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风流柜师

哎。好悲催。干嘛要说又呢?

第一章

人说心想事成是好事,可是我却遇见了怪事。

那天早上,我们公司一个漂亮前台小姐收到一个快递,打开一看居然是一部全新的苹果6手机。公司同事一问,原来是女同事富二代男友送的。

公司里几个人羡慕,我也随口说了一句要是有人送给我就好了。其它几个同事就让我傍富婆去,指不定还有希望。

本来就是玩笑话,谁也没当回事。可是第三天早上,我办公桌上突然多了个快递。我没多想,拆开外包装一看,里面居然是一个苹果6手机的盒子。我还以为是哪个同事跟我开玩笑,拿个空盒子来唬我,谁知道盒子拆了,里面还真有个新的手机。

这事怪了,谁那么好送我个新手机?快递上还指名道姓的。我查了查快递单号,居然就是本地送来的。我打电话问了自己几个要好的朋友和爸妈,谁也不知道这事。

晚上,我把手机带回去,用起来还挺顺溜。本来我就有个平板,我就嘀咕着:“存钱买个笔记本,三件套就齐了。”

话也是随口说,可过了两天,我办公桌上又多了一个快递,拆开一看居然是一万多的苹果笔记本。这事真邪门了,我想起前后两次自己说的话,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觉,就好像撞鬼了一样。

心想事成?真有这回事?难道我前世积阴德了?这辈子有菩萨保佑我?

事情太怪了。同事一个个问我,是不是傍上富婆了,哪个对我那么好,三天两头送好东西。傍富婆?真傍上我也就不担心了。

晚上回家,我看着手机和笔记本,不想要是假的。可是放在眼里,总感觉怪怪的,好像撞鬼了一样。临睡觉的时候,我有点不信邪,就看着房顶嘀咕道:“手机有了,笔记本有了,我还想要个手表,你们谁送我啊?”

这话我说的其实就是自嘲,不过说了之后我心里也在犯嘀咕,会不会过两天,真有人送个苹果手表给我?第一天过去了,按往常惯例不会出现。当天晚上我有点兴奋,一直到两点钟才睡,第二天上班都差点迟到。

一到公司,我就看办公桌上,上面什么都没有。按照以前惯例,基本上我说出那句话,隔了一天快递就到了。可是这一次,居然没到。

难道是我想多了?只是巧合有人送东西给我?一想到可能是巧合,我心里有失落也有轻松。失落自己真没那么好运气,事事都能心想事成。轻松的事,毕竟这事太邪乎,谁也不愿意遇见。

我坐在椅子上,收拾着办公桌上的东西。没一会,前台小妹唐悠悠就来了。我只见唐悠悠晃了晃手腕上的苹果手表道:“韩立,这手表不错啊。谁那么大方送你这东西?借我戴半天!”

“什么借你戴半天?”我愣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惊叫道:“你说这是有人给我寄来的?”

唐悠悠点头道:“是啊。一早快递送来的,我好奇就帮你拆了。别小气,借我戴半天,下午就还你!”

这前台小妹唐悠悠长得不错,脸蛋精致,身材苗条,说话声音也好听,穿得还性感。要不是她有个富二代男友,我们公司好几个单身汉都想勾搭她。她要借手表戴半天,我也不好意思说不借,最主要的事我现在心里乱得狠,一想到居然又心想事成了,全身不由自主得慎得慌。

一上午,我脑袋稀里糊涂得乱想,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事。难道真被我碰到菩萨了?有求必应?中午,唐悠悠就戴着我手表出去耍了,可是下午上班的时候却没回来。

唐悠悠没回来,我也没当回事,那手表也就几千块钱还不至于唐悠悠为了它连工作都不要戴着就跑了。

下班回家,我看着桌上手机和笔记本心里不淡定,不敢去用,也不敢开口再要东西。我理解不了现在发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骨子里觉得,如果我肆无忌惮得开口要东西,最后肯定是坏事。

菩萨保佑?我更相信自己可能是中邪了。这是也很难说清楚,叫人摸不着头脑。甚至,我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我房间装了摄像头,然后用这些来耍我。我傻乎乎得查了查房间四周偏僻处,最后觉得也不可能,谁没事用这方式耍我?就算对方有钱,也不至于这么无聊啊?

