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情趣用品羞耻play文

靳云深将她圈在怀里面,低头眉头静静的看着怀里面的萧惹,虽然目光里面还有一些温柔,但绝对不止是那么温柔了,还夹杂着一丝沉冷。网

这个男人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只会温柔的男人,他的目光冷冽而直接,让她有些躲避不开。

靳云深到底是怎么了。

或者说,以前那个靳云深不是真正的靳云深,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靳云深,陌生的让她有些害怕。

“靳云深,你到底是谁?”萧惹一双美目高贵冷艳的盯着靳云深醢。

“小惹,我就是我呀,你还能是谁?”靳云深的声线低沉的可以,就是故意用这样子的声线来诱惑着她。

萧惹想要推开他,却无济于事,因为这个男人的力气哪里是她可以推得动了,现在的靳云深简直就是一座山一样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完全就是推不动的。

“靳云深,你还好意思说!”说到这里,萧惹就气炸了,这个男人现在还有脸敢说这件事情缇。

竟然骗了她这么久。

“小惹,你想说什么。”他冲着萧惹故意眨眨眼,然后勾着嘴角一笑,那神情完全就是勾人心魂的没边。

“什么叫我想说什么,我问你,你现在叫靳云深呢,还是宋凛律呀,或者说我应该叫你宋总?”萧惹一脸不悦的瞪着他说道。

听到这里,靳云深笑了起来。

“我不是宋总,我只是你的老公呀,小惹。”靳云深直接把头倾在她的耳边,然后低声的说道。

听到这话,萧惹忍不住的想要踢他,不过在她踢过来之前,他就已经双腿夹住了她的腿。

“老婆,你想废了你下半生的性福吗?”靳云深继续在那里诱惑着她说道。

萧惹的脸一下子不争气的就红了起来。

为什么现在她满腔的怒火,就让他这么一句话给全部浇没了。

靳云深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在她的身上下了咒了吗?

“靳云深,你这个流氓。”萧惹气呼呼的冲着他大吼。

“放心,我永远只会对你一个人流氓。”靳云深说完就直接吻了上来。

所谓的解释全化成了一个吻。

第二天,萧惹在浑身酸痛中醒过来,然后看着身边侧躺着的男人,他的手臂轻轻的搭在她的腰上,将她搂在他的怀里面。

萧惹一动,他就睁开了眼睛。“小惹,醒了?”

萧惹点了点头,然后有些木愣的看着他。

“靳云深,现在,可以好好的跟我解释一下了吗?”萧惹努力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之后,直接开口问他。

靳云深半坐起身,然后看着她。“小惹,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是不舒服的。”

“什么哪里不舒服,我很舒服!”萧惹瞪了他一眼不悦的说道,然后脸都红成一片了。

靳云深喜欢她这个样子,笑了起来。

“现在,你可不可以直接解释了。”

“小惹,我全部都告诉你。”靳云深不再说了,一本严肃的把全部经过都告诉萧惹,既然决定要坦诚,那就直接坦白一些。

萧惹听着,靳云深说着。

听到最后的时候,萧惹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恨宋家,恨宋子卿。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宋子卿会是那样子丧心病狂的一个男人,靳云深身上的伤,全是宋子卿打伤的,一条条的全是证据,靳云深不愿意除掉就是为了要让他永远记住这个耻辱。

“靳云深,之前是我错怪你了,原来子卿哥一直是那样子对你,这些伤当时留下来的时候,一定会是特别的疼吧。”萧惹很认真的说道。

“没事了,都过去了,况且现在我都报仇了。”靳云深握着她的手认真的说道。

“但你还是骗了我。”萧惹特意一脸生气的看着他说道。

“是,是我骗了你,我不应该骗你的小惹,但当时的情况不能如实的和你说,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靳云深特别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萧惹想过不原谅他的,可是他所经过那些非人的待遇之后,她没有办法不愿意他。

“我可以原谅你,但是要看你的表现。”萧惹特意这样子说。

靳云深一听勾着嘴角笑了起来。

这样子虽然是没有直接说原谅他,可是他知道,萧惹已经是原谅她了。

“谢谢你小惹。”

“不要谢得早,你现在是宋氏的总裁了,以后我们可是竞争对手。”萧惹故意这样子跟他说。

让这个男人偷偷的骗了她这么多。

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竞争对手?我怎么可能和自己的老婆成为竞争对手呢?”说着靳云深就扑了下来。

