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高贵美熟妇泄身

“啊哈,我似乎明白一点你真正的用意了!”

阿瑞斯组织的所谓“作战会议”,在扯皮了长达一个小时之后,忽然被耐维尔重重的拍击桌子中断了。 ()在艾席拉这间并不宽敞的房间内,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这死气沉沉没完没了的讨论,也是该有个人站出来打乱一下沉闷的局面了。

“恕我直言,阿瑞斯,你故意撇开喀秋莎,而不是像招呼我和赛琳娜前来一样,‘打扰’她的休息,是因为你根本没想让她参加这场会议!”耐维尔自从赛琳娜对他加以提醒之后,已经开始不怎么信任阿瑞斯,所以他在这个无论如何也争论不出结果来的时刻,开始了蓄力已久的发难,“你留下喀秋莎,并不是为了让她帮助你的手下看管货物。在座的可能都或多或少知道,以莉安娜的身手,要从凡事总会疏忽大意的喀秋莎眼皮底下偷走一点东西,那是易如反掌的。实际上,你不让她前来,是害怕她会带走一部分你合用的人手,去搜寻她的亚马逊姐妹布蕾兹,我说的没错吧?”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必隐瞒什么了。”阿瑞斯好像料到耐维尔会说出这些来,冷笑一下之后,将目光指向了哈姆雷特,“我可不会像你那样啰嗦一大堆,现在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挑明了吧,哈姆雷特,还有那边的三位来自哈洛加斯的战士,你们究竟是要帮助喀秋莎搜寻失踪人口,还是帮我夺回‘西刚的卫道’大元帅饰剑?”

“我擦,你还真够直接啊!”耐维尔没想到自己非但没有阻止阿瑞斯的抢人行动,反而促使他提前下手了,不过这也难不倒随机应变能力极强的耐维尔,他苦笑一下之后,也将目光落在了哈姆雷特脸上,“我不关心别人,只是……哈姆雷特。你要帮哪边?”

“这个……”哈姆雷特是个老实人,对眼下这种纠缠不清的局面压根就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一开始他只是一门心思帮助自己崇敬的前辈阿瑞斯设计西刚套装夺还作战的计划,分毫没有顾及到喀秋莎那边的情况。可是经耐维尔的一语点破,他立即发觉自身进退两难,因为他已经从赛琳娜那里得知,希拉带走了大部分搜寻布蕾兹的队伍,现在喀秋莎能用的人手。不过只有伊瓦、卡西奥佩娅和一个出工不出力的米山而已,撑死了再加上两个没有心智的女武神。但是。曾经与穷凶极恶且来去无踪的黑刀海盗交过几次手的哈姆雷特也知道,单单凭阿瑞斯的那点正规军,加上急先锋等三个人,配合艾席拉的那些下三流部队,对付在东部大陆势力庞大的黑刀海盗是万万不够的。

“我们当中缺乏一位有足够强大的机动能力,而且擅长于战士们之间决斗作战的人才。”阿瑞斯见哈姆雷特犯了难,忽然话锋一转,反而将了耐维尔一军,“据我的观察。赛琳娜小姐勉强适合来扮演这个角色,但如果你们传言中那位风之德鲁伊能够前来助一臂之力的话……”

“(好厉害的家伙!)”耐维尔暗暗咬牙切齿,但碍于阿瑞斯有正当理由,又不好发作,只得皱紧眉头,用略显呆滞的目光盯着他,“(知道哈姆雷特可能为了与喀秋莎的友情而放弃协助他的义务。所以干脆从我身边挖走赛琳娜?!这样一来,哈姆雷特说不定也保不住了呢,不成,得想办法制止他!)”

“不,阿瑞斯先生,我觉得这件事您有些操之过急了。”赛琳娜见耐维尔一时哑火。立即接上了话头,与阿瑞斯针锋相对,“我们手中现在有六件套装的部件,而对方只有一件,看似有点优势。但从实际上来说,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所以夺还作战的难度和风险很大。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大费周章、兴师动众的去搜索敌人藏匿赃物的地点,而是想办法守护好我们的所有。这期间,我们可以派出一两支由实力派战士组成的侦察队,搜寻线索,而其他人大部分二十四小时守候货物。在这同时,尽量多从库拉斯特周边寻找帮手。至少博瑞阿斯和肯尼应该在北面的法利兰特镇,离这个地方也没有多远的路程,幸运的话一周之内就可以找到他们。”

“这两位德鲁伊教徒,我会派手下去请。”阿瑞斯忽然一抬手,打断了赛琳娜的辩论,“但是,赛琳娜小姐,我们现在必须直面一个残酷的现实,那就是距离武道会开幕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必须夺回那把大元帅饰剑,否则我们德莱克摩尔家族的英名,外加我作为圣骑士团一员的荣耀,将从此荡然无存!”

