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漂亮妈妈唐雅婷

又一次按照谖草教授的心法口诀打坐聚气,可折腾了半个小时,她又失败了。

果然还是不行。

也许是因为魂灵外来的缘故,她总是无法正确地领悟口诀的玄机。

拂去心头略微浮起的烦躁,姬玉遙打算出门走走。

谖草本在睡觉,感应到她远离,便化作一道光,回到她体内。

客栈出去,就是集市街了,不远处就是店小二说的随天宗甄选弟子的大市场。

此时,还没到甄选时间,集市上却人山人海,许多修士席地而坐,身前摆放了一些兜售物品,也不吆喝叫卖,两手一抱闭目养神。这个场景倒很像前世网络游戏中,玩家集聚摆摊的场景,只差他们头上没有写着明晃晃的摊铺名字了。

近来涌进桃花镇像的她这般年纪的孩子不少,都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瓜娃子,一过来就叽叽喳喳地吵闹不休,整个集市多是小孩们的笑闹声。

姬玉遙小逛了一会,新鲜感便过了。

正要去集市外看看,刚转身就被一个小胖子迎面撞了一下,她往后几个踉跄,差点跌倒。

“对不起!”小胖子急冲冲的,折回来问她:“你没事吧?”

她摇摇头,“我没事。”

小胖子抱歉地笑了笑,转身跑到不远处的一个摊子前,将怀中的一大包裹落到摊主面前,哗啦啦散出上百个上品灵石。

周围的人见状,纷纷发出惊叹的声音——这可是一大笔灵石呢!

姬玉遙想了想,也围过去看个究竟。

“前辈,你要的灵石我都凑齐了,现在可以把黑龙草卖给我了吗?”

黑龙草!这个三个字又围观者一片议论!

姬玉遙顿了顿,此时就好像在百度搜索框里输入“黑龙草”三个字之后自动跳出百科大全一样,关于黑龙草的所有信息顿时涌进她脑海中!

那摊主看起来二三十岁,一头银灰色的长发半挽,身上穿着青涩袍服,看起来仙风道骨。他睁开一只眼,瞧见地面上的灵石,满意地开口道:“你小子倒是守信。黑龙草现在归你了。”

说着,他当众扔出一个小锦囊。

小胖子拿到锦囊,打开看了一眼,嘿嘿一笑。

旁边有人拦住了小胖子的去路,说道:“黑龙草只生长在世外龙岛,除了渡劫期老祖,所去之人皆是有去无回。这小小桃花镇竟有黑龙草交易?不如小道友你让大伙开开眼?”

此话一出,旁边的人纷纷附和。

小胖子也是个傻甜白,当即打开锦囊,露出里面的黑龙草。

一时间,众人纷纷惊叹不已,这黑龙草不愧是极品仙草,形如蛟龙,通体金色,周身散发着盈盈绿光!

“这不是黑龙草。”姬玉遙忽然道。

众人纷纷惊讶地看向她,还空出了她旁边的位置,更显她的突兀。

那摊主面色一边,厉声道:“哪里来的山野小娃,竟敢在这信口雌黄!”

小胖子一时也有些懵,不知所措地望向姬玉遙,“你……你怎说这不是黑龙草?你可识得?”

“黑龙草,生长火山口内峭壁,根系三至五厘,形如蛟龙,通体金色,坚韧无比,有移魂之效。”她吐字清晰,声音清润,虽看起来年纪小,却给人可以信赖的奇妙感觉。众人纷纷竖起耳朵,听到她接着说下去:“想要辨别黑龙草真假,一看,它是否在见光之刻散发鬼火般的幽蓝色光芒,二看,它遇水是否会起火。”

摊主大概没想到竟然还能遇到一个识货的,忍不住地豁然站起来,“你休要胡说八道!这黑龙草可是从逢魔宝船打到的!就连随天宗的内门主事都亲自认证过!”

此话一出,围观的人就瞬间偏向男子。

一个是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一个是有随天宗内门主事认证的金丹期修士,谁的话更可信一些,似乎一目了然。

小胖子见状,连忙道,“这位小姐姐,谢谢你,不过我相信前辈不会糊弄我,毕竟这么多前辈可都看着呢。”

摊主面色好了一些,只是眼神有些发虚,生怕夜长梦多似的,他拉着脸道:“可不是,这里是桃花镇,就算借我几百个胆子,我也断然不敢卖假货!再说了,若是作假,以后传出去我李继发可怎么在山海境混下去?”

这话一出,看热闹的都觉得没什么戏了。

结果,谁也没想到,那个瘦小的女娃子竟如此执着于揭发假冒伪劣,二话不说就拿起旁边摊位的茶水,哗一下泼到小胖子身上!