一大清早就这样子荒唐的开始了。

靳云深正式接手宋氏,尽管林漫来闹过,不过被宋苍佑阻止了。

宋子卿直接被宋苍佑送出了国,这是靳云深要求的,当年他是怎么对靳云深,现在他就要怎么对宋子卿。

靳若桑依然还住在那里,因为她住在那里习惯了,林漫还偷偷来找过靳若桑,要让她跟靳云深求求情,不过都让靳云深阻止了。

“林漫,我说过,当初你们怎么对我们,我今天就怎么对你们,如果你再这样子闹,你就离开宋家。”靳云深很平静的说道。

之后林漫不敢再过来闹了。

靳云深的生活终于可以平静下来了。

几个月后萧氏体检,萧惹发现有了身孕十周。

然后靳云深联合两个妈妈不再允许萧惹上班,好好的在家安胎,于是直接由他来接手掌管萧氏的事情。

这样子,靳云深就正式接管宋氏和萧氏两家公司。

因为萧惹怀孕安胎的事情,靳云深把靳若桑接到了萧宅过来住,靳若桑也没有任何的意见。

这样子萧惹一睁眼就面对两个妈妈,时时刻刻都在那里盯着她,真的是有让她有些崩溃。

“靳云深,我现在这样子叫安胎吗?简直就是坐牢,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明明才三个月不到,我还可以上班的,现在这样子……我真的很不适应,什么时候才能解放呀。”等到靳云深回到了家里面,萧惹直接向他抱怨道。

“等到宝宝出生就可以了。”靳云深搂着她说道。

自从有了宝宝之后,萧惹的脾气越来越大了,这一切他都可以包容下来的,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那还得半年啊,感觉好久。”萧惹整个人要崩溃了,只想快一点把孩子生了,然后她可以快一点回到公司上班。

现在她宁愿每天高强度的工作,也不要这样子干巴巴的在家里面呆着。

“没有多久的,我天天会回来早陪着你的。”靳云深很温柔的说道。

“靳云深,你那么忙,不需要天天这么早回来陪我。”萧惹心疼他说道。

这些日子为了早一点回来陪她,他每天会带很多的工作回家,一般等她睡了之后,他还会工作到很晚。

所以,萧惹也会心疼他这样子。

现在两家公司都由他在管,就是有再大的能力,也会累的,萧惹特别的心疼。

“老婆,再忙,你和宝宝都是最大的,我没有关系。”靳云深搂着她温柔的说道。

萧惹不再担心,靳云深的能力,这几个月宋氏的人都看到了,他的能力可比宋子卿厉害多了。

在孩子出生之前的几个月,靳云深真的就是做到了,不管手上的工作有多少,除非是必要出差之外,他天天都会早回家陪着萧惹。

然后会等萧惹睡了之后,再把余下的文件全部看完。

等到孩子预产期的时候,靳云深整个人瘦了一圈,看得萧惹满心的心疼。

“靳云深,你瘦了?”

“我没事,小惹,很快就要到预产期了,你不要太紧张,因为我会陪着你的,你放心。”靳云深握着她的手说道。

“等到时候,我陪你进产房生产,好吗?”

等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萧惹还是拒绝了,因为她很不愿意让靳云深看到她生孩子的一面。

所以,在产房外面守着的靳云深一直就坐立不安,两位妈妈看到他这样子,忍不住安慰他。

“云深呀,没事的,你相信小惹,她是一个特别坚强的孩子,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阿深,不要担心,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紧张揪心的半小时过去之后,产房的门开了。

“恭喜靳先生,是一个小王子,680克,母子平安。”助产护士抱着孩子出来了。

“我老婆呢,老婆呢?”靳云深看了一眼白胖的儿子,连接都没有去接,担心着他的老婆来了。

“靳夫人,很勇敢,现在很好。”

靳云深直接进去了,然后握着身子虚弱不堪的萧惹。“老婆,辛苦了,那个臭小子,让你受苦了。”

说完,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

“儿子呢?”萧惹问。

“妈妈们抱着。”

“怎么办,我喜欢女儿。”靳云深握着她手开玩笑的说道。

“那我们再要一个女儿好不好。”萧惹虚弱的一笑。

看到萧惹难受成这样子,靳云深立马摇头了。“不要,你怎么能看到你第二次这么痛苦呢?一次就够了。”

靳云深只是心疼她的痛。

不过,由不了他说不,因为等到他们的臭小子萧腾两岁的时候,萧惹偷偷的怀上了孩子,她想要一个女儿,更是因为靳云深很喜欢女儿。

甚至连女儿的名字她都想好了,就叫潇洒,希望女儿可以活得潇洒快乐。

靳云深知道之后,整个人都气坏了。

不过十个月之后,他们迎来了小公主潇洒,靳云深还是高兴坏了。

看到靳云深抱着小公主笑得那么开心,萧惹就是再痛也是值得了。

一家四口,一双儿女,一个好字,这是最圆满的。

---题外话---

亲爱的,全文到现在就已经正式完结了,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样子的结局,至少果子很喜欢,也是很用心写的一个结局,果子一直希望所有一切都是圆满美好的,也许依然还是会有一些小遗憾。

选择今天完结,正好碰上六一,是一个特别好的日子,祝大家六一快乐,果子爱你们,新文见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