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口工漫画里库番本

文学楼手机阅读,

“艾玛啊!终于体验到称帝的感觉了,真是太爽了。”比手掌大的萨坦在凡的肩膀上大呼小叫,凡融合天地符印也把他带上了,让他也感受到了成为真帝的感觉。

凡藐视的看了一眼萨坦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死了,跟一个乡巴佬一样。”弹了萨坦熊头一下。

“艾玛啊!疼死我了,主人啊!您就大人有大量温柔一点可以吗?”

酷匠9☆网永j¤久%r免◇费e看小;说z

凡看了看萨坦呵呵一笑道“你这只熊还会感觉到疼么?”说罢便不再去看萨坦,把萨坦的熊脸气的通红,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凡身穿金色帝袍,缓缓的走向仙国边境大门,门口有一丈高,宽有五尺。刚刚走到门口就有士兵将他喝住道“站住,不知道进入需要仙牌吗?还有你竟然敢穿帝袍不要命了,难道你是傻子么?除了三名老祖以外不许穿帝袍,这因果不是你能够承担的起的。”拿起长矛就要向凡刺去,一点余地都没有留直接要诛杀。

凡淡淡道“不像取你们性命,结下点善缘,可是你们取自己找死!真是可悲啊!”丝毫没有避开,径直朝仙国大门走去。在长矛要刺中的一瞬间,金色气息出现。“砰!”长矛落地,几个士兵眼睛空洞没有丝毫生命色彩,随后也倒地。

刚走入仙国便引发天地大道发出沉闷的声音“仙国,本帝来了,不想灭国就请我进去,敬仰我吧!”天地都为之颤抖,各地都随着这声音的发出,引发了地震,海啸。

万里之外仙国仙域

“你们都听到了吧!他已经到来,通知全仙国放行,那些守城官兵是根本拦不住他的。”

仙国紫门关

“报!老祖发令,别阻止那个人进入仙国违者杀无赦!”

仙国登天台

“老祖发亲笔玉书,凡是阻止身穿帝袍者进入仙国杀无赦!”

仙国卧龙岭

“老祖口谕,但凡阻止帝者进仙国者杀无赦!”

“哎!这帮人,为什么不阻止了?被咱们给打怕了!不是仙国吗?怎么这么多孬种啊!哈哈哈”手掌大小的萨坦在凡的肩膀上嘲讽那些仙国官兵,丝毫忘记了当时他匍匐于凡时候的熊样。

“你他妈闭上你那张熊嘴行不行,要是在墨迹我就直接把你扔到他们哪里告诉他们生死我不管!”凡走向仙国的时候这只臭熊就没有闭过嘴,他确实能封住他的能量,但是不能封住他的嘴啊!点穴过段时间又能说话了,还是墨迹个没完,他当时都有点后悔带着他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凡也不跟他墨迹,自身化为符文遁道仙域,重点是自己,当萨坦屁股坐到地上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看看城墙上那一双双冒这凶光的眼睛。淡定的站了起来,打撒打撒屁股,扭头就跑啊!

仙国仙域

“帝者到了,请坐吧!我们见过的,这两位也是本国的老祖。噢!忘了介绍了,我叫吴云海。”吾云海看到金色符文的出现就知道了凡的到来恭迎道。

凡看到了吴云海疑惑问道“见过?我们何时见过,别妄想跟我套近乎我的原则是不会变的要么匍匐要么灭国!”

吴云海也是一惊随机又是淡定道“帝者不认识我到是没有关系,还请去我们的仙池,那里有这让帝者动心的人,到时候我们再谈论比较谈妥。”吴云海并没有因为凡的那句话而失了方寸,他手里可是有一张王牌。

凡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可能那里有他失去的东西。

这时坐在那里的两位老祖起身,手指碰触空间,让其出现裂缝对着凡道“帝者请!”

凡踏入虚空,周围世界焕然,面前出现了方圆五百米的能量精液。凡暗叹这仙国真是大手笔啊!元神中撒入精神网感受生命,远处出现了一个微弱的生命气息,修为并不强,在他的面前可能就是连蝼蚁都不如的人。

蜻蜓点水,脚尖微碰池水,踏波而行,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蒸汽弥漫,隐隐能看到一道背影,凡看到的第一眼就知道是一名女子,只有女人才能有那么纤细的腰肢,和那匀称的身材。

凡不再停留几乎是飞一般的到底了那个身影的跟前,他对于答案的渴望已经无法按耐,那个整日整夜折磨着他的心魔。看到的是一个人,白色头发,精致的面孔,纤细的腰肢。

太过于美丽他看的呆滞,直到那个身影回头他才回过神来。“啊!”白欧锦回头看到一个男人直勾勾的看着他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是啪的一声,凡的脸上留下了红红的巴掌印。

半晌,白欧锦把在次回过头去看来的人她一下子就哭了,颤抖道“你回来了?我不是再做梦吧!”眼睛越来越红,眼泪越掉越多,周围一直在这种气氛之下只有“滴答滴答”的声音。

凡看到她哭就想用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手指已经碰到了面颊,又放下了。他忘记了,只觉得心疼,在这种感觉面前他这个帝竟然和傻子一样手足无措。

“你就不会哄哄我吗?”白欧锦气愤的看着凡眼睛还是红的。

凡愕然的看向她道“为什么?”

白欧锦看他的表情更加愤怒“你就是个混蛋我担心你那么久,你却这样对我你的良心被狗叼走了吗?”担心他那么久,有一段时间都已经有了求死之心,要不是吴云海告诉他他还活着也不会坚持到了现在,今天看到他还活着去好像根本就不认识自己。

凡脸色一变道“敢跟本帝这样说话的人已经死了!”没有人可以跟他这样说话,身为帝有着无上的尊严,践踏帝的尊严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诛杀!

白欧锦冷笑,脸上全是凄惨“那你杀了我好了我不会后悔,既然你能如此绝情,当初也是傻了爱上你这么个混蛋,反正我身已经是你的了,心也是你的,现在心已经死了,要杀要剐虽你便。”那么爱他,却没想到是今天这样的结果,可能死就是一种解脱吧!

凡伸出手指直点白欧锦眉心,要绞杀其元神手指距离半寸时,白欧锦的眉心已经流出来了鲜血,可是她却一脸解脱之色,没有睁开眼睛。

凡的手指已经无法动弹分毫,几乎是本能反应,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

白欧锦睁开眼睛委屈道“怎么了,杀了我啊!你不是说跟你这样说话的人都死了吗?”

凡沉默了,看着她委屈的眼神缓缓道“哎!确实啊!跟我这样说话的都死了,可是我却杀不了你,你永远不可能死在我的手里。”看着她委屈的眼神,心中又是无缘的剧痛起来,疼的他撕心裂肺。

白欧锦走到了他的胸前,搂着他的腰,将脸藏在了他的怀中。这一次凡将手放在了柔软的白发上,这是属于他的柔发,属于他的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