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美女光着全身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个提议颇有些针尖对麦芒的意味,月前,木塞多领兵迫近阿瓦城的时候,大僚长和内藏使就几次三番动议要诛杀此人,甚至联合一群大臣向朱慈煊当面施压,背地里搞的小动作更是数不清。如今,木塞多就任东吁将军,木已成舟,没想到在对待政敌的问题上,这位刚到的继任者屁股还没暖热,一张口说的也是这番血淋淋的话,“就地斩杀”,好家伙儿,一张口就是人头滚滚,看来,这两方势力的关系真是行同水火,朱慈煊当初的估计还是保守了些。

“试探这个办法倒是可行。”

朱慈煊看着木塞多,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余光之外,却将其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一遍,最后,才略显郑重的点点头,以示赞同之意。

“说到以什么的名义,眼下,孤正好有一个合适的借口。”朱慈煊接着说道。

话音落下,没等他继续开口,木塞多便抢先一步说道:“上师是想调兵北上,抵抗清兵吧?”

木塞多自视揣摩达意,身子也不由得往前进了一分,二人对视了一眼,片刻后,朱慈煊突然一笑,木塞多也跟着嘿然笑了笑。

“将军果然是明白人。”

弯下身子,朱慈煊缓缓坐下,心里稍稍舒缓了些,看来这个木塞多绝不是什么行伍莽夫,也不是那种手中拿的了刀,心中藏不住剑的主儿,自然,这是朱慈煊的心思,而对方也很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

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好,朱慈煊对此感到很满意,也不枉他力排众议把木塞多扶上邸位将军的位置。

碰到识趣的人,对话自然就轻松和简单许多了。

“这次的试探,还需要将军帮忙。”

“上师请讲”

“调动军队需要将军手中的兵符。”

“稍后鄙臣就派人送来。”一点也没拖泥带水,木塞多直截了当的答应,片刻,又答道:“不,鄙臣亲自去取,日落之前,一定交到上师手中。”

“那再好不过了。”

听到这,朱慈煊点点头,在对付大僚长和内藏使的问题上,前者的表现格外卖力。

“如果孤没记错的话,将军应该是监国公主的亲舅舅吧?”朱慈煊忽然问了个题外话。

木塞多愣了愣,瞧了一眼端坐正前的大明上师,如实说道:“是,先王后是鄙臣的大姊,不过,王后已经过世,鄙臣久在缅北,一年也不见到公主几次面。”

“既然是血缘宗亲,那就比一般人亲近些,将军出宫之前,去看看公主吧。”

“不急,鄙臣还是先把兵符带来。”木塞多忙道:“上师交待的事情总要先手办完。”

对方都这样讲了,朱慈煊也不好再拒绝什么,点头道了声“这样也好”,然后,低头瞧了瞧放在案头上的厚摞纸张,以及上面印着的歪扭不堪的汉字,忽然有忍俊不禁。

“将军既然到了阿瓦城,就多入宫见见公主,孤觉得她一个人可能真的无聊了些。”

说着便苦笑着叹了口气,木塞多却有些摸不着头脑。

木塞多躬身退下了,朱慈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正赶着王有德从门外进来,瞧见小主子面色有些疲态,急忙关切道:“东吁的蛮子不知礼数,没惊到主子爷吧?”心里对这些东吁人仍然抵触。

朱慈煊嘿嘿一笑,道:“王伴伴,你别看木塞多出身行伍,其貌不雅,人可是通透着呢。”

“那就好,那就好,不管雅还是俗,只要小爷面前,不似那穷凶极恶的番鬼就好。”王有德长舒一口气,对于西南异邦的偏见,他一时半会难以改观,谁叫几个月前,永历帝一行人像犯人般被人拘禁着,如今天翻地覆,还真有些适应不过来。

“奴婢把窗户打开吧,给主子爷透透风。”

“不用了,孤去院子里走走。”朱慈煊摆摆手,说着便跨步出了房门,王有德急忙摘下了披风,跟在后面。

刚出门,一股凉风就直直的扑面而来,几朵云彩散漫的飘着,不到一会儿的时间,就有了聚拢的趋势,颜色也越深沉。

今夜怕少不了一场雨。

几天来,朱慈煊已经习惯了,缅地的气候已经到了旺雨季,昼夜温差能有十几度,暴雨袭城也是常事,要不是他蛰在这小小“行宫”里,怕还真有些吃不消。

“禀殿下,李嗣兴,白湘绣,刘震三位将军到了。”刚把披风裹在身上,周凛就从院子外赶来,欠身说道。

“哦?什么时候到的?”朱慈煊问道。

“已经有一会儿了,刚才殿下正和东吁大臣说话,末将叫他们先在配殿里等着。”

那个时间点大概是朝议结束之后,朱慈煊琢磨着他们应该是下了朝立马就赶来了,至于来意,朱慈煊也猜到了三四分。

“请他们进来。”

“是”

周凛领命离去,不一会儿,便领着三人到了。

“参见太子殿下!”

“不用多礼。”

这三张面孔朱慈煊再熟络不过了,作为硕果仅存的明朝将领,朱慈煊一直把他们看做自己的依仗。

“到屋里叙话,王伴伴看茶。”

四个人向殿中走去。

“殿下真打算把叛将祁三升放回去?”

刚一进门,白湘绣便急口说道:“骁骑营的将士恐怕不服啊!”

依然是过渡章,推荐大家一部历史剧,大明1566,这几年难得一见的精品,几乎无槽点,特别是严嵩,真的演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