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18种最常用的嘿嘿嘿姿势

是的,那本宛如是生物图鉴的书上画着一个人,旁边标注的是“鲛人泉客”二字,可是顾卿言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人鱼。

虽然这个世界和顾卿言前生的世界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对于鲛人的记载却相差不多,在中国古代,人鱼也称鲛人,也称泉客。

在这个世界的鲛人上岸以后,鱼尾会化成双腿,与人类无异,只是离开水源太久就会双目发红,性情也会越来越不稳定,变得凶残,回到水中以后双腿化成鱼尾,变回鲛人的模样。

这个世界的鲛人歌声有迷惑人的力量,如果两军对阵,将其放于阵前,逼其歌唱,歌声可以大大的削弱敌军的战斗力,当然……前提是我军要堵上耳朵。

不过鲛人非常罕有,而且水中的战斗力很强,所以不好捕捉,一般都是富豪们圈养在家里的贵重财产,虽然有一定危险性,但是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鲛人很温顺,不会随便攻击别人,前提是不要让他们饿了或者脱水。

但是鲛人也很记仇,如果对他们不好,他们就算在正常状态下也会攻击人的。

顾卿言也是相信有人鱼的存在的,只是马瑾文要隐瞒她这个干吗?难道说这里有一条人鱼?

突然顾卿言记起了方景烁交给她的试炼,她要在这里接走那船货物最重要的一样,那个东西是不能进入梁国的,然而这货物到达仙州城的时候,马瑾文显然也没有打算真的如方益永那样是帮忙为难她而已!

马瑾文把货物藏起来了,若不是被惠安郡主的身份压着,绝对不可能拿出来,然而现在这就是他对她隐瞒的东西!

一条人鱼!方景烁的船里有一条人鱼,但是方益永不知道,马瑾文看到了以后便藏了起来,不过他现在也担心顾卿言知道这个人鱼的存在,所以才需要一天的时间把货物送回船上去!

刚才码头那些人似乎在搬运很沉重的东西,或许就是人鱼,那么……

顾卿言听到了外面陆陆续续有人回来的声音,显然阿尔已经逃脱了,但是这么一闹引起了马瑾文的注意,所以现在肯定会再巡查一遍,她不方便在这里了。

压下了心里对人鱼的好奇,顾卿言迅速放回了那本书,将账本丢进了空间戒指以后就迅速离开。

她远离码头以后就是一路飞回去,在郡主府附近降落以后,还没有靠近郡主府,就被阿尔堵在了小巷子里。

阿尔朝着她笑着,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不知道为什么,顾卿言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阿尔身后有一只尾巴在甩来甩去,活像是一只看到了主人回来的小狗那样兴奋的过来了。

不过……顾卿言肯定自己真的没有被人发现飞过来的,她这身夜行衣还是有点作用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顾卿言看了一下郡主府的方向,明显还有一些距离的。

“我闻到你的味道了。不管在哪里,我都可以发现你的气味。”阿尔是说得那么一本正经。

如果将这番话当做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表白,那么可以把“味道”和“气味”去掉,因为顾卿言很容易把这个“味道”以及“气味”当成狐臭或者体臭来理解。

顾卿言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便将这本来还有几分暧昧的气氛破坏殆尽了,她看向了乖乖站在原地等待她回应的阿尔,招了招手,阿尔便乖乖走了过来。

“玉佩我拿回来了。”顾卿言首先拿出了玉佩交给阿尔,然后很认真的叮嘱道,“玉佩不见了或许不会马上被察觉,你让大家都和过去一般生活,不要让人怀疑。另外明天能不去码头的就不要去码头了。”

说着,顾卿言拿出了一包银子给了阿尔,“这里有些银子,就给姜大爷一家吧。至于这码头的管事明天肯定是他们最后一天了。以后你们去工作,绝对不会和以前一样。你可以让大家放心。”

阿尔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在码头那里看到了一个笼子,笼子里有一个孩子。

阿言……那个孩子是你的货物吗?”

