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顾少轻轻宠

碰!~

碰!~~

在我意识完全消失之后,听见黑暗中有东西跳动的声音。

碰!~~~

又是一下。

伴随着每一次的跳动,我的五感一个又一个的回来了,可以听的见九尾妖狐吸食我精髓的声音。

不!~不是吸食,我感觉到,我失去的精髓,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面,那种感觉,是那么的清晰可辩,绝对错不了。

“怎么会这样?”九尾妖狐不甘的叫着。

碰!~

又是一声,意识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面,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种奇妙的感觉,出现在我的心口,我的身体,不住的漂浮了起来,浮在了半空中。身体内不断的向外涌现着

能量,那些能量,围绕着我的周身,隐隐约约的形成了龙的图案,之后,这些能量急剧的流动,射入了我的心脏。

“啊……”

我大喊一声,身体的状态,一下子恢复到了比战斗之前还要好的境界。

“龙……龙之……心!”九尾妖狐哆嗦着说。

“龙之心。”我重复着九尾妖狐的话,不错,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我的意识中,却多了二个概念,那就是龙之心的能力,还有一个能力,我扫了一下,差点没把我

吓到,“龙之祭”。

上次对付蛟龙时候,自动触发的技能,现在我居然已经领悟到了这技能的使用方式了。这样一来,我就进入到了龙剑士的最强阶段,离终极阶段,只差一步之谣了。因为龙剑

士的终极形态,是超越人类身体极限的。

“妖狐。”我大声的说到,“我不想破坏这里人间仙境般的环境,你把剑全部交给我,我可以原谅你对我的伤害,放过你。”

“不可能。”九尾妖狐坚决的回答着。

“哎……”我摇摇头,说,“不知所谓的家伙。”

说完,我用能量从自己的右手避出了一滴血,掉落在了地上,地上即刻出现了被我放小了的龙的图案,不断的冒着青烟……

“龙……龙……”九尾妖狐已经彻底的崩溃了,情急之下,把所有的剑都取了出来,她的身体也起了变化,出现了9只胳膊,每只手都拿着剑,赤血剑、幻橙剑、绿杀剑、紫

破剑、青冥剑、七星剑,暗黑幻影匕,还有两把不知道是什么的剑。

“来啊,看看是你的技能厉害,还是我厉害。”九尾妖狐的语气,有点慌乱,不过她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是有些吓人,整个一个千手观音,而且是拿着剑的千手观音。

不过,好景不长,因为她的幻橙剑还没有归位,所以,一出现在一起,这些剑之间的强大吸力,立刻相互牵引了起来,九尾妖狐把握不住,七星剑和其他五剑飞到了空中,而

暗黑幻影匕是有灵体的剑,在九尾妖狐被合剑的情景惊吓而短暂的失去了把握力的时候,脱离的她的手,消失在了空中。

同样的情景,七星剑上第五个槽也点亮了。

此刻,我的龙之祭,也已经完成,小型的青龙,盘绕在了我的身体周围。

“灭。”

我呼喝一上,小青龙飞舞了出去,瞬间穿过了这九尾妖狐的身体,几个来回,然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周围,安静了下来。

七星剑掉落在了九尾妖狐面前的地面上,暗黑幻影匕也再次出现,掉落在了地上,还有她手中另外两把剑,也掉落在了地上,金属的撞击声,清晰可辩。余声,消失了。

我用手一挥,利用风元素的能量,搁空将剑全部拣了起来,兵器一到手,失去的那些能力,顿时之间,全部回到了身体里。

来不及查看新的七星剑的属性和剩下的两把剑到底是什么剑了,因为我感觉到不远的地方,一个熟悉的能量正在靠近,是暗黑能量波给我的提醒,如果没错,如果没有猜错,

应该是拥有天狱魔弓的怒龙,这家伙还真死心,居然追到了这里。

我懒得和他都,因为和弓手对战,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划算。

最后看了这九尾妖狐一眼,悄悄的绕了过去,离开了现场,而九尾妖狐也在片刻之后,消失在了原地,化成了片片的飞絮,消散在空气中。

********

长沙站的行程,在经历了诸多的困难之后,算是圆满的结束了,按照和琴儿的约定,我起程赶往宛城,如果我估算的没错,这会,琴儿应该已经在赶往宛城的路上了。

抽了点点空,查看了一下七星剑新的属性:

七星剑:乃上古时期一把神秘的绝世好剑分解而成,是此剑的剑灵,拥有强大的能量,只有其他的分解为7把剑的剑魂才能打开这七星剑被封印的能量。(已找回五把剑魂)

物理攻击力72 术法攻击力52 敏捷45 力量45,持久5000/5000。附带属性:5%的几率秒杀任何对象,拥有神秘力量(尚未开启)

以激发的能力

1、幻化出已经收集到的剑魂,并可控制幻化出来的剑魂进行御剑攻击 ;

2、拥有已经收集到的剑魂的能量加持;

3、拥有雷电般的速度加持;

4、毒素免疫;

5、幻术;

6、??????

7、??????

“幻术!”

