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公交车上的奶水

最后慕少白还是乘上了他们的机动车。

至于原因,则是因为霍德留所说的,炎龙会根据幸存者的气息,继续攻击附近的村落。

那可不能保证那炎龙会不会再打个回马枪。

在没有决定性的攻击方式之前,慕少白是不打算单对单面对炎龙,毕竟,没有胜算。

至于两个精灵的战斗力,面对炎龙,恐怕他们两个连辅助都算不上。

而这种情况下,机动性最高的还是伊丹耀司他们的机动车了,所以慕少白选择了上车。

“那么,来自天朝的少年,需要我们通过外交的方式将你送回你的祖国去吗?”副驾驶座上的伊丹耀司开口问道。

“你们有能力和平行世界的天朝进行外交?搞明白,我可不是你们口中的华国居民,而是另一个世界的天朝居民。”慕少白开口呛道。

伊丹耀司顿时一脸麻烦的撇过脸去。

“那么,你要去哪里啊?”驾驶座上那个叫仓田的年轻男子一边掌着手中的方向盘,一边问慕少白。

“送我们去阿尔努斯之丘附近就可以了。”

慕少白的话直接让车内的几人一惊。

“等、等等!那不是就在我们的基地附近了吗!你住在那里吗!”伊丹耀司一脸惊疑的看着慕少白。

“呵,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概不外露。”慕少白笑眯眯的看着伊丹耀司说道。

伊丹耀司顿时泄了气似得依靠着座位。

“嘛,虽然这个是没问题,不过,我们希望先去一趟附近的村子。因为有必要将有龙出没的事情告诉他们。”

慕少白理解的点了点头。

“这个我没有意见,虽然对于你们这些霓虹的自卫)队竟然会关心非自己国家的人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也是有自知的。等你们将我们三人送到阿尔努斯之丘的时候,我也会作为谢礼告诉你们一些情报。”

“情报?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吗?”

伊丹耀司感兴趣的问道。

“不是,实际上,对于这个世界的情报,我了解的也不多。”毕竟当初被门给卷进去的时候,汉化也只是翻到了总击篇。

“那你的情报是关于哪方面的啊?”伊丹耀司兴致缺缺的重新躺了回去。

“是关于那扇门的。”慕少白依靠着身后的车皮回答道。

顿时,伊丹耀司和仓田精神一振。

“你知道那扇门的情报吗!”伊丹耀司有些紧张的看着慕少白。

“嗯,知道一些。”慕少白一脸无所谓的回答道,“不过,具体的事情,得等你们将我们三个送到阿尔努斯之丘附近后,我才会说。”

“哟西!我现在动力满满!仓田!加速加速!先将炎龙的消息传达到附近的村子,然后尽快赶到阿尔努斯之丘!”伊丹耀司一脸的兴奋。

“队长,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仓田一脸疑惑的看向伊丹耀司。

“当然了!只要将门的情报报告上去的话,就由机会请假回去参加冬Comi了啊!”

伊丹耀司一脸的兴奋。

“队长,你也就这方面比较拿手了吧。”仓田一脸无语的看着伊丹耀司,手上和脚上却是没有闲着。

“就让队长你看看我的真本事吧!秋名山车神,就是我仓田啊——!”

猛地一个踉跄,机动车颠簸了一下,直接让后面的几个人倒成一片。

霍德留压在了那个侦察队中看起来年龄最年长的人身上,而慕少白则是趴到了自己身边杜嘉的身上,头更是直接埋在了杜嘉的丰满之中。

突如其来的加速让杜嘉也暂时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以致于她到慕少白压倒自己身上的时候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而慕少白则是压在杜嘉身上一时之间甚至都不想起来。

最后还是杜嘉将慕少白搀扶起来的。

当慕少白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双满意的眼神,以及两双嫉妒的眼神。

至于杜嘉,她脸色微红的直接将脑袋转到了另一边去了。

“我好羡慕!”仓田一边掌控着方向盘一边留着眼泪大喊着。

“啊啊啊!我也好羡慕!”伊丹耀司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身后有些尴尬的两人。

机动车很快便赶到了附近最近的那个村子,寇达村。

有慕少白这个可以进行翻译的人,所以双方交流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而炎龙的消息,也被慕少白准确的传达给了寇达村的村长老大爷那里。

“这样啊,那个精灵部落也只剩下这两位了啊。”寇达村的村长一脸同情的说道。

“不过,这附近竟然出现了炎龙……这样的话,这个村子也不能呆了啊。”村长的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真的是非常感谢您告诉我们这么重要的情报。”村长感激的看着慕少白。

“得马上通知附近的村庄才行。已经记住精灵和人类味道的炎龙,可是会在肚子饿了的时候攻击村子和城镇的啊。这次真的是太感谢您了。”村长握住慕少白的手一直道谢。

当村长将消息传达出去之后,整个村子,甚至连附近的几个村子都开始骚动了起来。

将情况跟伊丹耀司说过之后,跟侦察队的几个人以及杜嘉和霍德留呆在一旁的慕少白皱着眉头看着那些大包小包往马车上装的村民,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吗?”伊丹耀司一边将水壶递过来一边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为这些村民的行为感觉不值当的。”慕少白接过水壶喝了一口之后回答道。

“不值当的?”伊丹耀司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便是快速。拿上金钱和衣物之类的生活必需品之后,就直接赶紧组成车队离开多好,即快速,又安全。而这些村民一个个的恨不得将自己家中所有的东西都装上马车,却完全都没有想过马车的负载能力,既减缓了前进的速度,又将自己的性命置于了财物之下。”慕少白看着那些大包小包装车的村民摇了摇头。

“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但是命没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伊丹耀司理解似得点了点头。(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