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被迫做在木马上调教

你猜猜这是什么?要等48小时才能看哟……

云瑾看到周雨双眼底的担心,  也知道是真的关心自己,  安慰地笑道“没事,  这件事情并不是我挑起的,错也不在我,他们还是要些脸面的,  刚才他们也没说什么。”

周雨双听到云瑾这么说也为自己的同桌松了一口气,若是他们执意为难,恐怕云瑾会比较麻烦。

这一天,  全班的同学都在关注容晓筠的事情,很多人上课都在讨论,所以这一天任课老师都在强调不要开小差,  倒是时间过得挺快,这就下午放学了。

云瑾今天不打算自己做菜,想着在外面吃点东西就好。云瑾来到了以前爸妈带她来的小饭馆,这个饭馆虽然小,但是味道却很好,在这附近都是比较有名的。云瑾点了一两个菜,自己吃着。

突然,云瑾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但是看了一圈,  周围都没有什么可疑的,云瑾只好装作不在意,  继续吃东西,  但是心里的警惕已经提到最高。她相信自己的感觉,  特别是重生了之后她还服用了洗髓丹,五感很敏锐,这种被盯上的感觉不会错的。

但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现在的实力还不能让对方现。所以云瑾只好和刚才一样,慢悠悠地吃着东西,顺便拿出手机在刷红包群。

今天在学校一天都没有机会刷红包群,看着之前的记录,知道自己错过了两个人的红包,很是懊恼。不过想想,自己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盯着手机,所以错过了也很正常。

[萌萌哒女天师]:今天一直在上课,居然错过了紫阳道长的红包,嘤嘤嘤……不过我在吃好吃的哟,你们在干嘛?

[一空大师]:好吃的?有上次的好吃吗?我在吃斋菜。

[青丘九尾狐妖]:萌萌这边的好吃的?我也想试试,我们这里都没啥好吃的,这群妖不是嗑药就是啥都不吃。我还在打麻将。

[深渊魔王]:什么好吃的?本王帮你尝尝。

[地府鬼差]:我们吃香烛。

[千年僵尸王]:人类真麻烦,还要进食。

[苗蛊女]:萌萌在吃什么?我们这的蝉蛹也很好吃的哟……

[萌萌哒女天师]:我在外面吃呢,等下打包一份好吃的给你们个红包!

[青丘九尾狐妖]:好啊好啊。

[一空大师]:我已经准备好。

[深渊魔王]:谁敢和我抢?

[千年僵尸王]:我勉为其难尝尝味道。

[地府鬼差]:其实我也可以吃的。

[苗蛊女]:来来来,看这回谁能赢。

云瑾看着群里的对话心里觉得很温暖,自己的秘密是不能告诉别人的,幸好还有这个红包群陪着自己,还有群里的人也帮助了自己许多。不然自己重生回来生那么多的事情估计会要崩溃的吧?

云瑾觉察到在暗处盯着自己的人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离开还是不再看着自己。但是云瑾现在已经吃完了,让老板再打包了一份糖醋鱼和饭付了钱就回家去了。

一路上云瑾也在注意有没有人跟着自己,但是并没有现有人跟着自己。难道在饭店盯着自己的人只是偶然碰到?想到这里,云瑾倒是没像刚才那样担心了,不过不管怎么样,小心还是对的。

回到了家里,云瑾将打包回来的糖醋鱼了个拼手气红包。

[萌萌哒女天师]:朋友们,福利来了!糖醋鱼!

过了一会儿,才看到群里有人回答。

[苗蛊女]:啊哈哈哈,我抢到了!糖醋鱼是我的啦!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你们只能看着咯,真是不好意思呢。

[青丘九尾狐妖]:哼!抢我的鱼!

[深渊魔王]:居然敢和本王抢东西?!

