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肉岳 太深了

<!--go-->

秦母叫嚷着要离婚,叫嚷也就算了,连个反应时间都不给,便直接一通电话通知到了汪家那头。

秦老爷子气得几乎浑身发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还有秦子凌这个臭小子,不劝阻也就罢了,竟然还在旁边瞎起哄,秦老爷子真恨不得一拐杖弄死他。

被气到的秦老爷子捂着胸口后退了一步,咬牙切齿的道:“我绝对不会同意。”

想秦母整整二十年来,一直因为癔症而疯疯癫癫,他们秦家从未表露出嫌弃将她休离。

如今,癔症好了就想离开秦家,休想!

显然,他忘了这一切的起源源于他的小儿子找的好情人美琳。

秦柏昶心中大惊失色之余,连忙劝阻,“三弟妹,子凌,你们难道连子川的前程都不顾了吗?”

秦了川如今正在v市任职,秦母与三弟一事若闹腾起来,可不止会让整个秦家沧为笑话,更会阻碍了秦子川的大好前程。

人都有私心,东方玥也不例外,哪怕她跟秦母婆媳感情不错,可是面对自家男人的前程问题,东方玥自然希望秦母能打消与秦柏年离婚的念头。

听到大伯提起自家大哥,秦子凌浑身一僵,顿时像只泄了气的气球,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他可以无惧无愄与爷爷对上,却不能害了自家哥哥。

东方玥看见秦了凌的神情,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子凌向来与子川感情不错,也免了她做恶人。

秦母也怔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偏了心都不好。

秦老爷子见状,立即觉得胸口憋着的郁气散了不少,微带得意之色的眼神直横向秦母。

顾九扫了自家两个娃儿一眼,到了嘴边的话到底没有说出来。

不过,水管怎么样,秦母还是被秦子凌接到外边住。

反正不管住哪,秦子凌都绝对不放心母亲再住在秦家老宅。

收拾不了秦母母子,陆秋萌再次被秦老爷子迁怒,“未婚生子,丢人!”

回应他的是陆秋萌的一记冷笑,以及顾九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两个小家伙憋气得不行,回去的路上,忍不住赌气的向陆秋萌建议,“妈咪,你和爹地找个好日子把结婚典礼办了吧!”

也省得那臭老头老说妈咪未婚生子,丢人什么的。

听到女儿提起婚礼,顾九忽然想起,这事早已经找人去办了,就连日子都找好了,恰好是两个月后。

只是那个时候,并没想到陆秋萌的记忆会恢复得这般快。

原本还想着趁她失忆的时候,把一切都尘埃落定,结果她现在却恢复了记忆,顾九只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陆秋萌盯着两个孩子看了足足三秒,方才点头,“好。”

反正,两人结婚证都扯了,也不差这个结婚典礼。

若无意外,自己这一生与这个男人都会纠缠不清。

“妈咪,那些堂哥坏死,老是在背后偷偷说我和哥哥的坏话,你就和爹地……诶?!”陆小珊原本还想跟陆秋萌诉诉苦,装装可怜,好让陆秋萌一个心软之下同意婚事。

妈咪,这是答应了?

顾九惊了,没料到女儿那么随口一提,陆秋萌竟然同意了。

错愕之下,正在开车的他险些撞上了前面的私家车,幸好及时回神,放缓了车速。

“你答应了?”直到某个路口,红灯前,顾九侧头询问。

“有问题?”陆秋萌侧脸,问。

“没有。”只是觉得这女人答应得有点干脆,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这辈子你不会放过我,我舍不下小易、小珊。”完全没有其它选择,况且两个小家伙私生子身份什么的,也该是时候去掉了。

“……”顾九嘴角微抽,感情是为了两个孩子?

只是不管过程如何,最终的结果这女人服了软,顾九也没过多计较。

对于陆秋萌,顾九并没有恶感,否则当初也不会留下她。

纵然如此,一路上,顾九心情都有些飘飘然,直到归家,躺在床上休息时,顾九斟酌了一下用词,问陆秋萌:“你生母与秦柏年离婚,你怎么看?”

“能离最好,不离也没什么大了。”至于秦家若敢欺负秦母,她不介意让秦家人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顾九抹脸,真凶残!

