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宝贝办公室小点声

文学楼手机阅读,

“你好!”小白脸笑道。再次看着小白脸那张帅的…;…;,哦,或许用漂亮形容更合适,那张漂亮的人神共愤的脸,不知怎么,我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情感,真想他妈的一脚踩下去,顺带再在小白脸的脸上跺几脚。

不过,想归想,面试官问话,还是要恭恭敬敬的回答的,“您好”,我回答道。

“嗯,身体好不好?”小白脸问道,我如是回答,“不错。”

接着小白脸又问了几个问题,我一一照实回答,最后小白脸问了一个令人莫名其妙的问题“你相信世上有鬼吗?”

对于这个问题,或许很多人都会说不相信。

可是我却相信

我上初中的时候每晚坐地公交回家,基本上都是最后一班公交,一次我在公交里遇见了很诡异的事情,就是在公交发生故障熄火之后,坐在我对面的那女孩子突然就不见了。

这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每次上了公交后,心里总有点儿发毛的感觉。

这一天我如往常一样上了公交里,当时吧,车箱里只有三个人,加上我三个人。

其中只有一位女孩子,另一人是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那女孩子和我并排坐在隔一排的座位上,而那中年男人坐在我的斜对面。坐过夜班公交的人大约都有这种感觉,就是说人特别少的时候,不会有人东张西望的,要么闭目养神,要么是看窗户外道风景。

可是,我斜对面那男人却很奇对,地列开出没多久,他竟然冲我微微一笑。出于礼貌,我也回他一个微笑。没多久,他竟然又冲我微微一笑,这一回我假装闭目养神没看见。

谁知,那位和我隔着一排的女孩子竟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我悄悄用眼睛余光向她那边扫视,竟然发现她盯着我在笑。那男的冲我笑吧,我可以装没看到,可这女孩子扭着头望着我都笑出声来了,我若不回敬她一个微笑,这也太说不过去了。于是,我就扭头冲她笑了笑。

谁知我扭头冲她笑时,我感觉脸上象是有毛毛虫在爬一样,痒痒的感觉,我就用手去抓一下。

哪知她笑的更开心了,竟然哈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用手捂着肚子。而那男人也被她的笑声传染了,跟着她一起哈哈哈大笑。

这我就生气了,有啥好笑的?这种笑就不是礼貌性的微微一笑了,这不明显在嘲笑我吗?不对啊,是不是我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啊,或者我脸上有东西没擦干净?

我当时吧,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个男人和女孩的身上,当我感觉是不是自己脸上脏才引起他们发笑,我就悄悄向车窗望去。坐过夜班公交的都有这个印象,就是车窗就象镜子一样。

当我悄悄向车窗望去时,我顿时被惊呆了,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文学楼】因为,我看到对面车窗里,我的身边坐着一名女孩子,而这女孩子竟然拖着长长的鼻涕,每当鼻涕快要流到嘴边上时,她就伸出舌头“哧溜”一下把那鼻涕吸到嘴里吃掉。而每当她“哧溜”一下吸那鼻涕时,斜对面的男人和那边的女孩就会忍不住笑起来。而当我身边这女孩子吸完鼻涕后,我在窗子里看到她竟然伸出舌头在我的脸上狠狠舔了一下,我的脸上顿时有一种毛毛虫爬过的感觉。

我当时吧吓的没敢动,因为,我知道我身边座位都是空的,整个车箱里只有我们这三个人,如今车窗里出现了第四个人,也就是在车窗里坐在我身边吸鼻涕的女孩子,她肯定不是人了。

我当时吧,脸色变得惨白,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我去,真他妈的遇见鬼了,我该怎么办?

我斜对面的那个男人,一开始还在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突然不笑了,我悄悄睁开眼看他,发现他正睁大着眼睛用一种惊恐的神情望着我,确切地说,他的目光应该是投向我身后那车窗上的。

他盯着我身后的车窗看了半天,突然跳起来大喊:“怎么没有人,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的影子。”

草草草,这个白痴,遇见鬼了,不应该大喊大叫,应该保持正常,据我爷爷说,很多鬼自是想和人玩一玩,当他们与人玩的时候会忘记自己是鬼,并没有害人的心思,可是人见到鬼后,总是大喊大叫,令鬼凶性大发,奋起伤人。

果不其然,女鬼在镜子里的样子大变,面色苍白,眼角流血,完了完了完了,栽在里,然后我就昏迷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了医院里,旁边做着我爷爷。

那天,爷爷给我讲了好多关于鬼的常识。

我问爷爷这是真的吗,爷爷回答我说,是真的。

“那您是怎么知道的。”我好奇的问道。

爷爷只是沉默不语。

思绪随着爷爷曾经的一声叹息而中止。

视线回到了面前的小白脸上。

正当我准备回答的时候的时候,“你应聘合格了。”小白脸突然说道。&uot;明天八点来这里报道&uot;

j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就这么通过了,简单的感觉不可思议,不会准备把我卖了吧。

应聘成功了,个人表示很高兴的说。

闲来无事,就在街上溜达溜达,当我正在想想领了报酬之后该怎么画的时候,街边的一个算命的吸引了我的目光,那个算命先生打扮的和平常的算命先生没啥区别,但吸引我的地方是,这位算命先生竟然只有一条眉毛。

这令我想起了民间传说中的一眉道人,传说她出名于东汉年间,出身于茅山。擅长五雷正法,捉鬼,捉妖。

我带着好奇心也接近了那位算命先生,看见他在给一位老奶奶算命,那位老奶奶不住的,太准了,太准了。

呵呵(^_^),这种东西看看就好,当不得真,也就年龄大了的人相信,诶,不对,怎么会有这么多小姑娘。

奥,原来是这位算命先生长的帅啊,要不说这年代,靠脸吃饭最挣钱。估计大部分人都是看着脸来的。

正当我准备走的时候,那位算命先生突然喊住了我&uot;帅哥,算算命吧!”

当时,我就想拒绝,可是那些疯狂的小姑娘硬是把我往里拉。

最后我无奈的坐在了算命先生的面前。

“林麒。”算命先生突然地说道。

我一惊,因为这正是我的名字。

不过,这也没什么惊奇的,毕竟大部分算命的人都会。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