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

<!--go-->

天蒙王朝的边界,在星魔山上有一座楼宇依山而建,淹没在绿树中。

没有人知道在那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物中住的是谁,也没有人知道楼宇的主人为何要将住所建在山顶上。

要知道,星魔山生来陡峭,若不是武功高强之人,尚且没有办法上到那山顶之上。

楼宇名为魔煞重楼,若是在晚上朝着星魔山看去,倒是依稀能够看见细碎绚烂的灯火在闪烁。

而这魔煞重楼的主人,却是外界盛传善于用毒的魔星。

听说,这魔星出手的时候,想要人死,那人便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活不了。

此番,魔煞重楼的下人们却是不知道从何处听来的消息,据说楼主魔星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女人。这可是第一次,魔星虽生性风流,任凭如何在外面沾花惹草,但是从来都不会将外面的女人带回楼里。

即便是有外人想要到魔煞重楼来拜访,都要看魔星的心情。

迄今为止,此时躺在客房里的那个女人,却是第一个被魔星带回来的。

更重要的是,楼主还没日没夜的守候在床边。

一时间,整座楼宇都在纷纷议论这个从天而降的女人,同时在各种猜测她的来历,有人说是魔星的未婚妻,也有人说魔星只不过是偶然在外面捡到了一个女人罢了,看着人家受伤了,才把她给带回来。

总之,对于楼主突然带了个女人回来的行为,下人们众说纷纭。

然,冷夕颜却是在魔星的守护之下,从昏迷中醒来。

待到醒来之后,睁眼却见了魔星的脸。

冷夕颜顿时面色一沉,阴冷无比的盯着魔星,眼里带着明显的敌意。

魔星却如同初见时的那般,嬉皮笑脸的看着冷夕颜,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冷夕颜的身上游移了一番,最终却是愣愣的落在了冷夕颜微微泛白的脸上。

“你看你,身子都虚弱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有功夫跟我闹腾,你真是不要命了啊?”

虚弱?

她冷夕颜是如此强大,什么时候虚弱过?

“这是在哪儿?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冷夕颜面色狐疑的瞅了魔星一眼,眸光鄙夷。

魔星却是无谓的摊开双手,甚是得意的回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啊,这里可是我的家。”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天晚上你在与我打斗的过程中晕倒了,我就把你给带回来了。”

“你……”

冷夕颜自知与魔星多说无益,索性不再言语,兀自起身就要走。

殊不知,掀开被子一看,却见自己身上只是穿了一套白色素衣罢了。纳闷的看了看自己身上,冷夕颜倏尔抬头,冷冷的瞪着魔星。

“这是怎么回事?”

“你那天晚上穿的是丫鬟的衣服,开始吃的所谓的解药不过是白山给你的假药罢了,那丹药对你而言,没你一点效用。”

难怪……当时会觉得头晕目眩的,还腹痛难忍。

“你放心,虽然你长得很漂亮,但是我魔星不是会趁人之危的人,你的衣服是我让下人给你换的,你大可以放心。至于你中的毒,我已经给你解开了,但是你现在的身子还很虚弱,而且,你最近一年……不是,说错了,一段时间都不能动用内力了,要不然的话……”

这魔星说话支支吾吾的,似乎在有意隐瞒什么。

“你不用吓唬我,我不吃你这一套。”

冷夕颜左右瞧了一眼,却见床头边的衣架上正挂着一套女装。随即扯了过来套上,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却也是丝毫都不拖沓。

倒是魔星看的一愣一愣的,嘴巴微张,就差口水从嘴巴里冒出来。

见着冷夕颜是真的要走,这才迅速的回过神来,赶忙拉住冷夕颜的手臂,却不想冷夕颜猛地一甩手,魔星便被生生的甩出了一仗的距离。

便是趁着这个空当,冷夕颜头也不回的拉开了房间门。

“喂,你等等,我还有事情没有跟你说完。”

魔星心下一紧,慌忙对着冷夕颜说道。

冷夕颜淡然一笑,倏然间回头,冷冷的回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我想说的是,你……”

要怎么说出口呢?

看着冷夕颜的模样,自己定然是不知道的吧?

若是自己如此贸然的告诉她,她又怎么会相信呢?再者,她跟赫连寒彻已经分开了这么长时间,此番心里想的定然是赫连寒彻,更加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了。

这个女人,似乎永远都是那么高傲,那么冷漠呢!

“我如何?”

