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

掖庭之中,妖后被囚禁,周玉引着湘君前去。www。しwxs。com

湘君早见识过水牢,也没什么诧异,自觉到了审问犯人的地方。

片刻,子青被人拖了过来,被人拔去光鲜外衣泡了半天水,她显得憔悴不堪。

湘君瞧着子青,这次先开了口,有些得意:“黛黛,这一辈子,是我赢了。”

子青怨毒地转着眼珠子盯着她,她终于开始炫耀了......“那又如何?你可知,孟庭轩成了我的男人?”

提到孟庭轩,湘君觉得好笑,这一世她一天没有把孟庭轩当做自己的,但看不惯自己这傻样子,干脆让她更傻,开口道:“我不要的男人罢了。”

“你?!”子青气得说不出话来。

周玉在一旁听着反倒觉得好笑,便笑出声来,湘君看他:“陛下笑什么?”

周玉道:“只是好笑,这些有什么可争的?家国天下顾不上,百姓流离顾不上,倒顾上了男人。”

他当然不懂,他在这些事儿上怎么会懂?

湘君道:“再过几年,你妃嫔满园,你就懂了,不过...你那些事儿与我们谈的这事儿又不同了。”又偏过头来看子青:“对了,孟庭轩被人斩首宣武门外,我没看,不好看。”

子青许久不答,她输了,输得干净彻底...可她不愿意认输。

湘君现在不怕伤她,怜悯一笑:“可怜啊,你明白了么,帝位只是个位置,可权力不是,权势的分割于合并在背后都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你想学女帝,可你除了野心可与女帝媲美以外,再无其它才华”

她的评价很中肯,子青除了瞪她没有其它抉择,湘君看她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感觉...额...有点爽。

她又道了叹了句:“这么多年我知道你过得苦,放下吧。”

她深知什么事最能伤人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伤法,子青这种人就是赢了她之后,再来可怜她。

子青果然满脸怨毒:“不用你可怜!我这一生极好,你只要看见我的荣耀就够了!”旋即双臂挥动,摆脱婢女朝柱子上撞,却被湘君喝道:“捉住她!她的头是要悬在城楼上三日的!”

子青额上撞出血,尚未断气,又被人掐醒,惊恐地望着湘君,湘君伸着脚朝子青脸上比划了一下,又缩了回来,骂了句:“烂泥地里的□□!”挥袖转身而去。

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依旧不会去踩,因为脏鞋......

三日后,妖后脑袋被挂在城楼上示众。

返回清河第二年,京都传来消息:阳平公主谋逆,罪及驸马,赐毒酒。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有番外留在微博上,微博名:燃灯鼠

等两天再挂微博在文上,你们有想看的就到微博下留言,不想看...那我也懒得写了hhhhhhh

对了,去给我收我的预收文,这样我会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