如果在没有看到马瑾文那个生物图鉴,顾卿言或许会认为那可能是秘密运送的奴隶,但是现在她知道那是什么。

那应该是人鱼……上了岸的人鱼,会和人差不多。

“那不是货物,那是被他们抓住的可怜孩子。我会在这里就是为了把她从货物里救出来,但是不能广明正大的救出来……”

顾卿言其实也有些烦恼,因为如果明天当众接收了人鱼,很可能被人抓住她这个郡主与违禁品有关而大做文章,若是让蔡家有了借口,她就是给大家拖后腿。

可是如果没有光明正大的拿下,不仅不好借口清点马瑾文,还有可能会被马瑾文找机会将人鱼藏起来。

“我明白的,你是郡主,一定有不方便的地方。”阿尔出奇的理解顾卿言的处境,“就像捕快张大哥,他最讨厌马大人了,可是也不能顶撞马大人。张大哥常常帮助我们,不让管事随便用借口欺负大家,只是……他始终是个捕快。大家都说他那样不容易。

我想……阿言也是不容易的。”

“的确不容易。”顾卿言无奈苦笑的耸了耸肩,“不过我会有办法的。

你把玉佩拿回去吧,明天就别到码头去。让大家可以不去都不去。明天我可要好时候收拾马瑾文那些人。”

阿尔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顾卿言扬了扬眉,心里依旧很惊讶阿尔的身手,也便默默在心里决定,这件事情解决以后,还是要打探一下阿尔的身份才可以,虽然觉得对方不是坏人,但是还是决定要好好的调查清楚。

不过现在……

顾卿言忍不住做了一个伸展运动,然后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决定再去一次码头。

******

马瑾文虽然一直在这个肥差上待着,但是对比起其他肚满肠肥的官员来说,他绝对不是喜欢酒池肉林的家伙,所以……他一般很早就会睡觉。

可是从昨晚开始,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安稳觉了。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昨晚码头这边出了贼,并且偷走了他的账本。

确切的说是他昨晚让心腹刚刚完成的假账本,打算今天拿给惠安郡主看,以表示他是多么的清廉的,可是现在……现在却不见了!

一会惠安郡主来了,他要拿什么出来?毕竟账本不是说做就做的!

以前上头有人撑腰,这仙州城就没有哪个不长眼睛的敢查他的账本,可是现在不同,那可是皇上亲封的惠安郡主,是仙州城的领主!

“大人,那孩子又不吃饭……”

“不吃就不吃!”马瑾文一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扬手打断了下属的话,“反正有水她就死不了,不管她!现在都要到辰时五刻了……郡主还没有到吗?”

听到马瑾文的话,那个下属不敢再说别的,只能顺着马瑾文的话题下去,“这……惠安郡主还没有到,只是方家那位小姐已经在客厅等候多时了。”

一听属下这话,马瑾文顿时从书桌后跳了起来,“你说什么?方家小姐已经来了?!”

那个属下缩了缩脖子,才继续说话:“在三刻钟以前属下就向大人禀报过了,但是大人说你正在算账……不听……”

马瑾文的脸都绿了,他重重的盖上了面前那本还没有做到三分之一的新账本。

昨晚他的心腹被人打晕了,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那家伙在码头也当个管事,最厉害就是算账,本来假账本一个下午那个家伙就弄好了,可是晚上却被偷了,那个家伙晕倒了,他又不能叫别人来做,只能自己动手,所以一个通宵到现在也没有完成三分之一……

“方家小姐已经到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马瑾文将账本放到了书架的柜子里,然后便跟在了那个下属的身后,“走、走、走,赶紧和我一起过去!”

下属不敢多说,跟着马瑾文就出了书房往客厅的方向去。

看到马瑾文离开,顾卿言一个翻身就从窗户进了书房,然后顺手就取走了那本没有完成的账本。

马瑾文和下属一起到了客厅,看到“方言”和姜氏一起坐着喝茶,虽然他对姜氏并不熟悉,但是看到“方言”自然要对着笑脸迎上去的。

“方家小姐,方夫人,你们来得真早啊。”

“不早了。”“方言”按照顾卿言的吩咐行事,看向马瑾文的时候,都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与嫂子一起过来都已经快四刻了。这回太阳都已经晒成这个样子……没有想到马大人的公务如此繁忙啊,几乎都要比郡主更晚了。”

“下官小小的官员,岂敢与惠安郡主相提并论呢?”马瑾文一点也不介意“方言”的态度,一直陪着笑,看向秦氏的时候也是笑脸相迎的。

不过就在马瑾文要说什么的时候,便听到门外有人通报说“惠安郡主驾到”……(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