[千年僵尸王]:切,我才不吃这些东西。

云瑾:好像刚才说要尝尝的人不是你一样。

[一空大师]:我的鱼……

[地府鬼差]:我还是回去吃香烛吧。

红包群这边聊完了云瑾准备开始今天的学习画符,今天要学的是五行天雷符,用于引雷对付阴晦之物的符咒。鬼怪之类的东西最怕的就是五行天雷,所以这个符咒是很有用的。云瑾打算多画一些,今天晚上带去学校。

等云瑾停下来的时候,数了一下,自己成功了二十张。对于这个数量云瑾已经觉得很满意了,云瑾决定今晚就去完成天师任务,找出那个之前制造鬼打墙的魂体。但是将容晓筠弄成这样的魂体云瑾暂时是不打算动手的。

因为现在云瑾的实力一般,也就是个半吊子,她也不知道是什么让容晓筠几人变成这样,所以虽然说自己是天师,但是还是看清自己的实力吧。

等云瑾去到学校的时候,班里的同学大部分已经到教室了,都在看书。云瑾走到自己的座位坐着之后,也拿出数学课本复习以前的知识,然后预习明天要学的内容。

在晚自习的时候,班主任还来叫了历映菱出去了一趟,大概四十分钟这样,不知道说了什么,回来的时候云瑾看到历映菱的眼睛红红的。云瑾想着这肯定是之前容晓筠的事情有历映菱的参与,现在几人中只有历映菱和自己是好好的,而自己做为受害者肯定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所以这次容晓筠他们的事情估计是历映菱来背黑锅了。一个晚自习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放学的铃声响起,不住在学校的同学纷纷收拾好东西,往校门口走去。因为昨天容晓筠的事情还让大家心有余悸,所以今天大家走得都很快。

云瑾慢慢地收拾自己的东西,等收拾好了,现除了住在宿舍的人,住外校的就剩下自己了。云瑾慢慢地走在学校的小路上,在经过那片小花园的时候云瑾运起法力注意观察了小花园里的情况。这一次云瑾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在小花园的中央花圃边上,有一块阴气特别盛。

云瑾想起天师秘籍中,看到鬼的方法,将自己收集到的牛眼泪抹在眼皮上。睁开眼睛,云瑾看到了在花圃上坐着一个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年纪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本来坐在花圃的少女看到云瑾一直打量着她,才意识到对方能看见她,  “你能看得见我?你是什么人?昨晚你居然能走得出去。”

云瑾第一次见到真实的鬼,不免有些紧张,但是幸好对方的样子并不是很凶恶,而是正常少女的样子。“我是一名天师,你既阳寿已尽,为何还要留恋阳间,还不去地府投胎?”

“我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但是我担心我妈妈,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离开学校的小花园,所以一直没有能回去看看家里怎么样了。你是天师,有没有办法帮帮我?只要再看看他们一眼,我就会去投胎了。”

云瑾听到少女的话微皱着眉头,问道,“你是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之前我考试没考好,想上天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但是后来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等我有意识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鬼。但是我一直没能离开学校,我想回去看看我家人。”

云瑾听着这话,觉得这少女死得也是很蹊跷,但是现在估计也问不出什么,而且这次的任务是要让对方投胎,所以云瑾只好答应满足对方的心愿,看过家人之后对方就去投胎。

一人一鬼达成了协议之后,云瑾看了看少女魂体所在的小花园,这才现,小花园的花圃和假山正好构建成了一个天然的拘魂阵,难怪她的魂体一直没能离开小花园。

阵法的知识云瑾懂的不多,让她摆阵的话现在是摆不出来的,但是破拘魂阵的话还是可以的。云瑾将五行天雷符拿出,捏起手诀,“天地无极,赦令五行,极!”

瞬间,五行天雷符引来了一道雷,将拘魂阵的阵基粉碎了,所以拘魂阵也就解了。解决了阵法的问题,云瑾从仓库中拿出了锁魂珠,经过研读天师秘籍,云瑾知道锁魂珠内可以装魂体,所以她便将少女的魂体引入锁魂珠内。

周远听了清河道长的话,吓出一身冷汗。这块血玉这么邪门?之前他们都不太相信这些事情,但是桃木牌的事情,还有之前周雨双同学在学校内出的事情他也是在关注,也是这位道长把人弄醒的。所以他对于这位的话还是很相信的,当即决定把血玉交给清河道长,让他们处理掉。自己恐怕以后再也不敢乱买这些东西了。

“既然如此,那还请道长将这块血玉处理掉,我们感激不尽。老爷子的身体也得麻烦道长,之后的休养我们会注意的。还有云瑾同学的木牌,谢谢。要不是你的木牌,我们恐怕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周远对着这两人感激道。

周雨双听了那位道长的话,虽然对于什么煞气还有些疑虑,但是木牌的事情是自己亲自经历的,因此深信不疑。对于云瑾久了自己爷爷很是感激,决定以后一定要报答云瑾。爷爷可是从小对自己很好的,也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连父母都比不上。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手机版阅读网址:(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