小胖子被泼了一脸水,连带手中的黑龙草也遭了殃。

只是,和预想中不太一样,这草并没有燃起火焰,而是滋一下灭了光环,并且迅速灰败,最后只剩枯草一根!

众人噤声,小胖子愣了半天,才惊道:“这不是黑龙草!”

摊主见状,二话不说拂袖收走地上所有灵石,打算桃之夭夭。

“想逃?!没门!还我灵石!”小胖子随手就将那可假药草甩到过去,追上那男子,跟男子纠缠起来。

桃花镇内禁止斗法,这边双方才刚刚开打,那边巡守就赶到了,最终两人被巡守带走。

围观者散去,姬玉遙才松了一口气,慢腾腾地往回走。

此时,谖草在她脑海中问道:“为何多管闲事?”

前世,姬玉遙从来不会做这种事。

姬玉遙想了想,说道,“没有为什么,大概,只是无聊吧。”

“他是个金丹修士,若他日前来寻仇,你可如何应对?”

“如果我害怕,就会没有仇人吗?”

“……”

“如果金丹可以杀死我,那我愿意一直呆在桃花镇,直到我晋升为金丹。”

“若是你几百年都无法结丹呢?”

“那我就在桃花住几百年好了。”

“因为做了一件对你毫无增益的事情?”

谖草越来越无法理解现在的姬玉遙。

“有没有用,你很快就知晓。”她勾起唇角。

顺手在摊贩上买了几本修仙基础入门书籍,她带回客栈翻看一会,然后继续尝试引气入体。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依然没有成功。

她也不焦躁,到了饭点时间,施施然离开房间,到客栈一楼找了张桌子点了两个菜。

吃到一半,对面就忽坐下一人,她抬头一看,不正是那个受骗的小胖子吗?

“呼!原来你住在这里啊!可算找到了!”小胖子依旧是风风火火的,不过大概真的跑了许多地方,此时满头大汗,脸蛋红成了大苹果,他笑道:“这位小姐姐,我叫谭未然,谢谢你今天的仗义出手,不知怎么称呼?”

谭未然胖胖圆圆的,坐在那里像个秤砣,可着实只有十一二岁,正是熊孩子的年纪,叫她小姐姐合情合理,又显亲切。

姬玉遙唇角一勾,“姬玉遙,你叫我啊遙就可以。”

“啊遙小姐姐!”小胖子很是自来熟,用手抓了一颗花生米往自己嘴里丢,开心道,“你猜后来发生了什么?哈!那巡守将我二人带走,原本只是勒令李继发将灵石交还给我,没想到李继发不服气,闹了起来。”

“后来呢?”

“后来正好遇到随天宗选徒的内门主事过来问话,那李继发不是说内门主事给他作保黑龙草是真的吗?李继发当场被揭穿,主事根本不曾给他作保!主事得知李继发竟敢用自己的名号在外招摇撞骗,当下一怒,出手废掉了李继发的一身修为,没收他全部财务,将他丢出桃花镇!”

姬玉遙噗哧一笑,“活该。”

“对对~!活该!”谭未然说着,将一小袋灵石放到桌子上,推给她,道:“要不是小姐姐,我怕是要被那李继发坑惨了。这点灵石就当时报答你的仗义吧!你千万要收下。”

姬玉遙打开灵石袋子,只见里面起码二三十个上品灵石吧。她只拿了三颗上品灵石,把其余的退回给他,“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小姐姐真是心善,要知道那李继发可是金丹修士,换做旁人,哪里有这番勇气与他做对?”谭未然不禁感叹,同时即便知道姬玉遙连筑基修为都没有,却还是忍不住对她心生结交之意。

姬玉遙笑道,“桃花镇禁止斗法,我也是斗胆张口罢了。对了,你寻黑龙草做什么?”

话到这里,才算是达到姬玉遙所为的最终目的。

她前世没别的本事,唯独在权贵圈子里浸染出一些看人的眼光,以及一些为人处事的套路。当时在集市,她就看出小胖子身家不错,可为人憨厚老实。然后得知他要重金求购黑龙草,却买到了假草,她就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好机会——黑龙草是很珍贵、稀少没错,但她记忆里知道哪里有一大片黑龙草啊!她揭发了那个李继发之后,小胖子一定会要登门拜谢,此时,她再将自己有黑龙草的事情告诉他,岂不两全其美?

如她所料,谭未然闻言,肩膀垮下来,有些沮丧地说,“你知黑龙草有移魂之效,便不难猜到我为何重金求购。”(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