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飞机上的亲吻

“你们看不到?”张露和娜娜没有擦牛眼泪,如果她们看不到那女的,就说明那女的有问题。(文学楼)

“什么看不到?”娜娜减慢了车速,离那个女的越来越近。

“额,没什么,你停车吧。记住不要下车。”

娜娜把车停到路边,距离那女的大概十来米。我下车前把牛眼泪塞到了张露的手里。顺便在车门上贴了长辟邪符,防止有别的邪祟来骚扰她们。

“嘿,美女,这半夜一个人在这山路上走不安全吧。”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带点俏皮的语气。

那女的转过身来,似乎车灯太亮,她用手遮了下光,“是不安全啊,要不你载我一程吧。”那女人适应了灯光后,一只手绕着胸前的头发,手故意在饱满的胸部逗留,那乞丐装的V领裙子似乎要盛不下这傲人的球,从形态到语气都充满了诱惑,如果说小网红是靠发嗲撒娇引的无数宅男屌丝送礼物,而她只用这个神态就能让那些宅男倾家荡产。

“这不好吧,上次那个送你的人,现在还躺在棺材里没醒呢。”这里跟发现赵晓东的车的地方不远,而这女人虽然妖娆性感,但是周身却缠绕着无尽的怨气。可以断定,赵晓东就是遇到了她,才变成那样的。

“咦,我倒是忘了,我还没现身,你怎么就看到我了?你是谁?”

“我是来取回不属于你的东西的。”我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条三尺来长,一寸见宽的符咒。

“术士?我应该害怕吗?”

“你应该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哼!”女人冷笑一声,陡然出现在我面前,几乎鼻子顶着我的鼻子。我急忙往后退了几步,我可不想她突然变成什么恶心的东西还离我这么近。

“是你先怕了吧!”

我突然感觉我像个煞笔,跟她聊什么天,直接收了她不就完了。想到这里,我将手中的符咒往空中一抛,双手结大三昧真火手印,口中喝道:“神龙敕令,火神祝融借法,天火神龙阵!疾~”空中的符咒应声而燃,如同一条火龙般扑向那女人。这天火神龙阵在对付修罗尸妖的时候我用过一次,那次主要是护师心切,没掌握好分寸。用完之后全身的能量都不抽干了。

经过这一个多月来的练习,我已经能收发自如,用完之后已经不会像上次那样瘫软在地。

那女人似乎没有想到我道行这么深,看到扑向自己的火龙脸上颇有惧色,急忙聚集周身的怨气来挡。轰~一道强光,一闪而收。我很确定,天火神龙阵击中了那女人,可是并没有把她收服,她只是受伤逃走了。这是荒山野岭,我又没有提前布阵,追是追不上了。如果我用的是九字真言术她肯定是跑不掉的。可惜我的道行还用不了九字真言术。

在驱赶走那女鬼之后,在前方不远的地方,看到了赵晓东遗失的魂魄,目光呆滞飘荡在半空中。我念了个收魂咒将赵晓东遗失的这个魂魄收入铜钱内。立刻上车催促娜娜开车回去。

车上的两个女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用我留下的牛眼泪,只是看着我凌空施法,最后那白光一闪而敛。

回到赵家已经到了后半夜,这时除了赵晓晓和赵全发还有赵晓东和赵晓晓的母亲潘丽。在路上娜娜已经给赵全发打电话说我们已经找到赵晓东遗失的魂魄了。这时三人看到我们回来,在充满期待的脸上又有一点害怕,毕竟这事太过令人匪夷所思。

其实这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只是那女鬼吸走了赵晓东大部分的魂。人们常说的三魂七魄,三魂指的是天地人,也就是常说的人有三把火,这三把火就是三魂。七魄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指喜、怒、哀、惧、爱、恶、欲。

当这三把火旺盛的时候,七魄就会格外的活跃。就是人们常说的精气神足。一旦三魂衰落,就会无精打采的,人们常常说的失魂落魄就是这个意思。那女鬼几乎吸尽了赵晓东的三魂,所以七魄失去了给养,如同干旱的禾苗枯萎了。七星灯等于给赵晓东尚未熄灭的三魂添加能量,重新激活了七魄。然而赵晓东由于“死”之前的七魄落了一魄在路上,所以就差那一魄醒不过来。

