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特级做人爱C级

<!--go-->

这厢皇上是想的入神了,那厢冷倾城和君皓轩却是在烤肉烤的非常的欢快。冷倾城瞟了一眼皇上手中那已经和木炭差不多的肉,对君皓轩说:“我们要不要告诉父皇,他的肉已经变成木炭了啊,这样父皇才好有个心里准备吧。”

君皓轩也看了眼皇上手中的“木炭”,笑了笑,“没事,谁知道父皇是不是就喜欢这味道呢,如果是,那我们告诉他不是多此一举?如果不是的话,那也不要告诉了,谁三他在烤肉的时候不专心,如果告诉他了,保证又要过来抢你的了,你信不信。乖,还是快点烤你的吧,我饿了,还等着吃呢。”君皓轩这话说的好笑,就算是皇上的口味再怎么的特别,也不会喜欢这种已经和木炭差不多了的的东西吧,再说了,抢冷倾城的?开玩笑了,他确定他抢的过?

冷倾城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再看皇上了,刚才想要提醒皇上一下的善心也不见了,只是专心的烤着自己手中的肉,么看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在喊饿啊,她还要喂饱他呢,至于等下皇上发现了自己手中的木炭而没有东西吃,咳,那就真的是不关她的事了。

看着这肉差不多了,冷倾城就把自己刚才弄来的调料弄在肉上面,让本来就已经非常香的肉变得更加的香了,冷倾城把肉举佛自己的面前看了看,嗯,色泽金黄,还不错。

大概是闻到了冷倾城烤肉的味道,大概是自己饿了,皇上慢慢的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皇上看到自己手中的“木炭”时,有点回不过神来,眨巴了下眼睛,然后又看看冷倾城手上那金黄色的烤肉,眨巴了下眼,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手中的烤肉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确定是肉不是炭吗?

冷倾城看到了皇上的动作,心中偷笑了下,以前还不觉得,怎么今天才发现皇上也是有这么呆的一面啊。君皓轩自然是知道冷倾城在想什么的,刮了下冷倾城的鼻子,“淘气。”冷倾城对着君皓轩吐了吐舌头,然后把自己手中的一根木棍给了君皓轩,说:“吃吧,可以了。”

君皓轩拿过这木棍,闻了下,“倾城,好香啊,好厉害啊。”说着,君皓轩还咬了一口,顿时本来就已经非常香了的烤肉散发出更加诱人的香味。“倾城,真的很好吃耶。”好吧,他就是故意的,看到父皇手中那已经成为了木炭的烤肉,再看看自己手中金黄色的烤肉,这种反差不是一般的大啊,不过,也不是一般的爽啊。

冷倾城翻了个白眼,说:“是烤肉香,烤肉好吃,倾城一点都不香,也不好吃!”这个君皓轩就是故意说这么模棱两可的话的吧,真是……太欠揍了!

接收到了冷倾城的白眼,君皓轩又咬了一口手中的烤肉,说:“谁说的,明明我家小城儿就比这烤肉不知道可爱了多少倍。”也言下之意,就是拿冷倾城和谐手中的烤肉比了,不过,君皓轩也确实是存了两分那么揶揄的心思在里面。

面对如此之没脸没皮的君皓轩,冷倾城已经处于无语的状态了,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练啊,就真的是天下无敌了,面对这么一个已经是天下无敌的人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相比于冷倾城的无语,皇上更多的是无奈,喂喂喂,我说对面那秀恩爱的那两个人,对,没错,就是你们两个,这么明目张胆的打情骂俏真的好吗?打情骂俏也就算了,你们难道没看到自己手中拿着的木炭吗?这个时候你们不是应该把自己手中的东西给他才对的吗?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倾城……”皇上在纠结了一下之后还是开了口,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话的话,对面那两个人就真的可能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什么事?父皇你说话。”冷倾城大方的看着皇上,一脸的诚恳,满脸都是:你说,只要有事你就说,我一定帮嗯办到。

皇上被冷倾城这个表情噎了下,可是还是继续说了,“倾城你看朕都不会烤,不如你帮朕烤吧。”说着,还真就这么看着冷倾城了,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看着冷倾城手中那已经烤好了的肉。除了给君皓轩的两块,冷倾城自己咬了一块,还有一块的,说不定………

