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艳福天下

林皓月一愣:“赌一把?”

苏清雅也来了兴趣,问:“凌风,你赌什么?”

凌风掂着手中的石头,笑道:“这位林老板不是说自己很专业吗?就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跟我这个非专业的人赌一把,比一比谁的眼力更准。”

凌风之前那句硬顶他的话,已经让林皓月非常厌恶了,这时见对方居然还敢与他打赌比看货的眼力,不禁恼怒起来,冷冷一笑:“小弟弟,年轻人在决定一件事的时候,一定要想想清楚,否则很容易后悔。”

凌风道:“这就不劳你关心,你敢不敢赌?”

“既然你这么有兴趣,我当然没问题,不知道你想怎么赌?”林皓月这时真正的恼了,暗想,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刺头,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凌风道:“我说这块石头大涨,如果我说的对,说明我的眼力不错,你输。”

“如果你赌垮了,就是我赢?”林皓月问。

“不错,而且如果我赢了,那么今天我在赌石节的一切消费,由你买单。”凌风随即提出了打赌条件。

林皓月目光一闪,冷静地问:“那如果你输了呢?”

凌风“呵呵”一笑:“如果我输了,这里面的一千万,全部归你。”说着,他拿出一张金卡,向对方亮了亮。这张卡里只有一万八,哪来的一千万啊。

在一旁的吴艺涵更是眉头紧皱:“这穷小子哪来的这么多钱,买彩票中奖了?”

林皓月眼角的肌肉微微抽了一下,一字一句道:“你确定?”

苏清雅吃了一惊,一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这些钱可以改变一个普通人的一生。她眼看凌风这样大胆,不禁着急,道:“凌风,你在做什么!”

凌风看了苏清雅一眼,自信地道:“你要相信我。”

这一刻,凌风的眼神让苏清雅心头一颤,突然就对他有了足够的信心。她深深看了凌风一眼,叹道:“好吧,希望你不会后悔。”

这时林皓月反而担心凌风打退堂鼓,便故意激他,说:“年轻人,你要是害怕的话,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凌风眉毛一挑,道:“除非你自己不敢赌,我自然没有问题。”

林皓月“哈哈”大笑,他接过凌风手中的石头,翻来覆去了看了几眼。

然后他又细细观察了一番,脸上露出笑容:“以我的经验,不管从重量还是从外观上,这块毛料赌涨的可能性不会超过一成。”

凌风一直平静地等着他的判断,这时才说:“你这么有信心,看来我们的赌局可以生效了。”

林皓月心道,这小子完全是个外行,而且还是二杆子的性格,这一千万我赢定了!想到这里,他脸上不禁露出笑容,道:“按你说的,如果你赢了,随你在赌石节上挑选料子,只要总额不超过六百万,全部由我买单,你看怎样?”

凌风眼睛一亮,道:“好,一言为定!但那二百万呢?”

林皓月看向王子文:”不是还有王老板吗?“

这林皓月老奸巨猾,做事给自己留条退路,也不忘把王子文带上。

王子文看林皓月都这样说了,不好推辞,从兜里取出了车钥匙:“门外那辆车四百万,赢了你自己开走!”

“没问题!”凌风爽快地答应了。

看凌风如此自信,林皓月心中一突,暗想:这小子明明是个生手,怎么会这么自信?难道他有其它的依仗?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就摇起了头,一个毛头小伙子,能有什么依仗。

打消了心中的疑虑,林皓月对苏清雅点点头,拿着原石就去了切割机旁,吩咐机工师傅动手。

机工师傅是位老师傅,经验丰富,他很快就调试好机器,开始用砂轮在石头的一侧打磨。像这种小石料,一般都是从一个方位擦窗,看能不能擦出绿来。

机工师傅一边擦一边观察,全神贯注。旁边也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在那儿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这么小一块石头,里面不可能出翡翠吧,我看白花钱了。”一个胖子自以为是地说。

“不一定,有时候毛料虽小,也有可能出东西,还是往下看。”

林皓月则一脸的笑容,语气轻松地对苏清雅笑道:“苏小姐,赚下这一千万万,我今晚请你吃饭如何?”

苏清雅的情绪不是太好,凌风毕竟是她带来的,如果在这里输掉一千万,她难免尴尬。而且考虑到凌风的感受,她只是勉强一笑,并没有回应。

就在这时,机工师傅突然“咦”了一声,迅速停了机器。他将擦了一个窗口的毛料取下,就见上面出现一抹浓浓的翠绿,正而不邪,高贵大气。

“出绿了!”