赵晓东三魂几乎被耗尽,所以出现了短暂的心脏停止跳动,停止呼吸,没有脉搏等一系列的假死状态,因为这不是刑事案件,所以医生一看没有心跳,呼吸,脉搏就直接断定他死了。也幸好赵全发拦着没有解剖赵晓东,不然就算用七星阵法也无济于事。

我将铜钱放在赵晓东的天灵盖上,口中念道“收魂附体,帮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赵晓东回来~”

咒语念罢,七星灯中最后一个灯芯晃动了一下就灭了,赵晓东的脸上也渐渐的红润了起来。

赵家一干人和娜娜看到赵晓东的变化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可是过了良久还是不见赵晓东醒过来。

“这晓东怎么还不醒?”潘丽爱子心切最是着急。

“齐师傅已经做完法了,在等等。这晓东的脸上不是已经开始有血色了吗?”赵全发嘴里说着宽慰潘丽的话,眼却是看着我,似乎是在问我怎么回事。

“这晓东是不是因为假死的时间太长了,大脑受到了损伤什么的?要不要送医院找个脑科医生看看。”娜娜毕竟是警察,虽然对我说的事情已经不再怀疑,但是第一反应还是从科学的角度思考。

“姐夫,你说我哥哥怎么还不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这我帮赵晓东重燃了三魂召回了七魄,他的生理机能已经恢复,按照常理是应该醒了,难不成真的是娜娜说的赵晓东假死的太久了,受到了脑损伤什么的?

就在大家都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赵晓东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这一下被一直看着儿子的潘丽扑捉到了。她立刻附耳到赵晓东嘴边,口中关切的问道:“儿子,你说什么,大声点。”

赵晓东努力的让嘴唇的幅度变大,也随之扩散出来微弱而颤抖的声音:“冷!”

可不是么,在停尸间的时候他的生理机能几乎是处于停止状态的,我重燃了他三魂还了六魄回去之后,生理机能已经逐渐恢复,这水晶棺材里虽然没有停尸箱里那么冷,但是也差不多零下的温度。这赵晓东这会儿怕是被冻僵了。

我们几个赶忙把水晶棺材的电源拔掉,七手八脚的从里面把赵晓东抬出来,由于赵晓东的身体已经颇为僵硬,我们不敢抬太远,赵全发抱来了一堆夏凉被什么的铺在地上,把赵晓东放在上边。

赵晓晓端来了一盆温水,和潘丽,娜娜三个人用毛巾轻轻的擦拭赵晓东的身体,我和张露则把屋里的两个花架子拆了升火,提高室内温度。后来我才知道,那晚我跟张露烤了火最贵的一把火,那两个花架子是用小叶红檀木做的,这算上木料工艺,两个花架五万多块钱。其实,我也没感觉好在哪,只是感觉这不好点,最后还是倒了点白酒在上边才点着的,不过这东西真耐烧。

天亮的时候赵晓东已经开始发烧了,这是冻伤之后的正常反映,这期间赵全发找来了好几个医生,医生都说赵晓东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由于冻伤比较严重,而且目前情况还比较稳定,建议先不要进行移动。剩下的事情已经不是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了。我和张露辞别赵晓晓一家开始准备回家休息。

赵全发一直把我们送出小区,说什么也要安排我俩去他开发的那酒店去休息,还说等下把赵晓东送去医院之后要对我表示感谢。

我知道赵全发所说的感谢会让我和张露以后的生活很舒适,可是师父之前交代过,不能拿赵全发给的红彩。而我对钱这些东西也确实没什么特别的喜好,就拒绝了赵全发要表示的意思。说让他多行善就当是对我们的感谢了。

这本来想着张露调休的三天假期我们好好疯狂一下,没想到赵晓东出了这档子事。我昨晚用了天火神龙阵,又忙活了一天一夜,这会全身像是散了架般瘫软在张露的车上。

张露把车停在城隍庙门口,并没有叫醒熟睡的我,只是就那么看着。过了良久,我头一歪撞在了车窗上,惺忪的睁开双眼。

“我睡了很久吗?”我擦擦嘴角的口水说道。

“没有,这两天也够累的,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晚上穿裙子来找你?我想把前排座椅往前挪一下,后边地方还是够宽敞的。”张露声音越来越小,脸红到了耳根子。

我听到张露说这些话,像打了鸡血一样顿时来精神了,搂着张露一阵狂吻。张露害羞的推开了我。“这大白天的,你回去好好休息,晚上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