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小sao货水好多真紧

钟天琪盯着任剑飞:“都反复交代了吗?”

任剑飞道:“骑帅,你放心,昭阳,**,胡知明等人的画影图形都交给死士看过了,我亲自强调,一旦接敌,胡知明,宋刀锋一定要主动避让,昭阳,**那里打不过可以投降!”

“夫君,你也太坏了吧?就不怕**和昭阳釜底抽薪?”秦好奇道。

“嘿嘿,昭阳的人马落在我手上,我都舍不得杀,他和**跟我都是超级都尉,而且官职一直比我大,我就不信觉悟比我还低!任都尉,为保安全起见,你还是亲自盯着,完事第一时间跟我汇报!”

钟天琪说得自信满满,其实从最后一句话还是能看出来不安。

“既然任都尉不在,这里我最大,那援救易小姐的先锋就是我了!”秦正色道。

钟天琪指着自己,愕然张着嘴巴,秦却直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是主帅,最好还是在后方运筹帷幄比较好!”

“好吧,你是冰凤使,最好还是贴身保护我,我决定时刻跟你在一起!”钟天琪自己功夫比秦还高,其实他也是怕秦阴沟里翻船。

秦这一次营救易香兰,时间选在了大白天,她指挥战斗相当干练,一路熟悉地打旗语,前出的斥候很快就掀翻了敌人布置的警戒哨,秦甚至自己突进解决了几个暗哨。

“看来敌人防守还是很严密啊,这里面估计还有陷阱机关!有工兵卫出来的兄弟吗?”秦轻声道。

“冰凤使,你忘了我净凯是哪里出身吗?”净凯得意一笑,他可是根正苗红地第一代工兵卫,而且在什长时代就指挥过红顶都尉的超级巨牛。

“净都尉,你麾下怎么会有人不听指挥提前进去了?”秦皱眉。

“凤使,你放心,那是我妹夫皇甫家驹,他在陷阱爆破方面也是祖师级别的,让他先破陷阱,我们再进!”净凯道。

“净都尉,你这公然给自己的妹夫创造建功机会啊,这可要不得!”秦放下心来。

“这也是没办法,我妹妹在紫使麾下是探花,他要是不尽快当上都尉,那还不被我妹子一脚从床上踹下来?”净凯苦笑。

钟天琪看到不过盏茶功夫,皇甫家驹带人完好无损地走了出来,只冲净凯点点头,然后钟天琪等人进去看到了各式被破坏的触发陷阱。

“这防守之人也太小心了吧?这巴掌大的府邸居然搞得跟王宫一般森严,亏得任都尉心细,提前安排了你们工兵卫出身的高手,不然一旦触发陷阱,只怕贼人就会把易小姐转移了!”秦叹道。

“这应该是易银龙的手段,这个家伙鬼点子不少,要是肯用在建功立业上,做个将军都绰绰有余!可惜他不走正路!易小姐是他这个残废之人最后的砝码,自然比谁都更重视!”钟天琪道。

一行人最终穿堂入室,看到房中一条地道蜿蜒而下,走出地道,看到的是一条断壁悬崖,钟天琪都要忍不住破口大骂:“**太阴险了,估计他是探到悬崖,看到对岸有天险不肯冒险,才让我背锅!”

“骑帅,我们的蜈蚣挂山梯配上齐天木可以空中搭桥,这里起码还有一条锁链牵到对岸,过去不成问题!”净凯立马拍胸脯。

“过去是不成问题,只是这铁链晃动,一旦有人攀爬,对面一定会有反应,他们要是在铁链上放火或者射箭,我们上去的人必死无疑,而且他们还会一时之间转移易小姐!”秦跟着骑帅也是聪明无比。

“嘿嘿,我们还有绝活,这次出门带了三副飞天翼!”净凯道。

“好小子,我说任剑飞运送飞天翼给其他龙骑军,怎么会这么老实,原来你们私自密下了一批!”钟天琪面色不好看,这点他都不知道。

“骑帅,我们只留下了很少的,任都尉说了,我们不是主战兵种,只要少部分完成侦查任务或者飞天穿越天险就行!”净凯道。

“好吧,给我一副!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既然要飞天解决敌人,当然选最厉害的三个人过去,你们加起来打得赢我?”钟天琪毫不客气预定了一副。

“给我一副!净都尉,出门之前,你也曾质疑我的指挥权,咱们过招,你可不是我的对手!”秦道。

“净都尉,现在骑帅和凤使都走了,你要当主帅指挥主力过桥,最后一副让我去吧!”皇甫家驹道。

“早知道我多带一副了!”净凯只能只认倒霉,其实多带一副也没用,龙骑军旧例,若有高级都尉在场,出战必须留下一都尉指挥战斗!

钟天琪穿戴好飞天翼:“我从正面突破,你们从两翼掩护我,秦,你第一次使用飞天翼,俯冲的时候速度放慢一点,皇甫兄,你没事吧?”

“骑帅,我常出侦察任务!”皇甫家驹的潜台词是常用飞天翼。

钟天琪三人飞越天险,三人顺利解决掉守护铁链的十几个斥候,发了讯号,净凯开始指挥主力过来。

“不好,敌袭!”敌人的喊声传了过来。

秦也苦笑道:“敌人好阴险,居然在锁链上挂满了铃铛,只要有人攀爬,立马就会引起警觉。”

“目前我们没有退路,只能守住铁链,选择强攻!拖到净凯的人马过来,不然他们上锁链的将士必死无疑!”钟天琪道。

敌人来得很快,带队的正是易银龙,他哈哈一笑:“想不到我布下天罗地网,还有人闯进来,阁下是**的人还是易根靖的人?”

钟天琪冲皇甫家驹打个眼色,三人都包在飞天翼里面看不清样貌,皇甫家驹答话:“孙子,你要是敢凑近过来,我就告诉你!”

秦却看到钟天琪取出了背上的旗枪,她轻轻一笑,就看到勃然大怒的易银龙下令攻击,然后也仅止于此了,钟天琪的飞龙擒王一时之间制住了易银龙。

易银龙只愣了一秒不到,立马疯狂大笑:“哈哈,我守到了什么?居然是大名鼎鼎威武无敌的骑天纵元帅,哈哈,太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