冷倾城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的烤肉,又看了看皇上,“可是父皇,儿臣要吃烤肉啊,手里拿着,哪里还有余地去帮您烤。”

“倾城可以把手中的肉给父皇吃了的,然后倾城再烤就是了。”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皇上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了,不容易啊,和这孩子绕圈子,终于绕完了啊。

冷倾城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皇上,然后把手中没有吃过的烤肉给了皇上,口中还说着,“原来父皇是想要吃儿臣的烤肉啊,早说嘛,早知道的话儿臣帮父皇烤了就是,儿臣还以为父皇品味独特,就喜欢这……特别的烤肉呢。”说到最后,冷倾城还装做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看着皇上。

君皓轩闷笑了下,倾城这是摆明了在调侃皇上啊,这也太明显了吧,如果说她是无心的,估计都没有人会相信,见过有谁说自己是无心的,然后还把别人给推坑里去了吗?

听到冷倾城的话,皇上的手一抖,刚刚拿到手的烤肉差点没掉到地上去。品味独特?喜欢特别的东西?她那只眼睛看到自己是喜欢这木炭一样的烤肉啊摔!还有你那揶揄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啊!自己不就是一个出神了没有把肉烤好然后向你开口了么,用的着这个样子吗?这是摆明了嘲笑的节奏啊!

觉得自己的心头在滴血的皇上默默的咬了口手中的烤肉,他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要和冷倾城说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了,而且明显还是自己吃亏的那种。恨恨的咬了口肉,皇上觉得,自己这是再咬冷倾城,这么一想,刚才不舒服的心情果然是好多了。

冷倾城又割了两三块肉叉在木棍上面烤着,心里面却在想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皓轩,我们要怎么回到京城?”从这里爬上去?别开玩笑了,又不是壁虎,再说了,就算是壁虎,你能爬这么原?一阵山风吹过来,你就已经掉下去了。可是如果从下面走的话,那也不知道是要走多久。

君皓轩闻言手中吃烤肉的手顿了下,“明天再找出路吧,现在天都已经黑了,难道小城儿还是传说中的夜猫子,能够夜中视物如白昼不成?”说着话的时候,君皓轩的口中满满的都是调笑。

的确,在这里他们算是人生地不熟的了,现在又是在晚上,还有两个伤员,就算是在原地等待天亮,都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更何况还是要去在夜晚找路,还是等到天亮了之后再说比较好。

“也不知道京城里面怎么样了。”皇上抬头看着黑色的天空,天空用还有很多星星再闪烁着,一闪一闪的特别的漂亮,整个天空像是铺着钻石的黑色绒布。

“父皇是在担心什么,大哥吗?”君皓轩说话间,手又慢条斯理的撕下了一块金黄色的烤肉,然后看着皇上。如果是他的话,他也会非常的担心的,毕竟那是他的国家,而自己的儿子还不知道是不是和外人勾结在一起想要图谋自己的国家,而自己却又不在都城,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君主的皇上,自然是更多的担忧的。

“不,我是在担心整个齐国。”皇上悠悠的开口。若说担心太子,那纯属是扯淡,毕竟太子还是联合了外人把他这个父皇都算计了呢,他担心的,只不过是整个齐国。

自己的孩子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皇上立了太子的时候,就知道太子这个人的性格是非常容易改变自己的决定的,现在情势还不怎么明朗,如果太子和唐文勾结在一起只是因为想要这个皇位也就罢了,可是如果唐文还另有所求呢?而且这个求还是伤害了齐国的根基的话,那不但是太子,就是他,也是整个齐国的罪人啊。

听到皇上的话,君皓轩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母妃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在大本营的,就算不在了,也应该是回宫了才是,可是母妃和皇后的关系一向不好,自己又不在京城,天知道母妃会被皇后怎么样折辱。还有倾城的母家,冷家,谁又知道太子会怎么样呢。

看到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不对,冷倾城笑了,“你们在想些个什么,难道你们想了,现在就能回去了吗?不可能!所以还不如好好的吃了睡了,明天再想办法回去就是。”