外围的人发出一阵惊呼。

“这是谁的东西?我愿意出一百万买下它!”人群中,有一位中年大叔说道。

“这个绿色很正,而且正是冰种帝王玉,如果掏出的料子能超过鸡蛋大小,价值就绝对超过一百万啊!”有一位懂行情的人赞叹且羡慕地大声道。

林皓月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他不理那些议论纷纷的人,快速地对那师傅道:“四面擦窗,里面未必就有东西。”

王子文更是脸都绿了,这特么要血亏的节奏。

那师傅就是给人打工的,闻言就又开始了工作。他速度很快,十几分钟时间,就陆续把石头的四面都擦出窗口,使得料子内部的整体情况彻底暴露出来。

“四面都有绿!”苏清雅长长松了口气,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林皓月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凌风“呵呵”一笑,对苏清雅道:“你不是要买翡翠吗?你看我这块如何?”

苏清雅笑了起来:“我正要跟你说,这块翡翠我要了,二百万,你看合适吗?”

这块翡翠非常完整,绿色浓正均匀,品相冰种,苏清雅出二百万非常合适。

她才一开口,那之前出价购买的中年人就立即道:“我出二百四十万,这位小兄弟,卖给我怎样?”

苏清雅耸耸肩,笑道:“凌风,二百四十万有赚头,你可以考虑。”

凌风淡淡道:“二百万,它已经属于你了。”

苏清雅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道:“那就多谢你了哦。”

这时,凌风对林皓月道:“林老板,真不好意思,看来我赢了。一会呢,我会上去挑选六百万元以下的毛料,要让你破费了。”

凌风转身看了李小曼一眼,对着王子文道:“王总,今晚劳烦你打车回去,我就不送了!”

林皓月这时真想走过去,在凌风脸上狠狠打上一拳。不过他到底是有身份的人,经历过不少风浪,在长吸了一口气后,缓缓道:“看来你运气真不错,我愿赌服输,你可以去选料了。”

凌风对苏清雅道:“要不要一起去?”

苏清雅笑了笑,款步走来。她的笑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看得凌风心肝儿一颤。

“既然你的运气这么好,我也跟着沾沾光。”苏清雅看到林皓月吃亏了心里自是高兴,这个纨绔要不是父亲要求,她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校友会还未开始,而凌风有了大赚一笔的机会怎能轻易放过?

凌风带着苏清雅继续到其他地方继续切石。

“都说赌石一刀穷,一刀富,果然如此啊!赌石确是一种迅速积累财富的手段,而我既然拥有透视能力,就该有一个长远的计划才行。”

凌风就这样一路走下来,在诸多的石头中逐一挑选。他发现,这些翡翠原石的标价,十有八九要高于它的实际价值。若有人将此地的原石全部买下,必然是要赔本的。要不然的话,买家们大可将翡翠全部剖开来出售,而不以赌货的形式出卖。

最终,他买下了五十四块石头,总价值在二百九十八万。这些石头,都经过他的精挑细选,解开后至少可以增值十倍。

就在凌风和苏清雅挑选原石的时候,玄机大厦的最高层,林皓月正神色恭敬地站在一位中年人面前。中年人西装笔挺,神色冷漠地道:“皓月,你养气的功夫还是不够,居然与那种底层的小人物打赌。”

林皓月低下头,道:“二叔教训得是。”

中年人是林皓月的叔叔林耀,他是林家的掌门人,权势极大,林皓月在他面前也要变得锋芒内敛,没半点脾气。

“苏家的珠宝生意遍布全国,把持着汉东近半的珠宝贸易。我们林家想要在珠宝零售业拓展业务,就必须借助苏家的力量。”中年人道,“所以,你一定要把苏清雅追到手,这样两家才会更容易合作。”

林皓月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他不仅垂涎苏清雅的美貌,更看中苏家在珠宝零售业的霸主地位,而且苏家家主苏武在武道修炼上达到武王的境界,在修炼这条路上走得也是很远的。

“二叔,我们林家是翡翠帮的话事人之一,翡翠帮控制大陆百分之八十的翡翠货源,苏家想要翡翠,就必须依靠咱们。苏家要是聪明,就不会拒绝这次合作机会。所以不管苏清雅怎么想,她都要服从苏家家族的意愿,乖乖嫁给侄儿。”(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