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国模静静玉门极品美胞

n年后,曾经的末世安全基地,现在的联盟主城开阳城。

几个年轻人正在分享着自己的探险经历。

如今没有了新世历之前那些随处可见得人类丧尸与兽类丧尸。就像人类的异能者依旧存在一样,野兽之中的进化兽也没有消失。

进化兽的肉,味道比之普通的兽类要好上许多,是很好的食材。进化兽的皮毛、牙齿,修真者炼器的时候也有用处。等级高的进化兽,连血液都价值连城,可谓是浑身都是宝。

不少的异能者会去捕捉进化兽,一些年轻人更是将这当作不错的探险经历。

“前段时间,我和罗凝,我们两个人便在森林之中捕捉了一只四级进化兽!”穿着一身运动服的短发青年,皮肤白·皙,家庭状况明显不错。

“薛宏,你而这算什么。我一个人都捕捉过四级进化兽。”于卜涛的长相就比薛宏显得强壮的多。他的战斗力,也比薛宏要强一些。他一向是引以为傲。

薛宏却没有半点羞愧的样子,他的笑容更加得意。“你的四级进化兽,和我捕捉的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四级进化兽?”于卜涛显然不信。

“我们捕捉的可是圣元森林的进化兽,能一样?”薛宏挑了挑眉。

圣元森林,便是将圣地笼罩的那个森林。因为受到圣地的影响,森林之中的进化兽,哪怕和外面的等级一样,身体之中的力量也要比外面精纯许多。战斗力自然要强一些,相应的,无论是作为食材还是炼器材料,价值也要比一般的进化兽更高。

“圣元森林?!你们去了圣元森林?!那你们有没有去瞻仰过圣宫?”于卜涛也顾不得与薛宏争强好胜,而是开始询问自己感兴趣的圣宫。

“自然是瞻仰过了。”薛宏早就料到了这样的场景,他下巴微微扬起,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那你们找没找到地宫的入口?!”于卜涛又开口问了一句。

“哼。”还没等薛宏回答,罗凝便冷哼了一声。

“这个……地宫的入口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薛宏喝了杯茶水,掩饰下自己此时的尴尬。

说起来,他们之所以前往圣元森林,是因为罗凝十分崇拜圣后寻罂,想要去瞻望一眼圣后容颜。若不是为了罗凝,他怎么也不可能去闯十分危险的生源森林。

圣君风砚竺救世之说,有不少传言。传言圣君是仰仗着圣后手中的神器才救世成功。传言是圣后寻罂所在的研究院提出的救世方法,圣君只是执行者。还有传言说,圣君其实并不想要救世,他只是因为太喜欢圣后才扛下了这个担子。真正有救世之心的人,是圣后。

当然,有几点是可以确定的。那便是圣君风砚竺一直是最强者,他也是救世的实施者。若是没有他,现在这个世界还陷入末世之中。

那些传言无损圣君风砚竺的威仪,却让不少的女子十分崇拜圣后寻罂。后来更是又爆出了她本身实力不亚于圣君,更让女子们崇拜。无论是崇拜她本身地宫之主的实力,还是欣赏拿下圣君的撩汉本领。总之,她是成了女子心目中的榜样。

那圣宫位于龙脉最高峰,离得远远地都能看到。但是地宫却是隐藏在地底,连入口都难找。地宫里面居住的并非是人,而是僵尸。

自从丧尸被消失之后。僵尸,也就是古尸一族开始现身于人前。他们肤色比常人来说有几分苍白,隐约透着青紫,很容易分辨。他们很少出现,哪次出现,都会引起不少的轰动。

如果说外貌,古尸特有的肤色,让原本有十分美貌的人,也只剩下九分。不过,他们那潇洒肆意的姿态,带着几分古时礼仪的行径,让许多人喜欢甚至是艳羡。

现在的‘古尸’、‘僵尸’可不是的什么贬义词。据说圣后寻罂,也是一位僵尸,而且是僵尸之王。

不少的人希望寻找到地宫入口。一些异能资质不高的人,想要直接成为僵尸,走出另一条修炼道路。还有一些人本身可能是身体不好,亦或是受了重伤。濒临死境的时候,也想去寻找地宫找一条生路。当然,也有像罗凝这样,纯粹崇拜圣后,想要去瞻仰一眼的人。

