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

见到这个信封,李轩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就是你的招数?变戏法么?”

在之前萨格的攻击受阻之后,萨格的心中还对李轩产生了一些戒备和紧张,但是在看到那三张三色卡牌变成了眼前一个粉色的信封后,萨格只认为眼前这个小子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李轩没有理会萨格的嘲讽,看着眼前这个粉色的信封感慨颇多。

虽然刚才那个叫做艾希的少女和眼前这个叫萨格的少年实力低微,从他们身上凝聚出来的符文力量也不是很强。

但是这个晴日告白书却是一种非常稀有而珍贵的辅助型道具。

【晴日告白书:传说品质增幅道具,使用后临时增加使用者一阶源力,并在300秒内随时间递减。物品等阶:一阶。】

在安图恩世界,连年的战火让那个世界的人们每日都生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像是少女对初恋的期待与不安的心情,几乎是收集不到的。

“虽然有些浪费,不过还是速战速决吧。”李轩轻声说着,慢慢将手中的信封拆开,其中白色的纸很快连同信封一起化作火焰燃烧了起来。

“别说大话,今天谁都救不了你!”萨格冷哼了一声,保持着格斗的姿势,整个人化作一条难以看清的黑影冲向了李轩。

见到萨格终于认真,一些对他的恶名早有耳闻的学生已经预见到了李轩倒在血泊之中的场景。

砰!

但是一声闷响之后,所有人都惊讶的发现,之前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李轩,此时竟然毫发无损的站在原位。

在他的脚下,手臂诡异弯折的萨格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你们看,他的战力指数!”这时,一个眼尖的学生满脸惊讶的指着李轩头顶忽然浮现出的数字大声叫道。

在听到了他的叫声之后,其他人也注意到,此时李轩的战力值竟然高达400点!

“不会吧?他的战力指数怎么可能要比萨格还高?”一名低年级学生带着一点不能置信的神色看着李轩:“按理来说如果突破了四百点,那么就已经该进行评级了,怎么还会待在这里?”

“不对,你们看!”另一个学生仔细看了一眼李轩头顶的数字:“他的战力指数在下降!”

就在这些学生惊呼的时候,李轩忽然听到从脑海的深处,传来了一阵类似于收音台的刺耳忙音。

下一刻,李轩感觉到体内的源力竟然不受控制的飞快流逝,同时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在李轩的脑中响起。

“李..轩?能..听到..吗?”

脑中的那个声音虽然听的不真切,但是这个声音李轩却是再熟悉不过。

是卖饼草粉的神棍张甜!

在陌生的地方听到了熟悉同伴的声音,李轩左右看看,很快在其他人混合着惊讶与崇拜的目光之中离开了这里。

找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李轩直接出声说道:“张甜?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脑中的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道“信号..太差,换..个位置。”

声音落下后,一张虚拟地图竟然直接浮现在了李轩的脑海之中。

见到脑中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张电子地图,李轩微微一愣,很快便意识到,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不是偶然!

很快按照脑中的标记走到了预定的地点后,脑中的那个声音一下变得清晰了许多。

“喂?李轩?”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李轩皱眉问道“北方战线的情况如何了?”

“呃,这个嘛,实验是成功了。”张甜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显然并没有将话说完。

“北方战线如何了?!”李轩眉头一皱,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语。

“在你离开后就崩盘了,现在大家都缩在最后的首都云天城里。”冷不丁的,另一个声音在李轩的脑中响起“我们通过世界树级的宝具将你和你所在世界的那个人互换了存在,你的本体在调换的瞬间就已经被风惧魔给击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已经死了。”

“张!甜!”听到另一个声音的解释,李轩忍不住低声吼道。

“咳咳,先别激动。”张甜顿时吓得大叫了起来“现在我们已经无力再去夺回失去的领土了,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你了!”

李轩双眼微微闭起,冷声说道:“说!”

“咳,是这样的,这个位面我们觊觎,不对,是观察很久了,在肉体的实力上,这里的发展程度要比我们高出太多。所以,我们需要你在这个世界收集所有可以收集的强化方式以及一些其他东西,我们需要对这些东西进行研究。”

张甜刚说完,站在她身边那个有些冷漠的声音就接着说道:“如果有特殊的道具回传,你可以通过消耗自身源力的方式联系我们,我们会想办法通过你体内的世界树级宝具将其传输回来。”

另一边,张甜也紧随对方的话语之后接着说道“对了李轩,这个世界没有符文组合,这里的人完全是以打熬肉体和一些总称功法的能力来进行攻击和防守,有关这个世界的战力指数和我们的灵能等级对照表我已经全部写好了,现在就和你的装备一起传送过去。”

张甜话音才落,李轩还来不及制止就忽然感觉身体之中的源力开始疯狂流逝,同时,在李轩面前的空间竟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直接撕开。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一个眨眼的时间,但是受到了晴日告白书加成的李轩竟然在这一瞬间之中,将体内的源力几乎消耗殆尽!

“你的时间不多,一定要..”脑中那个冷漠的声音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一阵温柔的风拂过李轩的身体,这个安图恩直接的三大强者之一,含有的扶住了发胀的额头,喃喃自语道:“为什么我会有这样不靠谱的同伴?”

心中的负面情绪只持续了一会儿便被扫去,李轩弯身将落在地上的金属手套和一本卖相花哨的册子捡起来后,紧抿着嘴角翻看了起来。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