看着这个奇怪的属性,我不迷糊了起来,这介绍未免也太简单了一点,记得以前玩游戏的时候,幻术是用来迷惑敌人的技能,这里也是,幻境,某些阵法,也都是用来迷惑敌

人的手段,难道我……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使用,算了,反正去宛城的时间还长,慢慢试就好了。

接着,又拿出了其他的两把剑来看了一下。算是不错,一把是四极兵器中的剑,东极剑,还有一把是古兵器巨阙剑。也不知道是那两个倒霉鬼的。

东极剑在这里,就不作介绍了,极寒之兵器,但可惜的是,只有拥有极寒之体的人,才能将它的威力发挥到极限,其他的人使用,只能发挥起基本的属性,能力在现在的情况

下,是平常的兵器而已。

巨阙剑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铸剑大师欧冶子他为越王所铸,一共铸造了湛庐、纯钧、胜邪、鱼肠、巨阙五剑,这些剑一直没有出现过,也不听闻有人得到过,可是,却

让我在这里得到了这五剑中的一剑,这是什么缘故?不过,铸剑大师的作品,果然非凡,这巨阙剑一出现,就隐约带这一丝霸气,正好,可以给破军,这家伙和这巨阙剑的霸气,

有几分相似,应该会喜欢的。

*******

驾……

离开长沙,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半个月有余,这段时间,可以说,是过的最平静不过的日子,有点散心的感觉,也许是傲视天下这家伙累了,想让我休息一下了吧。

新野城外。

听到不少人在议论诸葛家的事情,让我想起了那个鬼灵晶怪的诸葛亮,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水镜先生如今已经在刘备那边,不知道他现在会不会还在新野隐居。

想着,我按照记忆,来到了水镜先生的居所,还没到,我就已经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外面不但尸痕遍野,而且茅屋已经不在,有的,只是一片废墟,接着,我又打听

卧龙岗的情况,我想既然水镜先生已经离开,又不带孔明,他应该会在家隐居才是。

不过,我又想的太天真了,这个时空的历史,已经被我们无意之中给破坏了,孔明的家,像水镜居一样,一点生机也没有。

孔明究竟去了那里?

我担心了起来,虽然,我不认为孔明会帮我,帮不帮我已经不重要了,可相识一场,想想,是难免的。

想着,就在附近打听了起来……

“哈哈哈……”

听到这笑声,我就知道,麻烦又来了,孔明没有找到,却找到了在这里等待刺杀孔明的人,而且是我熟悉的几个,飞鹰、一剑、飘零和江湖远。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没想到,你居然在天狱的攻击下,还能逃到这来。没逮到诸葛亮,逮到你,算你倒霉了,柳如风。”飞鹰阴森森的说着。

“是你们?”我扫了一下周围。

“不用看了,就我们四个。”飞鹰自信的说。

“败给你了几次了,不过,这次,可没有那么好运了。”一剑自信的说。

“确实,你们三个蛮值得佩服的,每次来行刺我,总会给我带来惊喜,不知道你们这次又研究出了什么阵法。”我笑着说道。

“不会让你失望就是了,本来,是为孔明准备的,不过让你先体验一下,也无妨。”飘零接着说道。

“希望如此,不然,我会很失望的哦。”我取笑着说,“还有,这一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们的。”

“我们可没有说让你放,当然,我们也不会感激你的。”江湖远回敬道。

“呵呵……”我笑了起来,这个时候,能碰到他们,也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毕竟,到时候在龙啸同时对付这些拥有神兵的家伙,自问,我可没有哪个信心,少一个,是一个



“最后看一眼这美丽的世界吧,柳如风。”飞鹰咳嗽了几声,命令道,“阵法,最后的世界。”

“最后的世界。”我重复着,这名字有点怪,却充满着诱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天,暗了下来,周围的草,树,顷刻间,全部枯萎,地表,开始开列,他们四人,突然,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好强的阵法。”我感叹道,这阵法技能,发动的时候,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人,不多,比怒龙那边的八人阵法,要强上许多,加上这飞鹰还有魔刀村正,看来,他们这自信,

是有道理的。

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看不见的东西,干脆不看,用龙之眼盲打,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刚刚准备完毕,空中就出现了一把巨大的刀,向我劈了过来,不过,在飞鹰现身出刀的时候,我就找到他的位置了,所以,我一挥剑,一把巨大的剑,迎了上去,两能量组成

的兵器,在空中撞击了一下,消失了。

“你又进步了,柳如风。”飞鹰有点兴奋的说。

“你们都在进步,我怎么能不进步呢。”说完,我向他所在的那个方位,刺了一剑,数十把又我的能量组成的剑,向飞鹰刺了过去,飞鹰一闪,人消失了。

“居然被你找到了,有点意思。”飞鹰对我能发现他的位置,并不感到奇怪,不过,他又出招了,连续的向我劈来了数刀,而且这些刀来自不同的方向。

铛!铛……

连续的数声,飞鹰的刀,被我一一的化解了。

“飞鹰。说起来,我不得不佩服你,村正,能够让拥有者无限制的使用东瀛的忍术,可你也知道,这把刀是以吸食灵气为主,听说砍到人类,会使使用者被刀的灵反噬,难道

你不怕吗?”我说。

“哈哈……有见识,不过,你全对,现在这把村正,已经经过了洗礼,别说砍人类,就算砍到仙体,照样也能吸收吞噬。”飞鹰得意的说。

“洗礼!难道又是魔尊干的好事。”我猜测道。

“魔尊你都知道,看到,你知道的已经不少了嘛,这样说来,今天更加留你不得了。”飞鹰狠狠的说。

“你的忍术虽然厉害,可你知道,你每次的攻击,都必须现身,这样一来,和不隐身有区别吗?”我提醒道。

“有没有区别,待会你就知道了。”飞鹰笑着说道,说完,现身在我面前不远处,用刀指着我,说,“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准备接招。”说完,又消失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