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结伴大典如火如荼的推进着,邪风明显能感觉到邪神对这次大典的重视,不仅亲力亲为的参加大典的布置,就是大典所用的食材和酒水都包办了。

这样的邪神太古怪了,联想到飞升那天他莫名奇妙的话,邪风心中忐忑极了,这不是酝酿着什么阴谋吧。

在郝佳的耳边风下,邪风思来想去,怎么这么不对静。郝佳当时人剑合一,没听到邪神的话,自己可是听到了,怎么能无动于衷。

这不,邪风拿了两瓶佳酿找到了邪神殿,发现邪神竟然在变态的选各种绫罗绸缎,而且一看还是各种女人喜欢的绣花花色,这也冲击太大了,不是被刺激坏了吧。

“咳咳……你这是……”邪风咳嗽一声,打破僵局。“哦,你来了,这不,我的新娘子不积极,我给她看看,什么样的花色,适合做她的大典礼服。”邪神意识到,怪怪的,有些不妥,连忙后退一步。

“来,坐。怎么来找我了。”这个时候某些人不在花前月下,你侬我侬,跑来邪神殿一定是有事了。

邪风举了举手中的酒,“来找你喝酒了。”说完将一个青花瓷酒瓶递了过来,“我在人界的珍藏,可比仙酒和神酒够味儿,你一定没喝过,尝尝。”要喝醉邪神那是不可能的,邪风也没这个打算,只是需要一个氛围,想说自己的话。

“嗯,味儿还真不错,纯粹的粮食味儿。”邪神喝了一口,就停了下来,“来,有什么事和我商量。”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邪风这还是第一次来邪神殿。

“嗯,是这样的,这次你与灵感女神,突然要和我们一起举行结伴大典,不是对我和郝佳还没有介怀吧。”邪风也不是喜欢绕圈子的人,他知道邪神也是,最近邪神也比较好商量,他自然就直来直往了。

“噗……”邪神惊的差点把酒吐了出来,“这说的哪里话。”邪风有点不好意思,还是这说了,“上次郝佳飞升,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而且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喜欢同样的人,也是正常,只是怎么拉着灵感女神进来,这事对她不好,而且她好不容易才重新开始。”怎么说,灵感女神是自己和郝佳的救命恩人,若果因为自己而被牵扯进去,确实太过意不去了,所以这话也不只是郝佳的意思。

“呃,我没有喜欢郝佳,是你喜欢而已。我只是对你喜欢的人好奇。”邪神听她这么说有些尴尬怎么很像他要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例如抢婚,始乱终弃。

别人不了解前因后果,不能理解自己,而自己的事,邪风都是知道的,这不是怀疑自己么!“不是你把我,把你自己当什么了!”邪神有点恼火,酒瓶往桌上一拍,不喝了。

“不是,事出突然,别说我了,谁不奇怪。何况灵感女神还被你杀过一回,你就是愿意,人家也不愿意啊,对不对。”邪风这一刀狠狠地刺在了邪神心口上,你愿意,人家也不愿意啊!她就是不愿意!

邪神不说话了,狠狠地瞪他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恶狠狠的堵回去:“那她是不是同意了?你让郝佳去问问。是不是我强迫她同意的。”

邪风尴尬的低头,还有最后一种可能就是邪煜爱上了灵感女神,可是邪风知道这个可能,却怎么也不敢相信,故而想都不敢想。

“你要不给我句实话吧,到底结伴大典你想做什么,你也知道这是我几十万年的执念,不容有失的。”邪风也放下了酒,摆明了不说清楚,我就不走。

邪神觉得要自己说出这话难以启齿,可是不说邪风一副到底你又有什么企图的样子,真是让人憋屈。

邪神也不绕弯子了,“在我眼里,蓝是独一无二的。我喜欢她,想要私藏了她。不喜欢别人看她别有所图的眼神,不喜欢她赤裸着双脚,更不喜欢她洁白胳膊漏出一节来,你懂这种心情了么?”

说到这儿,邪风哪里不懂,郝佳的百花裙一向保守,但是邪神不说邪风没有感觉,一说他懂了,“郝佳穿那样的衣服,我也受不了。不对,你这是爱上她了。好了,我放心了,我走了,我走了。”邪风放心的拿着酒壶走了。

临走前,他自言自语道:“乖乖说的对,酒真是个好东西,酒壮怂人胆,还可以酒后乱性,酒后吐真言。”

邪神一听,大受启发,刚刚的一点儿憋屈都没有了。

结伴大典空前的热闹,也是玄奘界稳定后第一件大事,可以说是第一举界盛世。张灯结彩,好不喜庆。

因为邪神和邪风辈分大,自然没有什么人敢闹他们,主桌上除了玄奘大师,不易大师做陪,倒是没有别人。邪乾,邪坤,包包,星提,月提,皆空等人陆续来敬酒,邪神今天特别好说话,来着不拒,喝的痛快极了。

本来还觉得他有些距离的人,看样子,雪无痕,雪摩羯,武天,晓晓,李天虎都分别来了,好好的敬敬两对新人。

蓝还有些迷茫,就是这礼服的大袍子让她浑身不自在,可是看着一直牵着她手,心情好好的邪神,蓝硬是忍了忍,还是不要惹这位祖宗不开心了。

可是喝着喝着,她就觉得不对劲了,这酒口感特别好,有甜甜的桃子味儿,酒劲儿也不大,可怎么自己脸越来越热。

这不晶晶,乖乖,呆呆,萌萌几个小的,看他们都敬酒了,自己商量着也一道过来了,“祝邪神陛下和灵感女神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我才不要给他生儿子呢!就只会凶我!要生你们生!”蓝扯扯身上的礼服,“这破衣服憋闷死我了,不玩了,不玩了!好累。”一只手已经摸到领口,准备脱了,也不知这是酒壮怂人胆,还是酒后吐真言。

“新娘子喝多了,我们先回房,大家吃好,喝好。”邪神打横抱起蓝就回邪神殿的寝殿,郝佳坐不住了,上去就要追,邪风连忙拉住,摇摇头,“相信我,没事。”

邪风张罗的人界婚宴还在继续,只是还有对新人提前去了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