薛宏与罗凝两人只在圣元森林外围转了一圈,他们这还遇到了四级进化兽,更别说深入了。

薛宏看向罗凝的视线很是无奈,他是喜欢罗凝的。在他答应罗凝要去闯一闯圣元森林的时候,明显觉得罗凝对他的态度好上了一些。罗凝的目的没有达到,对他的态度自然又回到了从前。甚至,比从前还要冷漠了一些。这着实让他无奈的很。

“你们想要去地宫?”女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们连忙抬头向旁边的桌子上看了一眼。

桌子上坐着一男一女,男子长相十分英俊,他用极为宠溺的视线看着身边的女子。女子面前的餐盘之中,有不少食物,明显都是被处理过的。男子面前却是空空如也。

他们看过去的时候男子也明显有些察觉,但也只是冷冷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继续往女子的餐盘之中夹菜。

女子就坐在那里享用美食,她的唇角微微勾起。虽说容颜算不得绝色,却总能轻而易举的吸引人的视线。察觉到他们的视线,她的微笑弧度看上去更大了几分。

“也不一定要去地宫。我们只是想要瞻仰一下圣后而已。”罗凝有几分不好意思。面对薛宏等人的时候她可以耍弄几分大小姐脾气,但是面对眼前的女子,她不知不觉的便乖顺了几分。

“我们正巧要去圣元森林,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寻罂的视线在薛宏面上停留了片刻。

“这不好吧……”薛宏觉得他们与寻罂两人陌路相逢,着实不应该就这样信任他们。

“薛宏。”罗凝的眼眸之中带上了几分失望。

“那就麻烦两位前辈了。”薛宏之前的警惕什么的都被他抛在脑后。能让罗凝高兴,他冒点险是值得的。若是有什么危险,他会挡在罗凝身前。

风砚竺微微皱眉,他看向薛宏的视线带上了几分冷厉。薛宏先是缩了缩头,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倔强的看着风砚竺。从风砚竺的角度看去,薛宏完全将罗凝的身形掩在了自己身后。

将周身的气势一收,他的手与寻罂的手掌十指交握。有些不明了寻罂为何会对薛宏有几分另眼相看,但是这人显然没有任何威胁。不仅是实力,还有他现在已经心有所属。

“我们能不能跟着一起?!”于卜涛和他身边的两个男孩也开口问了一句,视线中带着明显的期待。

“可以。”寻罂认真的将盘子里风砚竺为她处理好的膳食都吃掉,这才拉着风砚竺的手起身。“走吧。”

“好。”罗凝第一个跟在他们身后,其他人也连忙跟上。

众人使用开阳城的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了圣元森林毗邻的圣元城。从东方出城,便是圣元森林。

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十分警惕。几乎所有人都在观察着周围。只是,走了很远,周围依旧没有任何进化兽攻击,大家也就放松了下来。尤其是罗凝,左看右看兴奋地可以。

远远地看着那恢宏的圣宫,罗凝忍不住的开口。“前辈。史书上说,当初圣君救世,这圣宫突然出现。那圣后的地宫,是否也是那时出现的?”

寻罂看了她一眼。

罗凝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刁钻,这可是史学家都不知晓的事。“那个……”

“地宫是之前就有的,不过天建圣宫的时候,地宫也有了几分改变。”寻罂漫不经心的回答。

风砚竺开始建造的并不是生人居住的宫殿,而是死人居住的墓穴。在救世之后,墓穴大体没什么改变,城墙与圣宫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带着神秘的纹路。隐约能嗅到几分天道规则。之后的地宫,更是能按照她的心意改造。可以说,也算是天建了。

所谓的圣宫地宫,倒像是天地赏赐的法宝。类似龟壳的那种,怎样改变,是主人一念之间的事。

“唉?”罗凝没想到寻罂真的回答了,她的眼前一亮,又问了一句。“前辈,那圣后大人她,是不是古尸一族?”