想了一晚上,我心里毛得狠,毫无头绪。

第二天周六,我睡到十点钟被电话给闹醒了。迷迷糊糊中,我一接手机就听到了公司同事王奎的声音。

“韩立。唐悠悠出车祸了,你知道吗?”王奎一开口,我一下子清醒了。

出车祸了?我连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人怎么样?”

“昨天中午她没回来就是出车祸了,老总去看过了,也没告诉我们,我也是刚才知道的。”王奎继续道:“好像人没事,不过左手被车轮碾废了。我们设计部几个商量了一下,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唐悠悠平日里和我们有说有笑,关系还不错。王奎说要去看看,我也没反对就和对方越好下午两点钟去医院看看。

下午,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心里有点慌。这事也太怪了,怎么一个人好好的,说出车祸就出车祸了呢?而且左手被车轮碾废了,我依稀记得昨天唐悠悠出去的时候是把我手表戴在左手上的。事情有点邪门,我总觉得唐悠悠出车祸会不会和戴我手表有关系。

真有那么邪?我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心里就有点发慌。要是真遇见了什么脏东西,唐悠悠戴个手表就废了左手,那我用了手机、笔记本,不就基本上死定了?

两点钟,我到了医院,王奎正好在门口等我。我跟着他一路进去到病房的时候,唐悠悠正脸色苍白得趟在病床上,左手被完全包裹着,一层一层的白绷带看着有点吓人。

“悠悠。我们来看你了!”我见唐悠悠面无血色,一旁两个老人坐在那里也是眼中含泪,就低声问候了一句。

可是,我话一出口,唐悠悠一下子清醒了,瞪大了惊恐的眼睛,打着点滴的右手颤抖得指着我,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这一幕,弄得在场人莫名其妙。其他人不知道,可是我明白,显然唐悠悠是觉得自己被车撞肯定和我那只手表有关系。毕竟,手表戴半天人就被撞了,好死不死得左手被撵了,这事太巧合太邪门儿了。

唐悠悠身子越发颤抖,越发激动,面色也开始狰狞起来,一个劲得用打着点滴的右手敲打着床,就好像发疯了一样开始嘶吼起来。

这时候医生来了,直接把我们赶了出去,说病人需要静养,不宜受任何刺激。

王奎也被唐悠悠的样子给吓到了,拉着我就从医院里出来了,然后没多说各奔东西。我走在路边,心里有点发毛,唐悠悠惊恐的眼神在脑海里一直挥散不去。

难道真被什么东西盯上了?撞邪了?在公交站台等车的时候,我也吓得不敢靠路边,生怕莫名其妙有车直接冲我撞过来。

上了车以后,我在后面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就在我魂不守舍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我妈打来的电话,心里也顿时莫名其妙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还没说几句,我妈又在例行公事,催我结婚了。

我妈说我二十七岁了,老大不小该结婚了,她也想抱孙子。这话我这两年一年得听几十遍,老妈这时候打电话唠叨这事,我心里有点烦了,一激动道:“妈。现在结婚哪那么容易。别说我没女朋友,就算有,人家女孩嫁给你,起码得先有个房啊!”

得先有个房,这话一出口,我有不自主得打了个激灵。我坐在公交车后面,外面是五六月份的天气,可是我不由自主得感觉冷得狠,连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第二章 新的文字 2

我妈还在电话里唠叨,可是我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韩立,怎么了?说话啊?”我妈在电话里催促了一句,又叫骂道:“你这死孩子,跟你妈就没话说了?”

我一下子惊醒,慌忙道:“没。公司同事找我有点事,下次说啊。妈,我先挂了!”

