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正确的性方式和技巧

“慕总,你是不是弄错了。现在该开口谈条件的人是我吧,还是说这个女人对你已经不再重要了。”

男人强压下心中的紧张,表情愤怒的看向慕峄。

“我让你放开小雪,不然的话,你保证你的下场肯定比他们中任何一个都要惨。”

慕峄此刻双脚踩立在其中一个男人的身上,眼神狠吝的看向那个男人。

“慕峄,你确定要跟我这样吗?颜雪,你现在看到了,这个男人心里根本就没有你,那就怪不得我了。”

男人的手高高的抬起,眼看着刀子即将落下,露西的心都跳到了嗓子口。

“放下你的刀。我是凯瑞斯,你该听过我的名字。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要多少,只要你开口,多少钱我都能给你。”

凯瑞斯的双手不停的颤抖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把刀。这把刀不光架在了颜雪的脖子处,更是架在了自己的心尖上。

“你放下。只要你能放过小雪,我愿意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交给你。”

颜白咬紧牙关,硬是从牙齿缝隙中挤出了这些话,挑衅的眼神直接射向凯瑞斯。

“真是没想到啊。你还真是好福气呀。但是怎么办了,现在我已经对钱没有兴趣了。颜白,你该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雪白的亮光不断的在每个人的眼前闪过。

“慕峄,怎么样?只要你愿意自废双臂,我就放过这个女人。”

男人的眼神再次聚焦到慕峄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手上已经拽着颜雪这个人质,但是看着慕峄狠吝的眼神,他还是会心慌。

此刻男人一手握着刀,另一只手拽紧自己的衣服,缓解着内心的紧张。

“你真的确定不想要钱。想要我的双臂,像个男人一样,凭着自己的本事来取。呵呵呵,你瞧我这记性。2年前明明就是你自己犯错,被我赶走后,竟然怀恨在心。现在,更是利用一个女人来威胁我。你也确实不配为一个男人了。”

“慕峄……”

“慕峄……”

凯瑞斯和颜白异口同声,言语中更是透着无比的焦急。

凯瑞斯不知道慕峄到底是怎么了,这个男人的情绪明明就很糟糕了,慕峄还要刺激他,难道真的不怕他……不怕他对小雪不利吗。

“慕峄,你混蛋。”

看着慕峄满脸嘲讽的样子,男人的面色变得狰狞,他扯着嗓子冲着慕峄大声喊叫着。

“这是你逼我的,这是你逼我的。”

刀子再次扬起,眼看着就要落到颜雪的身上,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慕峄已经抬起脚,就趁着这间隙,他就可以将颜雪扯回自己的身边了。没想到,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会伸手,将颜雪推开,又快速的转身,将刀子再次对准了颜雪的后背。

“小雪,小心!”

伴随着颜玉的落地,慕峄一脚将男人手中的刀子踢落,又将男人狠狠的踢出几米远。

颜玉感受到刀子从她后背进入,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在她的全身蔓延。狠狠的落地,伤口撞击到地面,让颜玉苍白的脸上一瞬间布满了汗珠。

“妈咪……妈咪……”

被解开绳子,兜兜快速的跑到颜玉的身边。这会趴在颜玉的身上,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巴拉巴拉的往下掉。

“颜玉……为,为什么……”

此刻颜雪半跪在地上,双臂轻轻地穿过颜玉的腰部,让颜玉的头靠在自己的双腿上。她的眼眶泛红,肩膀不停地颤抖着。

“小雪,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呀?”

得到自由的颜白和凯瑞斯都着急的来到颜雪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查看着。

颜雪没有回答,眼神依然死死的盯着颜玉。

刚刚颜雪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没想到颜玉竟然就这么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挡住了那把刀子。颜雪看到了,那刻颜玉没有丝毫的犹豫,毅然决然。

“小雪,我……能不能原谅我。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颜玉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微弱,染血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想要拉住颜雪的手。

“妈咪,你别死。你千万别丢下兜兜,妈咪,求求你,千万别死。”

兜兜哭声撕心裂肺,小手不停地抚摸着颜雪的脸蛋。

“兜兜,妈咪的好儿子。妈咪要告诉你……其实妈咪,妈咪……不是你的亲生妈咪,妈咪是你的亲阿姨。兜兜的妈咪是……”

颜玉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刚刚古念慈查看她伤势的那个表情,她已经清楚地看见了。

“妈咪,你别说了。兜兜不想听。兜兜就是你的儿子,是你亲生的儿子。兜兜不要任何人做兜兜的妈咪,兜兜只要你。”

“颜玉,你要坚强,听话,咱们现在就去医院。”

“慕峄,咱们赶紧送颜玉去医院,好吗?”