冷夕颜唇角一扬,唇边含着一抹淡漠的笑。

“你……你的身子太过虚弱了,我觉得你还是先在我这儿多呆几天吧,我保证,等你的身体恢复了之后,我会送你回去的。”

魔星犹疑了片刻,这才弱弱的对着冷夕颜说道。

谁想,冷夕颜却是冷冷的瞪了魔星一眼,没好气的回道,“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故意给我吃了些什么东西,想要困住我。你不是白山那个老头派来抓我的吗?”

对了,白山。

白山竟然会想到派人来看住自己的话,肯定也会派人去为难赫连寒彻的。

“我……”看样子,她是不相信自己了。

一袭白袍子加身的魔星失去了往日的潇洒,倏然间变得极其小心而怯懦。

“你如何?”

“我……有些事情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我敢跟你保证,现在在我这儿,你会很安全,白山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但是,你如果坚持要走,并且被白山抓到的话,我就不敢担保会不会被他给抓回去了。另外,你也不用担心赫连寒彻,他毕竟是万灵王,怎么可能会那么弱?”

万灵王?

魔星他竟然知道彻是万灵王?

须臾,冷夕颜的眉头紧皱,面色狐疑的盯着魔星。眼里满是诧愕,眸光渐而变得阴寒。

魔星却是丝毫都不介意一般,冲着冷夕颜淡淡的说道,“我已经跟你说了,至于你是不是相信我说的话,我也管不着,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今天你不能离开我这魔煞重楼。”

要是冷夕颜这个模样冲出去的话,别说是就算耗尽内力冲进了相府,找到了赫连寒彻,怕是……

哎,一个女人而已,何以会要强到这个地步呢?

“不能离开?你凭什么禁锢我?”

“就凭……”魔星顿了顿,倏尔崭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来,极其神秘的对着冷夕颜说道,“就凭你在我这儿,才能够好好调养身体,你之前已经动用了内力,所以现在身子很虚弱,还有,你最近都不能用百鬼一和文,否则的话,你的身体会扛不住他的反噬之力。”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看起来与自己年龄无异的男子,对自己的事情会如此的清楚?他竟然知道赫连寒彻是万灵,知道自己的手上有百鬼一和文,除了这些之外,他还知道什么?

魔星许是被冷夕颜那灼热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羞涩不已,原本白皙的面庞也在倏然间变红。

冷夕颜却似是没有看见一般,冷冷的瞅了魔星一眼,淡淡的啐道,“你还知道什么?你怎么会知道赫连寒彻是万灵王?你怎么会知道我有百鬼一和文。”

“我……”

魔星却是突然间犹豫了,支支吾吾的半晌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冷夕颜却在暗自揣度,这魔星与慕容婉看起来相交甚好,他知道这么多事情,是不是……慕容婉也知道?

那慕容婉看起来对赫连寒彻心怀不轨。

而白山也因为疼爱唯一的孙女对赫连寒彻虎视眈眈。

呵,冷夕颜啊冷夕颜,你爱上的男人,当真是优秀的很呢!

“你若是不肯说,我便也不为难你,谢谢你相救,告辞!”

冷夕颜面无表情的道了一声谢,随即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虽然房间门口站了两个守卫,见着冷夕颜出来,却还是一言不发的让冷夕颜走了。

倒是魔星,远远的在冷夕颜的身后,目送着其离去。

要知道,这魔煞重楼可是在星魔山的山顶,而下山之路崎岖却不已,每一条道路都充满了飞禽走兽,各种凶险,若不是魔煞重楼里的人,是不会知道下山的路怎么走的。就凭着冷夕颜现在的身体状况,别说是走下山了,能不能走出这栋楼宇,便是个问题。

“楼主,就这么让她走了吗?”

身旁伺候冷夕颜的丫鬟见着冷夕颜离去,却是弱弱的询问了一声。

魔星却是摇摇头,随之一声长叹,淡淡的回道,“是啊,就这么让她走了,她要走啊!她要走,我总不能留着她,是不是?但是她现在的状况,怕是就算我有心放她走,她也走不了啊!”

“难道您不打算告诉她吗?她其实……”

丫鬟忧心忡忡,看着魔星的眼眸中,闪出疑虑的光来。

魔星稍稍偏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丫头一眼,倏尔,面色一沉,没好气的回道,“我倒是想告诉她,她也要相信才是。”

“她现在的状态,应该听不进别人的劝告吧,楼主,您又何必煞费苦心呢!”

魔星不语,瞅了丫头一眼,便迈开步子,沿着之前冷夕颜离开的方向走远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