“好吧,这的确是个大问题。”耐维尔见阿瑞斯有些激动了,连忙站起身来打圆场道,“不过从紧迫性角度考虑,布蕾兹的失踪才是我们现在最该关注的事情,因为她杳无音讯多一天,不但喀秋莎她们会忧心忡忡,而且布蕾兹本人的生命安全也会充满越来越多的未知数。所以,我建议部分采纳赛琳娜的意见,让哈姆雷特和杰马利去帮助喀秋莎,而去库拉斯特废墟那边搜索敌人留下的蛛丝马迹,还是交给急先锋他们吧。至于你,阿瑞斯,我看还是呆在城中,守护好剩下的几个部件,才是上上之策——我感觉莉安娜很快就会自己‘送货上门’的。”

“即便最理想的情况下,刺客莉安娜落入我们的陷阱,她也有能力全身而退,因为我们之中无一人可以有完全的把握将其堵截住。”阿瑞斯的语气有点生硬,不过他自己很快缓和了下来,“对不起,我这并非是在质疑大家,请原谅我有些情不自禁,因为我们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综合大家的意见,我的想法是,由艾席拉队长镇守城中,布下陷阱,等候敌人自投罗网,而我们屠魔战士主动出击,两者配合起来,总比大家全部都呆在这里傻等要强上一百倍。”

“我倒是有个主意。”帕里斯突然举手。打断了几人的争论,看得出他是深思熟虑了好久才决定发言的,“既然这套套装被称为庇护所世界的传奇,那么何不干脆让几个莉安娜奈何不了的战士分别随身佩戴一两个部件?比如说,让急先锋大哥用正宗的西刚套装盾牌,替换下他现在的‘凤凰’盾,让赛琳娜小姐使用套装的战靴……我想这样我们也就不必担心大队外出搜索时的装备看守问题了。”

“这个提议听起来是不错。但是,我们现在对黑刀海盗的了解并没有那么深。”阿瑞斯几乎未加思索。便否决了帕里斯的提案,“据我所知,莉安娜的实力应该远在黑刀海盗一、二号人物之下,而我们大家谁也没有把握能强接她那漫天花雨似的飞镖而安然无恙。所以,一旦黑刀海盗这次全力以赴,我们这样化整为零,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各个击破。至少从现在的证据来看,黑刀海盗具备制造亚空间魔法隔断的能力,想要孤立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人。简直易如反掌。”

“怎么,帕里斯,难道你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些作为最终优胜者奖品的东西了吗?”急先锋冷不丁在背后发出一声大喝,把帕里斯吓了一跳,“我们决不能做这种有违武道会精神的事情,即便我们之中未来可能有人站在最高领奖台上,你明白吗?”

“好的。好的,老大,我只是随口提一句建议而已嘛。”帕里斯见自己的提议一下子被两个领袖级人物枪毙了,悻悻的摆了摆手,表示自己闭口。

“其实吧,这个想法还是蛮好的……”耐维尔耸耸肩。比一般的屠魔战士要见过更多世面的他,带着一点试探的口气,向阿瑞斯问道,“首先声明啊,我不是要故意向你打听消息的,可昨夜在残破神殿废墟中,你曾经向我们透露过。这套套装的部件很多都非同小可。可能你们之中没有几人知道,但我作为迪卡凯恩先生的学生,对魔法物品的了解,以及上古传奇力量的熟知,还是要胜大家一筹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件套装的盔甲、手套、战靴和佩剑,底材都是这个世界上极其罕见的物品,而你们知不知道,这些超乎寻常的物品在物归其主之后,能够爆发出靠直观无法发觉的独特隐藏属性——比如说,力天王战靴,就可以以力量点数提高压碎打击概率。”

“是的,我和耐维尔曾经亲眼目睹过力天王战靴这种装备。”赛琳娜回想起耐维尔打算送给自己一双手工力天王战靴作为“生日礼物”,结果险些造成一场毁灭噩梦的场景,不由得心中嗟叹,“我相信,其他装备也应该具有相当可观的隐藏属性。其实不用说别的,单单是力天王战靴几乎两倍于极速靴的踢击伤害,就可以让它完胜我现在装备的升级版‘食肉骑士’了。”

“我再强调一遍,谁都不可以打那些装备的主意,赛琳娜小姐!”阿瑞斯依然倔强的坚持己见,而且急先锋显然也坚定的站在他的这一边。

耐维尔略微察言观色了一下,悄悄地拽了拽赛琳娜,示意她赶紧坐下来,因为急先锋那充满戾气的眼神说明,他们对分配装备的要求,好像已经触及到了他这名哈洛加斯勇士的底线——毕竟这套套装是哈洛加斯的神器,这样分配到与野蛮人部族毫不相干的人身上,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对不起,我们不会再提这些不着调的建议了。”耐维尔无奈的陪着笑,让阿瑞斯和急先锋按下火气,“只不过……我们绕了半天的圈圈,似乎又回到讨论的原点了。在当前人手不够,坐守尚且不足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主动出击呢?”

“人手的话,我会陆陆续续从附近召集一些来,但是我们不能这么等下去,只能先从残破神殿入手,查找敌人的下落。”阿瑞斯看了看急先锋等三人,继续说道,“那么现在我们就敲定吧,由我带十名亲兵,以及三位哈洛加斯的勇士,前往残破神殿寻找莉安娜使用过的传送魔法阵的遗迹,哈姆雷特和他的雇佣兵,可以协助喀秋莎搜寻她失踪的伙伴,而赛琳娜小姐,最好随同艾席拉队长一起。镇守在库拉斯特海港内,因为我剩下的十几名守卫,不足以对抗莉安娜。请原谅,我需要一个真正能压制住她的人,而你是不二人选。这样分配任务,大家有什么异议吗?”