“嗯。”寻罂点了点头。

“……”罗凝开始问一些自己觉得困惑的事,没想到,这位前辈都能答的出来。她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薛宏突然拉住了她的手。

她抬头,这才发现,他们居然已经走到了圣宫门口。罗凝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心跳加速,面上充·血。

“那个…前辈……”薛宏连忙开口喊住还在往前走的寻罂和风砚竺。

寻罂和风砚竺两人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直接往前走。薛宏等人,连忙追了上去。

“师兄,嫂子。你们怎么出去旅游一圈还带回来几个小家伙?”原修永看到两人便开口招呼。

“那女孩想要瞻仰一下小罂的容颜,小罂便将他们带来了。”风砚竺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他拉着寻罂往里走的动作却有几分急切。他想要和小罂两人单独相处,所以才会以旅游的名义离开圣地。但是回来的时候,两人之间却多了那么多电灯泡。他能开心的起来才怪。

寻罂跟随着风砚竺的脚步离开,走的时候她还不忘回头吩咐原修永一句。“修永,你将他们送下山。”

自从末世结束,世界恢复和平。异能者的晋级速度也明显慢了许多,那些进化兽碍于两人身上的威势不敢攻击,却不代表它们也不会攻击其他人。

“嫂子,我保证完成任务!”原修永走出了圣宫的大门,他还极为留恋的看了一眼宫墙上雕刻的阵法。“走吧,我送你们下山。”

“……”罗凝此时还有些呆愣,“所以说,我们和圣君与圣后同行了一路?!”

薛宏也觉得自己嘴里有些发干,尤其是想到风砚竺对他那有几分敌意的一眼。“应该是。”

几个年轻人此时正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寻罂却是跟在风砚竺的身后·进入到房间之中。

寻罂随意的靠坐在床·榻上,看着在床·榻边站立的风砚竺。“师兄,你不开心?”

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寻罂倒是会称呼风砚竺为师兄。

“没有。”风砚竺视线中带着几分无奈。他哪怕心中有再多的不悦,也在寻罂一句话之中消失殆尽。

“师兄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何让他们跟来圣宫?”寻罂对着风砚竺招了招手,风砚竺便走了过去。寻罂伸手抓·住了风砚竺的手掌,摆·弄着他的手指。

“为何?”风砚竺不觉得那几个年轻人有什么可以在意的。

“我们只是随意而为的事,说不定还成全了一对鸳鸯。”寻罂笑了笑。

“只是好心?”风砚竺觉得寻罂,大抵不是什么热心程度爆棚的人。这么些年,她也出现过这么一次。

“当然不是。师兄不觉得,那少年对少女的态度,与曾经的你对我有几分相似。”寻罂收敛了面上的笑容,对上风砚竺的视线。

“……”风砚竺回想了一番薛宏与罗凝相处的情景。除了同样会顺着女孩的心思之外,他可没觉得有什么相似。

寻罂想说的是那份同样的小心翼翼,前世的时候师兄对她的小心翼翼,还有今生风砚竺对她的小心翼翼。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见风砚竺面上还有几分疑惑,她伸手拉着风砚竺坐在床·榻边,自己则起身靠在他身上。这样亲昵的行为,在风砚竺还是尚星泽的时候,便十分常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又恢复了这样亲昵的相处方式,而且双方都没有觉得意外。

“师兄,若是我一直无法喜欢你,你会怎样?”寻罂突然开口询问了风砚竺一句。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倚靠的身体,有几分僵硬。

“我们有的是时间。”风砚竺声音中带上了两分干涩,但是却依旧坚定。他可以用余下所有的时间来堵。

“师兄,我不能离开。”寻罂又开口说了一句,她的人生中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有他相伴。那时的孤独,与现在的成双成对相比,当真是有些凄凉。习惯了有人总相伴在身旁,若是再孤身一人,又怎么可能承受。“如果,这也是喜欢……”

“足够了。”风砚竺伸手将寻罂的身体环入怀抱之中,他的唇印在寻罂的面颊上。“会让你更离不开我。”

温润的触感,让寻罂的面颊微红。“更喜欢么?”

“不,是爱。”风砚竺手掌划过寻罂的面颊。

寻罂唇角也微微勾起,她伸手勾起风砚竺的一缕发丝。爱情么?愿意相伴相生,甚至为之孕育子嗣的那种。她其实,已经愿意为他尝试。哪怕她如今半僵尸半人的体质,不知道能否做到……

现在么,还是不要打击师兄的积极性了。

师兄说:喜欢,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