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一言不合就扑倒h老师

无云疏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沐雅尘的身影,外面的阳光透过偶尔被风吹动的窗帘射进了一丝光线,无云疏抬手附上额头看着白的一尘不染的天花板,他想起昨晚沐雅尘在他耳边的低语“如果害怕被知道,那就一辈子藏着好了,我需要的只是你在身边而已”心里的震撼到现在还是久久不散,眼角有一滴又一滴的晶莹冒出来而后滑落,他拿过手机,回了祁月一条信息,信息很短只有一个字,“好”

无云疏走到学校的时候,在门口伫立了很久,他有些自嘲了笑了笑,胆小鬼是配不上沐雅尘的,也是无法和他一起并肩度过余生的,深吸一口气,他走了进去,沿途遇上了很多同学,但他发现大家看他的目光有些改变,不再是鄙夷而是畏惧和有些尴尬,他了然于心,只怕沐雅尘又做了些什么吧,一夕之间所有的人改变了态度,他说不上来那是松了一口气的感受还是想大骂沐雅尘一声笨蛋,即使被迫改变别人的态度,只要这种事不被社会所认同和接受,它依旧是躲在暗处吞噬人心和人性的暗箭,但其实,只要不去为这些眼光所累就好了,而这正是他需要去克服和学习的。

他来的图书馆,那间熟悉的资料室,给沐雅尘发了一个信息,然后他在资料室里四处看了看,顺便整理了一下他和沐雅尘留在这里的东西,刚站起来就被人从身后搂住,熟悉的气息萦绕在他鼻尖,“怎么不多睡会”

思索了一会儿,无云疏开口道“沐,我想离开一段时间”

腰上的手蓦然缩紧,无云疏被勒的眉头紧皱,他知道沐雅尘绝对不会轻易同意,之前是他说好不再离开,这次他又食言了,“你认为我会同意?”出口的话已然带上三分冷意七分怒意。

“对于我们的事,这次暴露出来让我看清了自己的懦弱和自私,我总是害怕那种目光和言语,这样的我没有资格对你说喜欢,你活的那么肆意,也许是因为家庭也许是因为本身的个性,但我没有那么勇敢,沐,这种事,必须靠我自己去克服,你越保护我只是让我越发的躲进自己的龟壳里躲进你建起的保护伞里,也许你不在意,但我在意,我们未来还有那么长,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和你手牵手的站在人群里,和其他的情侣一样光明正大,不再忧虑别人的目光,不再被世界所拒绝,所以,我需要去看看这个世界,我知道这个世界爱上同性的不会仅仅只有我们,所以我想去了解去看看我所接触不到的世界,所以,给我两年时间好吗?”

“既然最终结果一样,何必浪费两年时间”沐雅尘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你知道不一样的”

“谁的主意?”

无云疏闭上眼,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不管是谁的主意,重要的是我的决定”

“你就那么确信两年后我会一直在原地等你”沐雅尘放开他,退后一步看着他。

无云疏转身,目光有一瞬间的迟疑,却坚定的开口道,“我不怕,因为我会再次追你的”

无云疏上前一步双手抱住他的腰头靠在他胸前,“求你了,沐”

无云疏离开的时候,沐雅尘没有去送行,事后才知道情况的雷焱和萧遇幸问他怎么回事,他什么都没有说,大概知道他心情糟糕,两人便不再提无云疏这三个字。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终究被时间一笔带过了。

公寓里三个男生都有些改变,大概时间是让人成熟的良方,彼间都褪去了年少时的张狂,多了一份内敛。

“时间可真快,明天我们就高中毕业了,可惜大学更无聊啊”萧遇幸发出感慨。

“啧,你认为你大学有多少时间会在学校里,你爸妈会放过你”雷焱打趣道。

“是啊,雷,你爸妈还要不要儿子啊,我们俩换换好了”

“你,不够格”

“去你的”萧遇幸拿起手上的啤酒瓶就砸了过去,被他闪开了。

“英国贵族里不需要*”

“那有了你肯定是家门不幸”萧遇幸凉凉的回道。

“靠,你这混蛋,还不是和你们俩混久了,我满身贵族气息都被污染了”

“哈哈哈。。。。就你,还贵族气息,沐,你可见过他的贵族气息”

一直沉默喝着啤酒的沐雅尘淡淡道,“他不要脸的时候就满身贵族气息”

“哈哈。。。。。”

“你们两个混蛋,哼,不跟你们计较,免得脏了我的贵族气息,早晚有人收拾你们”

“哈哈。。。。。”

晚上,沐雅尘躺在*上,透过窗户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两年了,那个人就要回来了,从他离开后,他们便没有再联系过,大概彼此都在害怕吧,他从枕头下拿出一张明星片,这是这两年间,无云疏唯一寄给他的东西,就只是一张普通的明信片,背后写着:世界那么大,我心安处是你的胸膛,未来那么长,请让我用余生去表白。

这一次,他再敢离开,他发誓,直接打断他的双腿绑在身边。

无云疏站在太岁的门口,两年了,他离开那个人两年了,太多的思念太多想说的话汇聚在胸口,简直让他无法再承受,离开了才知道思念有多痛苦,不敢去问,不敢去想,就怕自己会忍不住,两年终于被他熬过来了,他选在今天回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他最想见的就是他,下了飞机后,他便直奔学校,他知道今天是他们的毕业典礼,他很想现在就站在所有人面前,告诉他们,这是我喜欢的人,两年前从这里逃开,两年后,他想当众对他表白,这一次,他不再害怕了,人生不需要那么多纷纷扰扰的干扰,他只需要知道何处是他的归宿就好。

他踏进校园,校园里很安静,大概都在礼堂里看毕业典礼吧,他原本举步想往礼堂而去但脚步一转他向图书馆的方向而去,一步一步,来到资料室,越靠近越心跳不已,手握住门把,轻轻推开,他就跌入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那个想了两年的人,就半倚在窗口,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拿着一张明信片,阳光在他背后形成极好看的光圈,让他整个人一半处于阳光中一半限于阴影里,而他的目光牢牢的锁住他,如阳光般烧热又如阴影般深远。

无云疏呼吸一滞,心跳的如万马奔腾,整个人如灵魂被剥离般只能怔怔的往向那双眼睛里,脚步没有再动一步,连手都还搁在门把上,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此刻却都失了声,只有静静回视的目光有着千言万语在传递,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遥遥相对的目光里彼此似乎都在用眼神吞噬着彼此,安静中蕴含着绝对的狂暴。

沐雅尘死死的盯着那个推门而入的人,他没有去参加什么毕业典礼,明天就要离开,他最想待的地方果然还是这里,这是属于他和无云疏的地方,在思念堕入回忆的时候,响起的脚步声让他心口一震,这自己无比熟悉的脚步声,一声一声的踏在自己的胸口上,他已两年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手不自主的捏紧了手里的卡片,心不受控的极速跳动起来,他视线死死的盯着门,当那个身影推门而入的时候,沐雅尘想奔上前去撕裂他,却无法动弹,只能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刻在心上的身影,两年了,那个男生比起两年前成熟多了,长高了,身体的线条似乎更加完美了,脸上眼神里散发出的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温暖,只是眼神更加坚定自信,没有了之前的不安彷徨,沐雅尘还在和他对视的的视线里不能自己就听到他坚定而温和的声音传来,“沐,我回家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