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女同桌的手总是放在我的鸡上

嗡!嗡!

两声尖厉已极的划空锐啸起处,寒芒耀目,飞来了两团急漩金光如电轮飙转。 划过长空向秦战当头袭到。

灵石紧锁金童仙子的秦战,见到她居然手舞双剑,要与自己近身对战,不由得冷笑一声。忽地从天龙戒中飞出一把紫色长剑,在他身前紫光闪耀。他跃身而,抄起紫龙剑朝金童仙子那两团金光射去。

见到金童仙子飞扑而来的战鼎,刚想行动,就被秦战不客气地喝住:“回到戒指之中,我要在战斗中练剑!”

“是!”战鼎立马变小,一闪,消失在观众眼帘。

“呜——”金童仙子见到秦战居然持剑攻来,怒啸一声,煞气横飞,加快速度,飞身猛扑。

秦战急速运转九宫,将‘吞噬力场’浓缩在身外,如是披上一件七色战袍。这就是达到武皇境后的‘吞噬力场’变化——如意随人。

两人身法之快,委实快如石火电光,一闪即逝,使擂台场的观众瞠目惊奇,目不接暇。

“锵锵……”

在所有观众一怔之间,三柄长剑都是在相距约十米的距离,射出凝实的剑光,在空中一气碰撞了几十下。空中急速闪烁着一团金色、紫色剑光。然而,只有紫色剑光四散飞溅,消失在阳光之中。而金色剑光似乎被什么动物吞噬了一般,毫无一丝剑光溅出。

“哈哈哈!过瘾!”状元彩棚里的胡思成大笑着高呼道。

“他奶奶的,真过瘾!”擂台场突地有几个声音粗声喝骂,跟着呼叫。

“呵呵呵,看来浪城三霸也耐不住寂寞了!”易阳出言笑道。这是,只听一个人大声喊道:“支持珠沙组合的站到我们这边来!他先人妖妖的,我就不信那三王子硬要把输说成赢!”

另一人跟着喊道:“浪城的伙计们——有出气的吗,有出气的就回答!我们是浪城三霸的老三雷剑霸。你们在哪里?”

观众人群之中突然传出一个粗嗓子的大声笑道:“你们三个兽类是啥时候到的,怎么不来汇合我们呢?”

那老三大声嚷道:“大哥、二哥,他们在那边!”

一个瓮声瓮气声音没好气的出言道:“看到了。咋咋哇哇的叫啥!”

这时,天空中金剑来紫剑去,斗战得更是激烈。

只见金童仙子持着两支黄澄澄的金剑,暴跳如雷的吼叱:“混帐东西,不开眼的小兔崽,妖魔!嘎嘎嘎!收拾了你再去那个小丫头!”她嘴里骂声不断,而使出的战技“刺劈斩剁”,无形无迹,只见到她柔身进退腾跃。一剑又一剑凶猛攻击,一轮轮剑光色呈金黄,凝实锋利,不停地剪咬秦战身影。

秦战猛的一黑脸,一边剑来剑挡,运转吞噬力场吞噬飞来的剑光能量,毫不退缩,一边冷酷地回应道:“做你的春秋大梦!看来你这武圣只有欺负我们小孩的本事,在妖族面前恐怕你已经屁滚尿流了,真是枉为人族,不知羞耻。呸!”

金童仙子被一个童声怒骂,那真是怒不可遏,苍劲的尖叫声配合着剑势突兀而起:“啊——呀呀!气煞我也!”随着尖叫声,她的背后居然出现一个由血气凝聚而成的擂鼓,发出“嗵!嗵!嗵!”的擂鼓声,震摄心魄。

“嗤!”秦战嗤笑一声,冷冷地讥讽道:“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妖族奸细,我看你才是那石鼓变成的妖精!”

金童仙子听到秦战的骂声,身体颤抖着露出满嘴细密的森森白牙,狞笑着身形一偏,双剑分左右一斩,同时,两腿下坠后忽地将双剑飞绞而起,猛然绞向秦战的双腿。动作无形无迹,干净利落。

秦战眼睛一眯,吞噬力场忽地闪出结成一个球体。

“砰!”金童仙子那绞杀而来金剑一齐斩在吞噬立场光壁上。让秦战的身躯迅速地划破长空,飞向远处。

“嘎……”金童仙子几乎只有万分之一秒的停顿,身形闪晃中,九十九剑连成一片,追着秦战的身影暴击猛压!只见漫空的剑刃劲风在澎湃呼号,由四面八方涌合而至成一柄横空大剑,当头劈向秦战。那巨剑的强大压迫之力,让他如是被钉在虚空一般,一时之间难以闪避。

秦战惊异之中急将灵元注入吞噬力场,浑身的血气急速膨胀,仿佛被那巨剑压制在万吨石板之下,锋利的剑气不停地从各个方位切割着他的肉身。

注满混元能量的吞噬力场,呼地一下急速旋转,不管是那压制在身上的力量还是切割他身上的锋锐之气,一律疯狂吞噬,急速炼化。在那沉重的利刃刚要沾上身体的一刹那,吞噬力场才让他身躯一轻。秦战急速往右侧一翻滚,恰到好从那与吞噬力场壁已经亲吻的巨忍之下,闪电跃出。

秦战溢满一身冷汗,抬起左手揩着嘴角的殷殷血迹,暗呼道:“武圣的实力不可小嘘,哪怕是刚突破的武圣!”

