为给力,知道他们目前处境后,当即要求他们赶往纽约港,并告知他们无论如何在凌晨六点前到达指示地点,会派人与他们接洽云云。

莫一凡挂上电话后,随手掏出一个巴掌大的p,极为潇洒地操作一番后,招手叫来韩晨:“我们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你辛苦一下,背着我向这个地点飞吧。”

原来又是拉我做苦力,韩晨颇为无奈地道:“我怎么知道往哪个方向飞啊?”

莫一凡嘴角扯了扯,算是笑了一下,将手上的p递给他;“唔,导航仪会用吧?照着这个箭头的方向,到了这个红点的位置停下就行。”

呆呆的接过屏幕,心头一直惦记着的困难如此轻易被解决,韩晨极为恼火地发泄道:“我讨厌高科技。”</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