这厢皇上是想的入神了,那厢冷倾城和君皓轩却是在烤肉烤的非常的欢快。冷倾城瞟了一眼皇上手中那已经和木炭差不多的肉,对君皓轩说:“我们要不要告诉父皇,他的肉已经变成木炭了啊,这样父皇才好有个心里准备吧。”

君皓轩也看了眼皇上手中的“木炭”,笑了笑,“没事,谁知道父皇是不是就喜欢这味道呢,如果是,那我们告诉他不是多此一举?如果不是的话,那也不要告诉了,谁三他在烤肉的时候不专心,如果告诉他了,保证又要过来抢你的了,你信不信。乖,还是快点烤你的吧,我饿了,还等着吃呢。”君皓轩这话说的好笑,就算是皇上的口味再怎么的特别,也不会喜欢这种已经和木炭差不多了的的东西吧,再说了,抢冷倾城的?开玩笑了,他确定他抢的过?

冷倾城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再看皇上了,刚才想要提醒皇上一下的善心也不见了,只是专心的烤着自己手中的肉,么看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在喊饿啊,她还要喂饱他呢,至于等下皇上发现了自己手中的木炭而没有东西吃,咳,那就真的是不关她的事了。

看着这肉差不多了,冷倾城就把自己刚才弄来的调料弄在肉上面,让本来就已经非常香的肉变得更加的香了,冷倾城把肉举佛自己的面前看了看,嗯,色泽金黄,还不错。

大概是闻到了冷倾城烤肉的味道,大概是自己饿了,皇上慢慢的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皇上看到自己手中的“木炭”时,有点回不过神来,眨巴了下眼睛,然后又看看冷倾城手上那金黄色的烤肉,眨巴了下眼,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手中的烤肉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确定是肉不是炭吗?

冷倾城看到了皇上的动作,心中偷笑了下,以前还不觉得,怎么今天才发现皇上也是有这么呆的一面啊。君皓轩自然是知道冷倾城在想什么的,刮了下冷倾城的鼻子,“淘气。”冷倾城对着君皓轩吐了吐舌头,然后把自己手中的一根木棍给了君皓轩,说:“吃吧,可以了。”

君皓轩拿过这木棍,闻了下,“倾城,好香啊,好厉害啊。”说着,君皓轩还咬了一口,顿时本来就已经非常香了的烤肉散发出更加诱人的香味。“倾城,真的很好吃耶。”好吧,他就是故意的,看到父皇手中那已经成为了木炭的烤肉,再看看自己手中金黄色的烤肉,这种反差不是一般的大啊,不过,也不是一般的爽啊。

冷倾城翻了个白眼,说:“是烤肉香,烤肉好吃,倾城一点都不香,也不好吃!”这个君皓轩就是故意说这么模棱两可的话的吧,真是……太欠揍了!

接收到了冷倾城的白眼,君皓轩又咬了一口手中的烤肉,说:“谁说的,明明我家小城儿就比这烤肉不知道可爱了多少倍。”也言下之意,就是拿冷倾城和谐手中的烤肉比了,不过,君皓轩也确实是存了两分那么揶揄的心思在里面。

面对如此之没脸没皮的君皓轩,冷倾城已经处于无语的状态了,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练啊,就真的是天下无敌了,面对这么一个已经是天下无敌的人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相比于冷倾城的无语,皇上更多的是无奈,喂喂喂,我说对面那秀恩爱的那两个人,对,没错,就是你们两个,这么明目张胆的打情骂俏真的好吗?打情骂俏也就算了,你们难道没看到自己手中拿着的木炭吗?这个时候你们不是应该把自己手中的东西给他才对的吗?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倾城……”皇上在纠结了一下之后还是开了口,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话的话,对面那两个人就真的可能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什么事?父皇你说话。”冷倾城大方的看着皇上,一脸的诚恳,满脸都是:你说,只要有事你就说,我一定帮嗯办到。

皇上被冷倾城这个表情噎了下,可是还是继续说了,“倾城你看朕都不会烤,不如你帮朕烤吧。”说着,还真就这么看着冷倾城了,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看着冷倾城手中那已经烤好了的肉。除了给君皓轩的两块,冷倾城自己咬了一块,还有一块的,说不定………