可更惊愕的却是金童仙子,明明就要将敌人斩于剑下,对方却突然移开。那九十九剑凝成巨剑斩空后,在阳光中四处飞扬。她瞪着盈满戾气的双眸,不可置信地扫描着秦战,似乎在寻找让他闪开的秘密。

稚嫩而俊俏的秦战,晶莹的面孔上没有一丝毫表情,淡淡的,非常平静。平静得如一泓深渊的潭水,那神态,似是整个宇宙毁灭在他眼前也不会引起他的慌乱似的。

双方对视着沉默了片刻,在擂台场近万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又突然人影飞闪游动。天空中的“锵锵”之声连续响起,久久不停。

“夫君!蓉儿和那珠儿还在擂台上,该如何处理呀?”榜眼彩棚里,青莲扑闪着一双魅惑的双眼,看着金云娇里娇气地嗲声问道。

忽然,彩棚里出现一个以黑衣人的为首的六名大成武圣老者。那领头的黑衣老者大约便是那少了一只眼睛的原因,浑身阴煞之气哧哧外射。他的面孔瘦削露骨,眉毛稀疏,面孔肌肉紧绷,额角淌汗。神色中,流露出极度的惶急与不安。

只见那老者稽手一礼道:“属下等来迟,望三王子恕罪!”

“请三王子恕罪!”跟在他身后的人一起稽首请求道。

金云咬着嘴唇,粗大的喉结在不停的上下颤动,目光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凶光闪烁,正气与邪恶之光在他的双眸中,交替演绎。似乎还有一丝丝恋恋不舍的柔和之光穿行其间。

彩棚内所有人都静静望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金云扫了一眼木木的金羽,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嘴角,深深地吸了口气,瞳仁的光芒刹时变得如一条百步蛇似的,冷酷阴毒,而这目光,又冷酷的投向那独目老者身上,寒声哑声道:“你们六人分为两拨儿,一拨去擂台上,宣布珠沙组合是神龙岛派来的妖族奸细,同时把那珠儿捉拿;另一拨去状元彩棚,捉拿那叫龙沙的女孩儿。任何人族阻挠,有权格杀!在镇外没有进来的十名武尊,去围住云龙商行,以勾结妖族罪名,擒拿商行所有的人员。”

“尊令!”独眼老者倏然大吼了一声。六个身形忽地一闪,消失无影。

金云凶焰收入体内后,扫了一眼棚内所有人,抿嘴一笑,道:“都看着我干嘛?”

“爹爹好吓人哦!”金环儿和金灵儿一起出言后,吐了吐小舌头又看着自己的娘亲翟雨,扑闪着迷惑的大眼睛。

快速得似西天的流星的秦战、金童仙子,在空中搅起呼呼风声,在一片翻飞起落的剑光中战成一团。

“轰——”俩人的双腿突兀地撞在一起,巨响震荡天空。两个交缠在一起的身影倏然后飞。双方在相距约百米的距离对峙。

“哗——”擂台场立马喧嚣起来。

观众群中,一个五官端正,虬髯飘飞的大汉,看着仰望天空,目不转睛的浪城三霸出言道:“雷三霸!你们三人遇上那位小兄弟,能不能战胜他?”

最为魁梧的雷枪霸,摇着头,道:“难!”

“难道你们合击之技也不能?”另一个人难以置信地问道。

剑霸嘻嘻一笑,高声道:“那位小兄弟所修的功法,好像是师傅提过的混元之力,你们听说过混元之力吗?”

在三霸周围的人,一起摇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他身上。他扫了一眼四周的观众,抬起左手摸了摸脑门,嘻嘻一笑道:“呵呵呵!你们都看着我,是不是我长得特帅!”

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一副很认真的神情,出言威胁道:“雷老三!快告诉我们,什么是混元之力。信不信我回去告诉你娘子,说你又出来喝花酒,还是与五个美女喝醉了的那种场景!”

雷剑霸急忙放下抚在额上的左手,一副苦笑的神情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不是问你们吗?咱们都是从血水里一起滚的兄弟,怎么要去我婆娘面前搬弄是非呢,难道你是看上了我婆娘?没关系,把你妹子拿来调换。”

周围的观众听了,尽皆大笑。

“动了!”有人惊呼。

所有观众又一齐抬头望天。只见秦战暴起腾空,凌空的三转九折后,奇异的扑击而上。那把紫色金剑在他的前方迅捷地画出‘之’字,一波又一波的紫色剑光发出哔啵哔啵地电流声,如是一条凝实的电蛇,掠过长空,扑向金童仙子。

金童仙子见秦战居然主动攻来,气得俩眼瞪圆,一声娇喝,背后立即凝聚出一个硕大的金鼓,瞬间挥剑,划出一道凝实而锋利的剑光,斩向秦战的身影。那硕大的金鼓跟随砸下……

本書源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