颜雪扭头,梨花带雨的脸蛋上满是焦急。

“小雪,已经太晚了。”

就算再怎么厌恶颜玉,毕竟颜玉舍身救了颜雪,当时慕峄真的被震撼到了。刚刚古念慈已经将颜玉的情况跟他说明了。刀刺穿了心脏,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极限了。

“不,不是这样的。颜玉,你听着,我可以原谅你,但是前提是你必须活着。还有兜兜,兜兜需要妈咪的陪伴,你必须亲自陪着兜兜成长,你听到了吗?”

气氛变得异常的悲伤,颜雪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却依然不停地喊叫着。

“小雪,谢谢你!还有,帮我照顾好兜兜……原谅我的母亲。”

说完这些话,颜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双手自然的垂下,眼角挂着尚未干透的泪珠。

“姐姐……姐姐,别离开我,姐姐。”

颜雪的眼前瞬间一黑,身体往后仰去。

“小雪,小雪……”

慕峄眼疾手快的将颜雪抱在自己的怀抱中。

“姐姐……啊……”

颜雪惊的直接坐了起来,眼角依然泛着点点泪滴。

“小雪,没事了。别害怕,伤害你的人已经被警局带走了,以后他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慕峄轻轻地将颜雪搂进自己的怀抱中,一下下的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安慰着她。

“慕峄,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我姐姐呢?我姐姐怎么样了?我要去看我姐姐,我要去看姐姐。”

因为过于激动,颜雪体力不支,眼前的视线再次变得模糊起来。

“小雪,别这样。颜玉的后事我已经让慕俊去操办了。你放心,我已经嘱咐慕俊了。”

后事……这两个人字不断的在颜雪的脑海中盘旋,一股浓浓的悲伤顿时笼罩在她的头顶,让她连喘气都变得格外的困难。

“慕峄,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姐姐没有死,她还好好的活着。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玩笑,是你们跟我开的玩笑,对不对?我要去见姐姐,我现在就要见到她。”

颜雪紧紧的拽着慕峄的手臂,用劲的挣扎着,想要站起。

“小雪,你别这样。古说你受到了惊吓,身体还很虚弱。还有你已经怀孕了,真的不能再激动了。”

慕峄宽厚的大手轻轻地覆盖在颜雪的肚子上,轻轻的来回滑动着。

“小雪,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我的心里也同样很不舒服。但是这确实是颜玉的选择,是她选择用死亡来跟你赔罪。小雪,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只能想开些。也许,现在这样,对颜玉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

怀孕了。这个时候她竟然怀孕了。

“小雪,你怎么了,你有没有听到我跟你说的话呀?”

看着颜雪眼神空洞,若有所思的样子,慕峄的心再次悬起。

“慕峄,我是真的怀孕了吗?慕峄,我想要去送姐姐最后一程,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小雪,你现在胎位不是太稳,随时有流产的迹象。古建议好好的卧床休息。小雪,我答应你,只要你身体恢复健康,我就带着你一起去看颜玉。这是颜玉托古交给你的信。小雪,饿了吧。你乖乖的躺在床上看信,我去给你弄吃的。”

该去给颜玉送行的人都去了。慕峄本来也想带着颜雪一起去的,现在只能在家陪着颜雪了。

“小雪来吃东西吧。”

慕峄不敢耽搁。家里佣人也被他叫走去帮忙了。这顿饭慕峄做的是提心吊胆,生怕出什么事情。

“小雪,你,你怎么了?别再哭了,好吗?我相信颜玉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的。”

慕峄伸手温柔的擦拭着颜雪眼角的泪珠。

“慕峄,让慕俊给我视频连线吧,我真的很想见姐姐最后一面。”

感受到颜雪言语中的坚定,看着她无比悲痛的眼睛,慕峄妥协了。

“你们还我玉儿,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颜玉是负着气出门的。杨华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面母女之间竟然已经是天人永隔了。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甚至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她。

“好了,杰克,让她出去,不要让她再闹了。”

凯瑞斯声音低沉悲伤,他对着杰克微微摆了摆手。2年的相处,感情根本就不可能说没就没。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颜玉,凯瑞斯心底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www.wenxue6.com