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经典强奷系列小说

……

站在船头,眺望着周围的无边云海,姜远的思绪,不知不觉就回到了临行前。

大概是受到了骆行远一战的刺激,麾下众人对于提高他的战斗力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

尤其是在知道他准备探索上古遗迹之后,更是一股脑地给了他好多东西。

先是沈尧,受到阴傀门的启发,不惜耗费大量真元,用玉符把自己最强的剑诀封了进去,送给姜远是给他防身。为了表忠心,这样的玉符,他直接给了两枚。

要知道,能封存天人境强者法术或剑诀的玉符,本身就不是便宜货,价值比起顶尖的法器还要高出不少,沈尧为了扭转自己的形象,可谓是下了血本了。

其他人也不甘示弱。

血炼老魔特意跑去荒郊野岭抽干了好几头灵台境妖兽,凝练了一瓶“血丹”。那些血丹看着拇指大一颗,跟回春丹好像没太大区别,里面却浓缩了灵台境妖兽一身的血肉精华,效果比最顶级的疗伤丹药都立竿见影。

张果有样学样,直接丢了一储物戒的丹药给他,效果从辅助修炼,到疗伤解毒,应有尽有,足以应付各种情况。姜远甚至还发现了一团可疑的红色烟雾,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倒是诸葛清明比较实惠。他知道自己在炼器上不如姜远,干脆另辟蹊径,炼制了一堆辅助用品给他。姜远甚至在里面发现了一整套的锅碗瓢盆。

最让人眼前一亮的,当属其中的一个简易随身洞府。

加入了极品通明石炼制成的宫殿精致无比,可大可,时可以托在掌心,大时与真正的宫殿一般无二,虽没有太多神奇变化,却胜在方便。

姜远对它相当满意,另外布置了一个防御阵法,加强了它的防御力,准备晚上当帐篷用。

当然,诸葛清明还不是最夸张的。

最夸张的是凌绯烟。

她直接给了姜远一个储物戒,里面一半是堆砌成山的金铢币,另一半是灵石。虽然羊毛出在羊身上,但凌绯烟这种壕无人性的做法,还是让姜远相当无语。

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姜氏如今的生意规模有多大。

就因为他们这样,姜远不得不给自己炼制了一个超大空间的储物戒,才勉强装下了所有东西,避免了满手储物戒的尴尬。

另一方面,李峻峰率领的擎天战团直接组织了一支百人的精锐战队,强烈要求随行,血炼老魔同样如此,甚至,其他人也认为他应该多带几个人,姜远却全都没同意。

今时不同以往,阴傀门风波未平,南煌城被他统一的消息随时可能走漏,还有其他桩桩件件,都需要人手。血炼老魔和李峻峰麾下的战团,必须在青州坐镇,他才能放心。

至于他自己,反倒是不用担心。

同等阶内,他无惧任何人,就算遇到天人境的超级强者,他逃命总是没问题的。

何况,他可不是那等没有阅历的毛头子,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老怪物”,碰到他,该担心的是别人才对~

想到当时众人那满脸不赞同的表情,姜远就忍不住摇头失笑。

依稀的吆喝声随风传来,他低头一看,见山集已经到了,他便心念一动,控制着澜渊飞舟停了下来。

他之前已经探索了好几处可能的地点,临海府的这处,乃是最后一处。如果再找不到上古遗迹的话,他就得另外再想办法了~

反手取出一块半月形面具戴在脸上,他的气息骤然变化。

紧接着,一阵灵光闪过,半圆形面具瞬间变成了玄黑色,磨砂的表面上,一道狰狞的血痕蜿蜒而下,给他凭添了几分凶戾之气。

经过他重新炼制,当初的幻尊假面早已脱胎换骨,不仅防御力有了长足的提高,匿息能力同样见长,戴上面具之后,姜远从气质到气息都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衬着那一顶高耸的玉冠,以及那一身玄黑色长袍,整个就一高傲孤僻的散修模样。

随手凝出一面水镜看了眼自己的形象,见没什么破绽,他便收了澜渊飞舟,凌空一跃。

强劲的风扑面而来,姜远广袖飘飞,整个人仿如一只翱翔的巨鸟般滑翔而下,不过片刻间,便轻盈地落在了集市上,广袖一甩,瞬间站定。

劲风横扫,周围摆摊的修士须发飞扬,下意识地就看了过来。

凌空而落,必定是御空而来,修为至少也在灵台境。他们看向姜远的目光中,不由自主地便露出了敬畏之色。

姜远目光平淡地扫了他们一眼,便不以为意地迈步向前走去。

摆摊的修士迅速回过神来。很快,热闹的吆喝声便再次响了起来。

比起正规的坊市,这种自然形成的修行者集市没有统一的管理,摊位凌乱,声音嘈杂,而且秩序混乱,时不时就会有买家和卖家因为价钱谈不拢而吵起来,甚至一言不合,直接动手都可能。

甚至,那些摊贩的目光中,都没有半点善意,有的只是漠然。

若是初出茅庐的宗门弟子,来这种地方肯定会很不适应。然而,迈步其中,姜远却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无序,散乱,冷漠。

这是散修的味道。

这是最底层的修行界,所独有的味道。

这里奉行的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在这里,弱者根本没有生存空间。在宗门里,弱者最多就是受到嘲笑,欺负,在这里,弱者却朝不保夕,随时可能丧命。

这就是,真实的修行界。

“青州府最新快讯,阴傀门大战江海楼,江海楼竟拥有楼船火炮!玄心宗素心仙子偶遇端木氏睿公子,擦出火花……”

一阵吆喝声随风传来,姜远耳廓微动,瞬间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一个竖着通灵阁标记的摊位上,正有一个个子修士在卖力地吆喝着。他面前的摊位上摆着一个个玉折子,显然是专门卖消息的。

姜远走过去,随手丢下一枚下品灵石,便拿起一个玉折子,翻开看了起来。

……(www.wenxue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