“好吧,你说了算……”耐维尔已经被折磨的有些发疯了。他也想尽快结束这个根本称不上会议的会议,“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尽量尽快的找到足够多、足够强的帮手。另外。我必须得友情提醒你一下,博瑞阿斯的女儿现在还在黑刀海盗手里,肯尼又被莉安娜迷得神魂颠倒,这两个人能不能出全力还是未知数,更何况他们是一队居无定所的浪荡游神,所以你最好能找到合适的替代品。呃……其实论pk能力的话,祝福之锤圣骑士托尔也不比风德博瑞阿斯差到哪里去。”

“托尔可能也无法抽身出来,据说他最近一直在静养。”哈姆雷特摇了摇手,打消了耐维尔的念头。“人手总会有的。只是最近要辛苦赛琳娜一下了,守护最重要的东西,却没有合适的帮手,想来也是苦差事呢。”

“那么,我这个累赘就更不能呆在她身边了……”耐维尔苦笑一下,囧着脸看了看一脸木讷的赛琳娜,“对不起。亲爱的,看来我们别无选择了。”

“仅仅只是暂时的分开,耐维尔先生不是还有未竟的试练任务,要继续进行下去么?”阿瑞斯好像有点不悦,再一次重申了他命令的权威性,“好了。诸位,既然都已经明确任务,我们就各司其职,各就各位吧!”

这也许是头一回,耐维尔在会议之后觉得脑内空空。阿瑞斯的战略战术根本不像一个沉稳老练的指挥官,反而有点像是狗急跳墙不择手段的疯子。这样安排下去,看似涓滴不漏。每个细节都有人来“照顾”,但实际上,环与环之间早已经严重脱节。如果说这是大胆冒进的话,也远没有帕里斯的提议有建设性。

“喂,我说赛琳娜,那张字条上写着的,不要相信外来者,在你看来,如何用到阿瑞斯身上呢?”耐维尔百思不得其解,无奈的挠起了头,“他的确看上去很古怪,在敌暗我明、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还要选择分兵,而且只安排你一个人看守西刚套装,这不是在发疯么?如果他没疯,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阿瑞斯在给我们玩什么把戏。”

“我也说不清楚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他要追回那把剑的信念,毫无疑问是非常坚定的。”赛琳娜默默颔首,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看起来我是没有办法想明白了,除非立即有什么线索展现在我的面前……但,这怎么可能呢?除非我们能够自己去彻查一番。”

“彻查一番?”耐维尔忽然受到了启发,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可就在他准备闷头细想之际,久候在场外的黛娜和杰莉,就像从天而降一般,结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耐维尔老师,您是有什么苦恼吗?”杰莉用她那十足弱气的口吻,将耐维尔搞得浑身打了个冷战,一下子跳出了思绪。

“哎呀,不是啦……”耐维尔还是不太习惯杰莉称呼自己为老师,脸上竟然泛起一点点红色,“只是觉得我们现在的局面很被动,如果莉安娜恰在防御最薄弱的时候来袭,阿瑞斯的手下,还有艾席拉的士兵们,几乎都是摆设。一旦赛琳娜对付不了她,那么……”

“这你担什么心,俺们家赛琳娜不是还有我这个当姐姐的罩着么!”黛娜飞身侧扑,趴在了赛琳娜的后背上,就像一块牛皮糖一样怎么甩也甩不开,“啊啦啦,猫猫啊,这种没日没夜的值守可是很难熬的,就算平时有人替你站岗放哨,关键时刻只要喊出你来迎敌就好,但那漫长的等待,还有不得不时刻保持战斗状态的麻烦,简直比盛夏时节沼泽地里的蚊虫还要烦人!”

“这几个小时还好啦,起码哈姆雷特还没有离开。”耐维尔看了看艾席拉的门前,正在握手告别的阿瑞斯和哈姆雷特,默默的叹了口气,“哎,虽然喀秋莎一直嘴硬,但傻子都看得出来,她这会儿一定担心死了,恐怕睡也睡不踏实。可能要不得几个钟头,哈姆雷特就得跟她上路了。噗,说来也真是逗,明明大家搜寻的地方都是库拉斯特废墟,干嘛要把任务分得那么细致。”

“打住!”黛娜忽然从赛琳娜的身上脱离开来,托着下巴给两个心事重重的人相了半天面,“啊哈,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的心思完全不在阿瑞斯分配的任务上——赛琳娜嘛,我就不猜了,猜着也是毫无技术含量的。而耐维尔,你是想去‘天堂的试练’再走一遭,对吧?”

“该死的蛔虫……”耐维尔鼓起一侧的腮来,半闭着眼睛无奈的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 十分抱歉,近日身体不适,更新严重受阻。而且月末熊猫要被派出去进修一段时间,整个一月份恐怕无法更新,特此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