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娇妻偷偷被人骑

“阿郁,阿郁”

苍郁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阿娘的脸。

“发什么呆呢?快起来帮帮阿娘,今天年三十,要做的事情可多了。”阿娘将烘热的衣服丢在她床上,转身便去别处忙了。

苍郁套上衣服,梳好发辫,向外跑去。

“哎哟”她只顾着跑,没想到撞在一个人身上。

“阿郁,大清早你怎么乱跑?”一只大手将她拉起来,替她拍了拍身上的灰。

苍郁抬头望去,却是阿爹。

苍郁抱住阿爹,仰起脸笑嘻嘻的:“我好饿,阿娘饭做好了吗?”

阿爹拍了拍她的脑袋:“早就做好了,我跟你阿娘都吃完了,就某个起不来床的小懒猪还没吃。你的饭在灶台上的蒸笼里,赶紧去吃,吃好了去喊你姥爷过来吃年饭。”

苍郁跑到厨房,阿娘正在剁肉馅。见她过来,阿娘将蒸笼里的馒头和菜端了出来,给她放在饭桌上,招呼她:“快吃吧,吃完了去一趟姥爷家。”

“好。”苍郁在桌边坐下,拿起了筷子。

阿娘皱了皱眉:“你这发辫梳得乱七八糟的,阿娘给你重新梳。”

她站在椅子后面,拔下自己发上的插梳,替苍郁重新梳理发辫。

“阿郁以后可要学着自己梳发了,不然以后嫁人了,头发也不会梳,被婆家笑话可怎么办?”阿娘笑她。

“那我嫁给不笑我的。”苍郁咬着筷子认真地说。

“哪有你挑的?”阿娘拿插梳敲了她一下:“不许咬筷子,像什么样子?”

“阿娘,好疼。”苍郁腾出一只手揉着脑袋。

“该!”阿娘却一点也不心疼她:“都教了你多少回了?”

阿娘手巧,苍郁饭还没吃完,头发已经梳好了,脑袋两边各一个花璎。阿娘折了几朵梅花,给她点缀在头发上,嘱咐她:“一会儿去了姥爷家,不许问姥爷要糖吃。”

“哦。”苍郁点了点头。她不问姥爷要糖吃,可架不住姥爷硬要给呀。

苍郁出了门,往姥爷家走去,走到一半贪玩兴起,绕道往朱雀大街走。

她家到姥爷家,最近的路只要过五条巷子可若是绕朱雀大街,就多绕了一个圈。路是远了,可也好玩多了。

反正阿娘做饭还要好久,她绕个路应该也来得及。

朱雀大街上人从未少过,今天比往常还更多些,各种各样的铺子都摆出来了,年货还没备好的人们正在赶最后一波。

“让开!”一辆马车飞驰而来,车夫扯着嗓子凶巴巴地冲着苍郁吼叫。

苍郁避让不及,险些倒在地上,却被人扶住。与此同时,那辆车也被人拦了下来。

苍郁仰起头,对上一张清俊的脸。扶住她的是一个高个的小哥哥,长得挺好看,一身锦衣华服,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

“伤到了么?”少年问她,松开了她。

“没有。”苍郁摇了摇头。

这时方才那个车夫被人押着走过来。押着他的人长得凶神恶煞的,吓得那车夫直发抖。

“道歉。”少年对那车夫喝令道。

车夫于是结结巴巴地对他说:“小的小的错了”

“是向她道歉。”少年将苍郁拉到自己身前。

“他刚才可凶了!”苍郁一见他是帮着自己的,忙指着车夫向他告状:“这里马车不让快跑,他跑得可快了,还凶我。”

“你可听到了?”少年冷着脸看向车夫。

“小的知错了,还请两位饶了小的这回吧!”车夫低头哈腰地道歉。

“你要原谅他吗?”少年低头望着苍郁。

苍郁看了看车夫,又觉得他可怜,于是点了点头:“阿娘说大过年的,和气生财。”

车夫这才被放开,却又被两名衙役抓住。

“有人看见你策马疾驰,跟我们去衙门里走一趟。”衙役面色不善地说道。

“没我们的事了,走吧。”少年说着,自然而然地牵起了苍郁的手。

苍郁还在看衙役抓着车夫远去的背影,丝毫也没意识到他在做什么。

“他会被抓到衙门里去吗?明天可就要过年了。”苍郁小脸一脸纠结。

“”少年无语得很,她这么小就已经是这种纠结的性子了:“不会的,教训几句就会放出来了。”

“哦。”苍郁点了点头,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攥得紧紧的,于是拼命往外挣,挣不掉,于是仰着脸对少年说道:“小哥哥,我要去姥爷家喊他吃饭,要迟了。”

“我送你。”少年笑眯眯地说。

“可我不认识你呀。”苍郁愁眉苦脸地说。阿娘说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可小哥哥帮了她,算不算陌生人呢?

“我认识你,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叫苍郁,就住在那头的巷子里。”少年抬手指向她的来处,还说出了她的名字:“我还见过你阿娘,你阿娘唤作七娘子,对不对?”

“啊?”苍郁愣住了。原来不是陌生人,可怎么以前都没见过他呢?

“走啦走啦。”少年拉着她往前走:“趁你阿娘做饭还要一会儿,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阿娘,阿娘”苍郁的声音大老远就传进了家里。

七娘子拎着锅铲走到门口,等苍郁跑到跟前一把揪住了她的耳朵:“说过多少次,不许大呼小叫,像个什么样子?怎么你从来不听叫你不许跟姥爷要糖吃,怎么还买了这么多?!”

“阿娘,疼”苍郁委屈地叫了起来,她怀里满满的尽是各种小玩意:“我没问姥爷要,是小哥哥硬要给我的”

“哪个小哥哥?”七娘子奇怪地问,松开了手。

苍郁扭过头看向身后:“喏,就是跟姥爷说话的那个小哥哥,他说我小时候还抱过我。”

七娘子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愣住了。

“这不是”她喃喃地说道。这不是那年指着她的肚子,告诉她一定是个小妹妹的小公子么?他长大了许多,可眉眼仍旧相似。阿郁出生后他还来过家里,小心翼翼地抱过小小的婴孩。

只是已有许多年未见了,他突然出现,是想做什么呢?

苍郁看看阿娘,顿时明白了什么。她转过身,生气地冲后头的少年喊:“你骗人!我阿娘不认识你!”

那少年正是姬杼。他正努力讨好着苍郁的姥爷,耳边却传来小女孩愤怒的喊叫,忙看向她,亦看见了她身后的七娘子。

“阿郁,阿娘认识他。”七娘子忙制止苍郁:“你不记得他了,那时你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