“你有什么主意?”陆秋萌自然不可能相信,顾九特意提起这事,是为询问她的意见。

“秦柏年似乎很在意那个叫美琳的女人,还有秦琬琬。”顾九的想法很简单,也很粗暴。

直接找人让美琳、秦殡琬母子一起拍部******片,然后把片子发给秦柏年,到时候想怎么协议,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若是秦柏年不在意,那么他不介意再拍一部,两个女主不便,只是男主将会变成秦柏年。

****什么,哪怕秦柏年心再大,秦老爷子为了秦家的名声,也会同意两人离婚之事,把底片拿走。

只是,这件事到底不怎么光彩,所以顾九没打算让秦子凌沾上,省得日后被秦家反咬一口,最后还得自己收拾残局。

听完顾九那轻飘飘的建议,陆秋萌整个人都惊呆了。

虽然她一直知道顾九不是什么好人,毕竟能毫不眨眼的灭掉弑血堂上千条人命的隐杀头子,怎么可能会是善良人士?

只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会那么损。

不计不成再生一计,一计比一计毒。

当然,不可否认,很有用便是了。

好吧,是她从良太久了,骤然面对这种事,竟然有些适应不良。

显然,顾九也发现了这一点,不由的有些无语。

说好的三观不正,心私阴暗的杀手呢?怎么能如此纯良?

陆秋萌抬手拍了拍脸蛋,直直的望着房顶的天花板,“我果然老了!”

顾九:“……”

有了顾九的帮忙,原本对离婚一事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秦母,忽然接到了秦家通知,改天到律师楼签字,不由的感到一阵惊诧。

而接到通知的那一天,正是顾九、陆秋萌两人举行结婚典礼的那一天。

本来因为两人婚礼而眉开眼笑的秦母,顿时喜上眉稍,一扫近两个月的郁气,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

顾九要娶陆秋萌,遭到了顾母顾父的极为反对,然而夫妻两人再硬气,在顾九找上顾老爷子俩祖孙在书房聊了小半个小时候,拍板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后,亦是没辙。

如今顾文耀虽然已经在顾九的帮助下,正式进入顾氏,可到底还没全部交到顾文耀手里,顾父、顾母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

婚礼上,众多来宾发现,顾父、顾母脸上的笑容要多勉强就有多勉强。

不过,他们也只敢在私底下偷偷讨论,在顾家人面前并不敢瞎说。

顾九真的娶了陆秋萌,最高兴的莫过于顾大伯、顾三叔等人,面上的笑容怎么敛都敛不住,与臭着一张脸的顾父、顾母全部相反。

毕竟,在他们看来,陆秋萌一个不被秦家承认的千金,没有秦家作靠山,还真算不上什么。

不过,秦母和汪家为了给陆秋萌撑场子,不仅让陆秋萌从汪家出嫁,还送出上千万的陪嫁。

再加上顾九私下的补贴,两个小家伙的赞助,加上她自己多年的积蓄,陆秋萌的嫁妆可谓是土豪级别。

两个小家伙充当了花童,一男一女正好,模样可爱不说,陆小易那张与顾九相似的脸色,更是让人尖叫。

只是婚礼中发生了一件尴尬的事,当初两个小家伙在z市可不止骗了顾九的奶粉钱,还有其他人的。

毫无意外,在婚礼上撞上了。

当看见陆小易、陆小珊和陆秋萌这个冰山美人时,曾有幸被两个小家伙索要过奶粉钱的众成功男士,眼睛都大了。

陆小易记忆好,认出了其中两个,先是一怔,随即回予一个大大的笑脸。

值得一提的是,被陆秋萌送到国外的金如斯出席了这场婚礼。

金如斯坐在草坪后边,静静的望着两人牵手走向神父,昔日的回忆渐渐与之重叠,在神父的见证下,结婚夫妻。

当神父宣布两人结成夫妻之时,金如斯不由的抬头望向了天空。

天空是那么的蓝,那么的纯净。

几秒后收回视线,没再看进行婚礼的主角,对站在身后身躯魁梧的高大男子,轻轻的道:“走吧。”

没有惊动任何人,金如斯如同他来时般,悄悄的来,悄悄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金如斯离去的时候,陆秋萌似忽有所觉,猛的抬头四处张望,只来得及看见一道高大离去的身躯,没待她探究,便被儿子的声音把注意力拉走了。

“妈咪,你在看什么?”陆小易踮起脚尖,朝着她看的方向望了过去,然而人儿太小,中间又有那么多来宾观礼,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没什么。”陆秋萌抬头再看时,那道奇怪的身影已经消失

可能是她的错觉吧,金如斯若是来了,又怎会不与她联系?

豪华的婚礼根本让她没空去纠结这个问题,在来宾的起哄之下,她的头纱被顾九掀起,两人十指相扣,来了一个**的法式****。

(一全文完一)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