冷倾城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的烤肉,又看了看皇上,“可是父皇,儿臣要吃烤肉啊,手里拿着,哪里还有余地去帮您烤。”

“倾城可以把手中的肉给父皇吃了的,然后倾城再烤就是了。”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皇上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了,不容易啊,和这孩子绕圈子,终于绕完了啊。

冷倾城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皇上,然后把手中没有吃过的烤肉给了皇上,口中还说着,“原来父皇是想要吃儿臣的烤肉啊,早说嘛,早知道的话儿臣帮父皇烤了就是,儿臣还以为父皇品味独特,就喜欢这……特别的烤肉呢。”说到最后,冷倾城还装做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看着皇上。

君皓轩闷笑了下,倾城这是摆明了在调侃皇上啊,这也太明显了吧,如果说她是无心的,估计都没有人会相信,见过有谁说自己是无心的,然后还把别人给推坑里去了吗?

听到冷倾城的话,皇上的手一抖,刚刚拿到手的烤肉差点没掉到地上去。品味独特?喜欢特别的东西?她那只眼睛看到自己是喜欢这木炭一样的烤肉啊摔!还有你那揶揄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啊!自己不就是一个出神了没有把肉烤好然后向你开口了么,用的着这个样子吗?这是摆明了嘲笑的节奏啊!

觉得自己的心头在滴血的皇上默默的咬了口手中的烤肉,他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要和冷倾城说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了,而且明显还是自己吃亏的那种。恨恨的咬了口肉,皇上觉得,自己这是再咬冷倾城,这么一想,刚才不舒服的心情果然是好多了。

冷倾城又割了两三块肉叉在木棍上面烤着,心里面却在想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皓轩,我们要怎么回到京城?”从这里爬上去?别开玩笑了,又不是壁虎,再说了,就算是壁虎,你能爬这么原?一阵山风吹过来,你就已经掉下去了。可是如果从下面走的话,那也不知道是要走多久。

君皓轩闻言手中吃烤肉的手顿了下,“明天再找出路吧,现在天都已经黑了,难道小城儿还是传说中的夜猫子,能够夜中视物如白昼不成?”说着话的时候,君皓轩的口中满满的都是调笑。

的确,在这里他们算是人生地不熟的了,现在又是在晚上,还有两个伤员,就算是在原地等待天亮,都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更何况还是要去在夜晚找路,还是等到天亮了之后再说比较好。

“也不知道京城里面怎么样了。”皇上抬头看着黑色的天空,天空用还有很多星星再闪烁着,一闪一闪的特别的漂亮,整个天空像是铺着钻石的黑色绒布。

“父皇是在担心什么,大哥吗?”君皓轩说话间,手又慢条斯理的撕下了一块金黄色的烤肉,然后看着皇上。如果是他的话,他也会非常的担心的,毕竟那是他的国家,而自己的儿子还不知道是不是和外人勾结在一起想要图谋自己的国家,而自己却又不在都城,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君主的皇上,自然是更多的担忧的。

“不,我是在担心整个齐国。”皇上悠悠的开口。若说担心太子,那纯属是扯淡,毕竟太子还是联合了外人把他这个父皇都算计了呢,他担心的,只不过是整个齐国。

自己的孩子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皇上立了太子的时候,就知道太子这个人的性格是非常容易改变自己的决定的,现在情势还不怎么明朗,如果太子和唐文勾结在一起只是因为想要这个皇位也就罢了,可是如果唐文还另有所求呢?而且这个求还是伤害了齐国的根基的话,那不但是太子,就是他,也是整个齐国的罪人啊。

听到皇上的话,君皓轩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母妃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在大本营的,就算不在了,也应该是回宫了才是,可是母妃和皇后的关系一向不好,自己又不在京城,天知道母妃会被皇后怎么样折辱。还有倾城的母家,冷家,谁又知道太子会怎么样呢。

看到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不对,冷倾城笑了,“你们在想些个什么,难道你们想了,现在就能回去了吗?不可能!所以还不如好好的吃了睡了,明天再想办法回去就是。”