电话挂了,我差点一巴掌抽脸上,都怪自己嘴快,怎么好死不死又说要东西了。我不知道这次到底遇见什么了,可是我感觉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唐悠悠的下场在那里呢。

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想想也就算了,要是真掉下来绝对会砸死人的。我魂不守舍下了车,心里盘算着到时候真有人送房来,我该怎么办。

不过,我心里一直想着,却又进死胡同了。你说,小东西可以通过快递送过来,可是这房子要怎么送给我啊?总该有个人和我办手续吧。

这么一想,我倒不觉得会收到房子了,总感觉自己想多了。按照逻辑说,如果真有人和我办手续送房,那肯定不是撞邪。可是,不撞邪,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谁又会送房子给我呢?

第二天周日,我越想感觉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也渐渐不把事情当回事了,心里总想着也许真有人在我屋子里装了摄像头跟我开玩笑了,而且那个跟我开玩笑的人应该是公司的,否则第一次为什么我在公司随口说了那句话,就有人送手机了?

难道是公司老总?我们公司老总是女的,长得不错,看见我也总是笑得甜滋滋的,好像对我和其它员工不一样。一个周末,我心里乱七八糟得想着,也越发兴奋,自己会不会真被谁看上了,才跟我玩心想事成的游戏。

人的想法总是美好的,就好像买了彩票总觉得自己会中大奖。我抱着这种想法,一直到了周一早上。可是等我一大早到公司的时候,却被办公桌上一个快递送来的文件袋给吓住了。

我一看那文件袋,吓得立刻放进了抽屉里。周围几个同事,让我拆开来看看。拆?我哪敢拆啊,要真是关于房子的事,到时候我要怎么说?

几个同事见我不肯拆,也不理我了。我见周围几个不理我了,才小心翼翼得拿着刀片带着文件袋去了洗手间,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进了洗手间,我把文件袋拆开一看,差点惊得叫骂起来,居然真是一本房产证和一把钥匙,而且房产证上居然是我的名字。这事情搞大了,我一时间说不出该笑,还是该哭。

真遇见菩萨了?我一想到这些,差点敬畏得跪在地上磕几个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看着房产证心里有点不淡定了。从房产证材质来看,似乎不像是假的。我又回到办公室里,从网上查了查房产证的地址,很快那个小区的大致情况就出来了。根据情况上所说的,那个小区并不是新的,而是建了二三十年的老房子了。

事情太玄乎,我决定去查个究竟。房子居然是老房子,肯定有以前的住户,至少我可以查到这房子是谁转户给我的。我也不相信对方是傻子,不可能白转给我,只要查到其中原因,事情也应该清楚了。

下午,我和老总请了假,提前一个小时下了班,然后坐车就去了临山市东郊的那个小区。车程不远,坐出租车也就半个小时。

到了小区门口,我就见到几个老大爷坐在那里聊着天。

“大爷,请问一下,十三号楼在什么地方啊?”我看着房产证上的地址在十三号楼801室,就对门口的大爷问了一句。

一个光头的大爷穿着短袖和背心,手里还拿着个芭蕉扇子,听到我问话立刻笑了问我道:“小伙子。你要租房啊?我家也有房子租,你要不要看看?”

这是半道截生意的啊。我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才买了个房在十三号楼。”

话一出口,我也觉得好像不太对。买房的还能不知道自己买的房子位置?不过那几个大爷一听我买房在十三号楼,顿时愣了一下。

光头大爷对我问道:“你买的那一室啊?”

“801。”我也没隐瞒,直接开口道。

几个大爷一听我买房的位置,顿时都看向了我,脸上也愣住了。光头大爷眯着眼,看着我,随手指了一个方向说:“在那边,一直走。”

我谢过对方,就去往那房子走了。可是,我走着,总感觉后面有人盯着。当我无意识转身看的时候,就发现那些大爷坐在小区门口,一直在看着我,那眼神总感觉给人怪怪的样子。

不一会,我就找到了十三号楼,在第一个门口就进了电梯。这楼一共十六层,跟着我进去的还有个中年大妈。中年大妈先看见我,似乎觉得我有点陌生就多看了我几眼,当她看见我按八楼的按钮时,顿时后退了一步。

“小年轻,你住八楼?”中年大妈对我问了一句。

我见中年大妈眼神有点怪,就随口道:“一个朋友住这,来看看。”

