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好湿热花径舌探进紧致

“大公子!”一见风疏朗来了,他们立刻都像见到了救醒一般叫了起来。【无弹窗小说网】

“你们都先退下吧。”

一群人如蒙大赦,匆匆就退了出去。

风疏朗进了门,只见女子的衣服散落满地,从外面一直到延伸到了内室。

他顺着散落的衣服往里走,就见内室一片雾气氤氲,其中有一女子妖娆绰约的身段,依稀能看到美好的背脊。

风疏朗丝毫不避讳地走了进去,正泡在浴池里的女子假意惊呼一声转过头来,可脸上却是盈盈笑意,身上也无丝毫遮挡。

“阿朗,你这样光明正大地闯进来似乎不太好吧?”夜琳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

“琳琅的身上,我哪里没看过?”

夜琳琅娇笑几声,嗔道:“阿朗可是誉满天下的风公子,若要让旁人听去了这话,你的名声可就要毁了。”

“琳琅都不怕,我怕什么?”

“那不如师兄也下来陪人家一起洗啊。”夜琳琅朝他伸出一只胳膊,“真诚”地邀请着。

风疏朗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冷声道:“穿好衣服,有事找你。”

风疏朗转头走了出去,夜琳琅很快也跟了出来,身上只拢了一件宽大的袍子,被身上的水浸湿之后紧贴在身上,将她完全的曲线都勾勒无遗。

“这么晚了阿朗找我何事?”说着夜琳琅拎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伸手递了一杯过去。

“琳琅难道不知?”风疏朗伸手去接,夜琳琅却不肯放了,两人同时捏着那小小的茶杯对峙起来,谁也不肯先松手。

眨眼间,茶杯经不住两人的内力灌输,“嘭”的一声碎成粉末,连两人之间的桌子也不能幸免,直接碎成了烂木头。

屋里发出的声响让屋外等候的守卫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呼啦啦全都冲了进来。

“呀,师兄。”两人正打斗在一起的身影突然就是一滞,夜琳琅收了掌直接扑进了风疏朗的怀里,羞涩地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前。

而风疏朗也是及时收回了手,动作自然地将夜琳琅揽进了怀里,宽大的袖子翩然遮住了夜琳琅方才已经散乱开的袍子。

风疏朗扫过贸然冲进来的护卫们,沉声问道:“谁让你们进来的?”

冲进来的护卫一脸不明所以地站在了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大公子的师妹,竟然一身衣衫不整面带娇羞地被那个一向不许女子近身的大公子抱在怀里?而且屋里一片香气,气氛暧昧不明,莫不是他们看错了?

如果没有,那大公子跟他的师妹……

众人一脸尴尬。

“大公子……这……这……”

“退下。”

“是!”带头的护卫神色一整,立刻挥了挥手,催促着那群还在蒙圈中的守卫都退了出去。

人一推出去,夜琳琅一把就推开了风疏朗,拢了拢已经敞开的衣裳,嘲讽道:“风家这帮守卫武功不高,护主的心倒是满急切的。”

风疏朗也勾起一个讽刺的笑意,这是外人从未见过的表情。

这帮人,真忠心还是假忠心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风疏朗和夜琳琅虽然互相看不惯,可在风家这里,风家所有人都是敌人,这就让他们两人自动站成了一个联盟。

或许是多年相处的默契,即便他们想否认也不可能,在遇到一件事的时候,两人都能很快理解对方的意思,并且轻易化解。

方才的事情就是这样,他们都知道不能让风家人知道他们之间不合,所以两人同时收手,谁也没有伤到谁,都知道对方要做些什么。

“这里不比外面,师妹还是好好休息,不要胡闹。”

“是是,本姑娘累了,阿朗留下来陪我一起睡?”

“你休息吧。”风疏朗看也不看她,丢下一句话就走了出去。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风疏朗第二天就以出门巡视风家产业为由带着夜琳琅离开了澜城,一路避过耳目坐船直往迦澜江上游连环水寨。

那一晚,连环水寨上下五百余口人被屠戮殆尽,一场大火烧光了所有的证据,无人知是何人所为,而知晓一切的天机楼则将此事列为秘密,概不外售。

回到风家没几个月,风疏朗顺利继任家主之位,暗中以澜城的势力帮助夜琳琅夺下了夜城。

自此之后,两人避而不见长达一年时间,互相心照不宣地不打探对方的任何事情,听到对方的名号必定退避三舍。

再相见已是一年后的武林大会,彼时夜琳琅也是第一次知道天机楼楼主是自己的小外甥女。

直到夜琳琅计划拿下香教,她与风疏朗才再度合作。

当初在魔教中招流落到孤岛之时,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风疏朗为了救她不惜耗费自己的内力,并且在她身中寒毒之时将她搂在怀中取暖,并且捏住她的下巴喊出了那句话。

“夜琳琅,要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自那之后,两人都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可却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依旧如同往常一般斗个你死我活。

风疏朗没有问她是否听到了那句话,夜琳琅也装作没听到,从不过问。

只是两人都知道,无论是风疏朗不甘与他相斗十几年的人死在别人手里,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喊出了那句话就代表了很多事情。

后来两人赶往言城,言城之战后睡在了同一个房间。

两人谁也不服谁,打上一场是避免不了的,可谁也没想到会擦枪走火发生了他们也不能控制的事情。

再后来,夜琳琅受伤,风疏朗急切赶来,两人的关系越来越明显。

天下平定之后,迟景墨将言城和澜城的归属权转交给了二人,夜琳琅成为名副其实的武林盟主,但实际是与风疏朗平分了整个武林。

凤栖梧在生下一个小皇子后,夜琳琅竟然也大着肚子前去看望了她,让凤栖梧着实吃惊一番,这孩子是谁的,凤栖梧不必多问已然明了。

风疏朗与夜琳琅逍遥江湖十几年,却在江湖最平静的时候突然销声匿迹,归隐山林。

至此,二人的事迹也成为了江湖中另一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