这厢皇上是想的入神了,那厢冷倾城和君皓轩却是在烤肉烤的非常的欢快。冷倾城瞟了一眼皇上手中那已经和木炭差不多的肉,对君皓轩说:“我们要不要告诉父皇,他的肉已经变成木炭了啊,这样父皇才好有个心里准备吧。”

君皓轩也看了眼皇上手中的“木炭”,笑了笑,“没事,谁知道父皇是不是就喜欢这味道呢,如果是,那我们告诉他不是多此一举?如果不是的话,那也不要告诉了,谁三他在烤肉的时候不专心,如果告诉他了,保证又要过来抢你的了,你信不信。乖,还是快点烤你的吧,我饿了,还等着吃呢。”君皓轩这话说的好笑,就算是皇上的口味再怎么的特别,也不会喜欢这种已经和木炭差不多了的的东西吧,再说了,抢冷倾城的?开玩笑了,他确定他抢的过?

冷倾城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再看皇上了,刚才想要提醒皇上一下的善心也不见了,只是专心的烤着自己手中的肉,么看到旁边还有一个人在喊饿啊,她还要喂饱他呢,至于等下皇上发现了自己手中的木炭而没有东西吃,咳,那就真的是不关她的事了。

看着这肉差不多了,冷倾城就把自己刚才弄来的调料弄在肉上面,让本来就已经非常香的肉变得更加的香了,冷倾城把肉举佛自己的面前看了看,嗯,色泽金黄,还不错。

大概是闻到了冷倾城烤肉的味道,大概是自己饿了,皇上慢慢的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皇上看到自己手中的“木炭”时,有点回不过神来,眨巴了下眼睛,然后又看看冷倾城手上那金黄色的烤肉,眨巴了下眼,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手中的烤肉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确定是肉不是炭吗?

冷倾城看到了皇上的动作,心中偷笑了下,以前还不觉得,怎么今天才发现皇上也是有这么呆的一面啊。君皓轩自然是知道冷倾城在想什么的,刮了下冷倾城的鼻子,“淘气。”冷倾城对着君皓轩吐了吐舌头,然后把自己手中的一根木棍给了君皓轩,说:“吃吧,可以了。”

君皓轩拿过这木棍,闻了下,“倾城,好香啊,好厉害啊。”说着,君皓轩还咬了一口,顿时本来就已经非常香了的烤肉散发出更加诱人的香味。“倾城,真的很好吃耶。”好吧,他就是故意的,看到父皇手中那已经成为了木炭的烤肉,再看看自己手中金黄色的烤肉,这种反差不是一般的大啊,不过,也不是一般的爽啊。

冷倾城翻了个白眼,说:“是烤肉香,烤肉好吃,倾城一点都不香,也不好吃!”这个君皓轩就是故意说这么模棱两可的话的吧,真是……太欠揍了!

接收到了冷倾城的白眼,君皓轩又咬了一口手中的烤肉,说:“谁说的,明明我家小城儿就比这烤肉不知道可爱了多少倍。”也言下之意,就是拿冷倾城和谐手中的烤肉比了,不过,君皓轩也确实是存了两分那么揶揄的心思在里面。

面对如此之没脸没皮的君皓轩,冷倾城已经处于无语的状态了,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练啊,就真的是天下无敌了,面对这么一个已经是天下无敌的人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相比于冷倾城的无语,皇上更多的是无奈,喂喂喂,我说对面那秀恩爱的那两个人,对,没错,就是你们两个,这么明目张胆的打情骂俏真的好吗?打情骂俏也就算了,你们难道没看到自己手中拿着的木炭吗?这个时候你们不是应该把自己手中的东西给他才对的吗?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倾城……”皇上在纠结了一下之后还是开了口,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话的话,对面那两个人就真的可能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什么事?父皇你说话。”冷倾城大方的看着皇上,一脸的诚恳,满脸都是:你说,只要有事你就说,我一定帮嗯办到。

皇上被冷倾城这个表情噎了下,可是还是继续说了,“倾城你看朕都不会烤,不如你帮朕烤吧。”说着,还真就这么看着冷倾城了,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看着冷倾城手中那已经烤好了的肉。除了给君皓轩的两块,冷倾城自己咬了一块,还有一块的,说不定………