“哦!”中年大妈不多问了,只是看我眼神依旧有点怪。

八楼有问题?我心里不禁犯嘀咕。从刚才老大爷和现在大妈的表情来看,好像这十三号楼第八层肯定发生过什么事,不然不可能一个个眼神那么怪得看着我。

我心里有点没底了,总感觉这事情有点邪,说不定真遇见脏东西了。不过,现在已经到门口了,我总要拿钥匙进去试一下,至少看过801室的情况再说。也说不定,那房产证和钥匙都是假的,有人忽悠我玩的。

到了八楼,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就感觉里面楼道有些暗,除了走到尽头的窗口,过道上根本没开灯。我在中年大妈的怪异眼神中,走进了楼道,而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心里不禁颤了一下,感觉周围冷得狠。

801室在走道尽头,我直接顺着一个个号码走过去,就到了门口。我从文件袋里掏出钥匙,试着插了进去,居然真的插进去了。我又试着一转,只听门锁咔嚓一声真的开了。

邪门了,这房产证和钥匙居然都是真的,真的有人把房子送给我了。钥匙是真的,我反而心里有点慌了。而当我进了房间,看着里面家具整整齐齐的时候,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房子装潢不是很好,甚至条件有点差,家具没几样,空空旷旷的好像很久没人来住过了。我随手按了一下门旁边的灯开关,屋子里的灯没亮,看样子是电被人切了。

天还没完全黑,房子也能看得大致清楚。我小心翼翼得走进客厅,刚没几步,就感觉迎面阳台上一阵风吹来。这风一吹来,我心里也不由自主得虚了一下,就在我回头的瞬间,正如我所料身后的门咣当一下关上了。

咣!

门轰然关上,极响,吓得我不由自主得缩了脖子。

屋子没点,我就用手机上电筒功能照着,随便在客厅看了看最后又走进了主卧室。主卧室里的床还铺着,被子也在,就好像以前的房主什么都没带走一样。而让我最奇怪的是,床头柜上还摆着一个小相框,相框里有一张全家福,里面一对夫妻正抱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笑着。

这到底怎么回事?卖房子的人离开的时候居然什么都没带走。按理说,就算被子,床铺不要了,但是照片不至于不要吧,好歹是三口之家的全家福啊。

房间里阴暗暗的,外面天色也越发嘿了。我看着那照片上三口之家的笑容,心里也越发感觉压抑。

“咳!”我重重咳嗽了一声,试着驱散自己心里的压抑,总感觉也许事情没那么邪,这些都是自己吓自己。我看了看四周,壮着胆子随意道:“真有本事啊。房子都送我了,我妈还要个儿媳妇呢,我就不信你们谁还能送个大活人给我?”

我说这话,也就是打岔,给自己壮胆。主要这事情太怪了,我想着先离开屋子,去找小区物业问问,看看着房子到底什么情况。如果能找到卖房子的人去问问,那到时候应该能解开心里的问题。

第三章 新的文字 3

出了屋子下了楼,我很快到了小区门口。小区门口那群大爷基本上都走了,只有那个光头大爷还在小区门口的保安亭里,原来对方是个看门的。

“小伙子,出来啦。”我刚接近保安亭,那大爷就主动开口了,对我道:“房子看过了?”

我点了点头,对那大爷道:“大爷。你们小区物业在哪啊?”

“找小区物业干嘛啊?”光头的大爷反问了一句,又对我道:“你是想问那房子的事吧?我们小区物业才换的,你想去问也问不出什么,你问我就行了。小伙子,你刚才说你买了十三号楼801室?大爷不是吓唬你啊,如果房子还没买,你最好不要买。如果你真买了,也最好别去住。”

大爷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里面多半死过人。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道:“大爷。那房子不会死过人吧?”

“死过。”大爷压低了声音道:“一家三口都死了。”

大爷这一句话,真把我吓到了。我想起刚才在屋子里看到的那张三口之家全家福,心里一激灵,难道死的就是那照片上的一家三口?

地址链接在下面767e;9540;4e00;4e0b;201c;阎王殿722a;26426;4e66;5c4b;201d;6700;65b0;7ae0;8282;7b2c;4e00;65f6;95f4;514d;8d39;9605;8bfb;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