冷倾城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的烤肉,又看了看皇上,“可是父皇,儿臣要吃烤肉啊,手里拿着,哪里还有余地去帮您烤。”

“倾城可以把手中的肉给父皇吃了的,然后倾城再烤就是了。”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皇上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了,不容易啊,和这孩子绕圈子,终于绕完了啊。

冷倾城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皇上,然后把手中没有吃过的烤肉给了皇上,口中还说着,“原来父皇是想要吃儿臣的烤肉啊,早说嘛,早知道的话儿臣帮父皇烤了就是,儿臣还以为父皇品味独特,就喜欢这……特别的烤肉呢。”说到最后,冷倾城还装做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看着皇上。

君皓轩闷笑了下,倾城这是摆明了在调侃皇上啊,这也太明显了吧,如果说她是无心的,估计都没有人会相信,见过有谁说自己是无心的,然后还把别人给推坑里去了吗?

听到冷倾城的话,皇上的手一抖,刚刚拿到手的烤肉差点没掉到地上去。品味独特?喜欢特别的东西?她那只眼睛看到自己是喜欢这木炭一样的烤肉啊摔!还有你那揶揄的眼神是怎么一回事啊!自己不就是一个出神了没有把肉烤好然后向你开口了么,用的着这个样子吗?这是摆明了嘲笑的节奏啊!

觉得自己的心头在滴血的皇上默默的咬了口手中的烤肉,他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要和冷倾城说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了,而且明显还是自己吃亏的那种。恨恨的咬了口肉,皇上觉得,自己这是再咬冷倾城,这么一想,刚才不舒服的心情果然是好多了。

冷倾城又割了两三块肉叉在木棍上面烤着,心里面却在想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皓轩,我们要怎么回到京城?”从这里爬上去?别开玩笑了,又不是壁虎,再说了,就算是壁虎,你能爬这么原?一阵山风吹过来,你就已经掉下去了。可是如果从下面走的话,那也不知道是要走多久。

君皓轩闻言手中吃烤肉的手顿了下,“明天再找出路吧,现在天都已经黑了,难道小城儿还是传说中的夜猫子,能够夜中视物如白昼不成?”说着话的时候,君皓轩的口中满满的都是调笑。

的确,在这里他们算是人生地不熟的了,现在又是在晚上,还有两个伤员,就算是在原地等待天亮,都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更何况还是要去在夜晚找路,还是等到天亮了之后再说比较好。

“也不知道京城里面怎么样了。”皇上抬头看着黑色的天空,天空用还有很多星星再闪烁着,一闪一闪的特别的漂亮,整个天空像是铺着钻石的黑色绒布。

“父皇是在担心什么,大哥吗?”君皓轩说话间,手又慢条斯理的撕下了一块金黄色的烤肉,然后看着皇上。如果是他的话,他也会非常的担心的,毕竟那是他的国家,而自己的儿子还不知道是不是和外人勾结在一起想要图谋自己的国家,而自己却又不在都城,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君主的皇上,自然是更多的担忧的。

“不,我是在担心整个齐国。”皇上悠悠的开口。若说担心太子,那纯属是扯淡,毕竟太子还是联合了外人把他这个父皇都算计了呢,他担心的,只不过是整个齐国。

自己的孩子自己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皇上立了太子的时候,就知道太子这个人的性格是非常容易改变自己的决定的,现在情势还不怎么明朗,如果太子和唐文勾结在一起只是因为想要这个皇位也就罢了,可是如果唐文还另有所求呢?而且这个求还是伤害了齐国的根基的话,那不但是太子,就是他,也是整个齐国的罪人啊。

听到皇上的话,君皓轩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母妃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在大本营的,就算不在了,也应该是回宫了才是,可是母妃和皇后的关系一向不好,自己又不在京城,天知道母妃会被皇后怎么样折辱。还有倾城的母家,冷家,谁又知道太子会怎么样呢。

看到两个人的表情都有点不对,冷倾城笑了,“你们在想些个什么,难道你们想了,现在就能回去了吗?不可能!所以还不如好好的吃了睡了,明天再想办法回去就是。”

本書源自看書辋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